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没事。”区静靠在顾念泠的怀里,有些脆弱的抓住顾念泠胸前的衣服。    她不想苏纤芮出什么事情,苏纤芮要是出事,这个家,就真的散了。    顾念泠什么话都没有说,除了搂着区静安抚区静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司徒霖也闻风跑过来,他的脸色格外难看。    “司徒,你和大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看着司徒霖那张阴沉沉的脸,顾念泠的薄唇,微微掀起。    司徒霖绷着脸,睨了顾念泠一眼之后,才沉默道:“你大哥……脑子里有一颗肿瘤,可能……活不长了。”    司徒霖的话,让区静和顾念泠两个人都被吓到了。    顾念泠面色幽暗的看着司徒霖,而区静则是不可置信的捂住嘴巴。    她没有想到,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个样子?    席祁玥是因为自己有病,所以才会故意说自己出轨吗?目的就是不想要苏纤芮担心自己?    “你也知道祁那种脾气,他不想要自己死后,苏纤芮很伤心,才故意设计了这些。”司徒霖知道,这件事情,迟早是瞒不住的,而且,司徒霖也没有打算将这件事情,继续隐瞒下来。    顾念泠的眼睛慢慢的浮起一层猩红,冷冷道:“所以,你就帮着他欺骗我们?这个样子很好玩吗?嗯?”    “顾少,你应该很清楚你大哥的脾气,我和他说了,尽快住院治疗,但是他不听,他脑子里的那颗肿瘤,心中已经正在慢慢长大,已经压迫住脑部的神经了,我想,很快就会……”想到这里,司徒霖的眉眼间,带着一股浓浓的忧愁。    “有什么办法,可以治好他?”    顾念泠掐住手心,冷冷道。    不管用什么方法,用什么昂贵的药,对于顾念泠来说,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可以治好席祁玥。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席祁玥送到医院,开始接受治疗,如果情况好的话,或许将肿瘤切除掉之后,不会伤到席祁玥的性命,我和席祁玥说了,可是他死活都不肯。”    司徒霖黑着脸,有些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道。    “马上让他开始接受治疗,不许他离开医院半步。”    “他不会听你的,他那种脾气……”    “如果不听,就直接绑在医院,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将他放出去。”顾念泠冷漠阴森的看着司徒霖,霸道而阴鸷的样子,吓了司徒霖一跳。    司徒霖摸着鼻子,讷讷道:“要是早告诉你就好了,就不用这么麻烦,我早就和祁说了,他现在必须要接受治疗,他自己不听,真是的……”    ……    “啪。”在帝国,陆家的席凉茉,手指一抖,拿在手中的碗瞬间掉在地上。    在客厅听到声音的陆亭珏,立刻放下手中的文件,走出来,便看到站在厨房,看着满地碎片发呆的席凉茉。    “怎么回事?连碗都不会拿了?”    陆亭珏绷着脸,上前抓住席凉茉的手,检查席凉茉有没有受伤。    席凉茉怔讼的抬起头,看着陆亭珏,眼眶泛着一层薄雾道:“大哥……出事了。”    “什么?”陆亭珏不明所以的看着席凉茉,眼眸微沉。    席凉茉松开陆亭珏的手,精神恍惚的朝着楼上走去。    刚才她的心,蓦然的一痛,好像是有人出事的样子,她的脑海中,浮现出席祁玥的样子,席祁玥,莫名的害怕。    “席凉茉,你究竟怎么了?”陆亭珏见席凉茉的表情异常不对劲,忍不住伸出手,抓住了席凉茉的手腕。    席凉茉精神恍惚的看着陆亭珏,讷讷道:“我有些累了,先上楼去休息一下。”    “要看医生吗?”陆亭珏还是有些不放心,席凉茉这幅样子,恍恍惚惚的样子,让陆亭珏整个心都莫名的揪起来。    席凉茉看了陆亭珏一眼,虚弱无力的摇头道:“不用了,我不需要看医生,我现在,很好。”    说完,推开陆亭珏的手,便摇摇晃晃的朝着楼上走去。    看着席凉茉的背影,陆亭珏的眼眸透着一股幽暗和沉冷。    他抿了抿薄唇,径自去了另一边。    席凉茉回到房间之后,找到自己的手机,便打了一个电话。    “喂……是小糯米吗?”    区静自从知道席祁玥时日不多的时候,整个人都很低迷。    而且,苏纤芮现在还下落不明,区静自然整个人都没有办法承受。    “二嫂,大哥和大嫂还有二哥,他们还好吗?”席凉茉掐住手心,深呼吸一口气之后,对着区静问道。    区静的心猛地一跳。    席祁玥生病,苏纤芮生死不明,这两件事情,她需要和席凉茉说吗?    区静的沉默,让席凉茉的脸色再度白了几分。    “是不是大哥他们出什么事情了?二嫂,你老实告诉我,他们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不是,他们没有出什么事情,就是前两天两人闹了一点小矛盾,现在已经没事了,你不要这么担心,我在这里,会好好照顾他们两个人的。”    区静见席凉茉的情绪这么激动,忍不住解释道。    席凉茉显然有些不相信,刚才她在问区静的时候,区静明显在迟疑,席凉茉用力的掐住手心的位置,缓慢道:“二嫂,你没有骗我,对吗?”    “傻孩子,我怎么可能会骗你?真的没事。”区静不慌不忙的继续说道。    “没事就好,我刚才突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