“请问你是?”席凉茉昨晚因为陆亭珏的温柔,睡的很沉很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九点半,她很少睡的这么晚起床,一般席凉茉都醒来的很早很早。    她洗漱完便下楼去吃早餐,问了一下管家陆亭珏什么时候离开的,管家告诉席凉茉,陆亭珏在很早就已经去公司了,席凉茉无聊,便想要去花圃那边照顾花草,这些花草,都是陆亭珏让人置办的,原本陆亭珏对于花草没有什么兴趣,但是,席凉茉似乎很喜欢,便随了席凉茉。    席凉茉给花草浇水的很认真,就连有人走到自己身后,席凉茉都不知道,直到女人开口问她是谁的时候,席凉茉才放下手中的喷壶,看向了身后的女人。    女人穿着一件枚红色的针织裙,五官看起来格外的柔美,一看就是大家闺秀,举手投之间都带着浓浓的优雅,但是,她看着席凉茉的眼神,格外的不友善。    “我叫席凉茉。”席凉茉沉了沉眸子,主动伸出手,对着王曼说道。    “哦?你就是席凉茉?亭玨最近的床伴?”王曼淡漠的看着席凉茉,漆黑漂亮的眸子,划过些许冷然之气。    淡薄而清冷的光芒,在席凉茉的眼眸流转,她认识王曼,毕竟之前在新闻见过王曼,知道王曼是陆亭珏的未婚妻,可是,席凉茉并不在乎王曼这幅样子。    她嗤笑一声,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冷淡的看了王曼道:“我不是床伴,我是他的妻子。”    “你说什么?”或许是席凉茉说出这种话,刺激了王曼的神经,王曼的一张脸,倏然变得格外的难看。    她从未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整个帝国的人都知道,陆亭珏是王曼的未婚妻,没有哪个女人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勾引陆亭珏,可是眼前的席凉茉,却这个样子明目张胆的勾引陆亭珏,让王曼的心情变得格外的不好。    “王小姐要是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    席凉茉原本就是一个很直接的人,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纵使外界说王曼有多么的端庄得体,对于席凉茉来说,王曼什么人都不知道。    席凉茉从王曼的脸上,只看到了阴毒。    女人的手段,席凉茉虽然没有真正的体会上,却也一清二楚。    爱情这种东西,很多时候都会改变一个人。    席凉茉不由得想到了周梓恩,当初的周梓恩,清纯而腼腆,可是,后面爱上了顾念泠之后,变得就连她自己都不认识自己是谁了吧?    想到这种改变,席凉茉的心情,多少带着淡淡的唏嘘。    “你……”王曼今天就是过来看看缠着陆亭珏不放的小妖精是谁,顺便让这个不识趣的女人离开陆亭珏身边,却不想,她还没有将席凉茉赶出去,席凉茉却用这种态度对待自己。    作为一直被陆亭珏捧在手心中的王曼,哪里遭受过这种礼遇。    她阴狠的眯起眼睛,看着席凉茉的背影,扭头看了看四周,看到不远处的花坛之后,王曼原本柔美的脸泛着淡淡的阴毒之气。    她咬牙,狠狠心,朝着那个花坛冲过去,将脑袋,重重的撞击到前面的花坛上。    王曼发出一声惨叫声,整个人都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    王曼的惨叫,吸引了席凉茉,席凉茉回头,看到王曼满脸鲜血的样子,有些被吓到,着急的朝着王曼走过去,着急道:“喂,你……怎么了?”    王曼虚弱无力的睁开眼睛,看着席凉茉,手指无力的垂落在两侧。    “王小姐,你怎么了?”就在这个时候,路过的管家看到了浑身鲜血的王曼,他吓坏了,立刻朝着王曼走去。    “是她……将我……推倒的……我很……疼……管家。”王曼指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席凉茉,对着管家,断断续续道。    席凉茉没有想到王曼会这个样子说,一双眼睛,倏然睁得很大很大。    王曼在撒谎,她根本就没有动王曼一下,王曼现在是在诬陷她吗?    “我没有。”见管家用一种锐利而谴责的目光看着自己的时候,席凉茉的身体猛地一颤,朝着管家摇头。    管家绷着脸,扶着王曼,指挥佣人叫救护车,十分钟之后,王曼被送到医院去,管家面色冷漠道:“席小姐,你究竟对王小姐做了什么?你难道不知道,王小姐是陆家的少奶奶,你只是少爷的一个床上用品罢了,竟然敢动王小姐。”    “我说了,我没有。”席凉茉很生气,没有想到,王曼这个女人心机这么重,自己用脑袋往花坛上撞过去,现在反过来诬陷她?一想到这里,席凉茉气的心肝脾肺都在颤抖。    “没有?没有小姐为什么会受伤?少爷很快就会去医院,请席小姐随我一起去医院看王小姐,要是王小姐出什么事情,少爷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管家原本就不怎么喜欢席凉茉,自从席凉茉来了之后,陆亭珏变得不太像是陆亭珏,以前陆亭珏最宠爱的女人,自然是王曼,可是,自从席凉茉出现之后,陆亭珏对王曼比较冷淡,这一点,更是让管家对席凉茉越发的有意见。    席凉茉皱眉,却也没有说话反驳管家,只是掐住手心,跟着管家一起离开这里。    陆亭珏接到电话之后,第一时间出现在了医院。    他过去的时候,席凉茉眼观鼻,鼻观心的坐在手术室外面的长椅上,看着医生护士来来往往,她却一点畏惧都没有。    她相信简桐,绝对不会相信这么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