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祁玥闻言,手猛地一僵,他看向窗外雾蒙蒙的天空,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纤芮……没有我,你也一定会很幸福的,对吗?就算是……没有我,你也会很幸福。    想到这些,席祁玥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纤长的睫毛,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    “爸爸……不难过,妈妈说,爱上爸爸,妈妈从未后悔过。”攰攰不知道何时,来到了席祁玥的身边,扯着席祁玥的衣服,小声道。    席祁玥的心脏仿佛被嚼碎,他甚至有一股冲动,马上去找苏纤芮,将一切事情都告诉苏纤芮,他要告诉苏纤芮,自己很爱很爱她,他没有出轨,什么都没有,他只是生病了。    “大哥,你去哪里。”事实上,席祁玥真的起身,神情阴霾而焦灼的冲出了席家的大厅,看着席祁玥的动作,所有人都吓到了,区静看着席祁玥的样子,立刻叫着席祁玥。    席祁玥没有回头,脚步没有任何的迟疑,离开了客厅。    看着席祁玥离开的背影,区静的眼底,泛着些许恍惚和疑惑。    她慢慢的扭头,看向了顾念泠:“念泠,他要去机场追大嫂吗?”    顾念泠那双漂亮的绿眸,在看着席祁玥背影的时候,透着些许的意味深长,他摸着区静的头发,浅浅的说道:“我们跟过去吧。”    或许,还来得及,顾念泠希望,还来得及将苏纤芮追回来。    区静抱起顾欧鳞牵着攰攰的手,跟着顾念泠离开这里。    几个人追到了机场,在机场外面,看到了失魂落魄的席祁玥。    “大嫂,已经离开了。”区静看着席祁玥那副样子,心中一颤,很快便清楚,席祁玥为什么露出这种表情了。    席祁玥慢慢的抬起头,看了区静一眼,嘴唇带着些许苦涩道:“嗯……已经离开了。”    “那我们……打电话给大嫂,大嫂听到我们的留言一定会回来的。”    “不必了,或许,这就是上天注定的。”    席祁玥摇摇头,背影看起来格外的萧瑟,在席祁玥说自己出轨了,背叛了婚姻,想要和苏纤芮离婚的时候,区静其实是怨恨席祁玥的,可是,看着席祁玥这幅样子,区静的心中,莫名的有些难受。    她怔讼的看着席祁玥孤单落寞的背影,扯着顾念泠的衣服道:“念泠,你说,大哥究竟是为什么要和大嫂离婚?我看大哥的样子,还是很爱苏纤芮的。”    既然这么深爱着苏纤芮,却又为什么要离开苏纤芮?区静真的不理解席祁玥的心思。    “我们先回去吧。”顾念泠摸着区静的头发,目光落在了背影显得格外萧瑟的席祁玥的身上,男人的脸色,泛着微微的阴暗,却没有再说什么话。    区静眨巴了一下眼睛,瞅着顾念泠,微微的点头,随便一行人,便离开了机场。    ……    司徒霖看着抱着脑袋,痛苦不堪的席祁玥,有些忧伤道:“病情越来越严重了,祁,住院吧。”    “不要,住院。”席祁玥抓住司徒霖的手,对着司徒霖摇头道。    他不想要顾念泠还有区静他们担心,更加不希望苏纤芮担心。    苏纤芮现在已经去了别的地方,她以后,会很幸福,席祁玥绝对不允许因为自己的事情,让苏纤芮过的不开心。    “但是,你的病情恶化了,你知道这是什么下场吗?”司徒霖沉下脸,看着异常固执的席祁玥说道。    “我没事,我还撑得住,左右不过就是死,我不怕。”    席祁玥咳嗽了一声,对着司徒霖说道。    “你……”司徒霖看着席祁玥那副样子,眼眸微微沉了沉,他刚想要说什么,看着席祁玥剧烈咳嗽的样子,最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祁,你在这个样子下去,真的不行,我们……还是和顾少说一下,你必须要马上接受治疗。”    席祁玥要是现在接受治疗的话,还是有可能活着的,或许,等席祁玥的身体没有这么虚弱的时候,可以将脑子里那个肿瘤切掉。    “不……”席祁玥固执的不肯将自己的病情告诉顾念泠和任何人。    他只想要这个样子,安安静静的死掉。    司徒霖的眼眸,泛着一股阴暗,他抓着席祁玥的手,沉声道:“你真的很想要找死吗?真的想要找死吗?”    席祁玥慢慢的抬起头,看着司徒霖,嗓音嘶哑而带着些许淡淡的沉凝和恍惚道:“司徒霖……你应该……很清楚……我不想要任何人因为我的事情担心。”    “你……”司徒霖抓着席祁玥衣服的手,慢慢的松开,最终,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隐忍着心中那股悲伤的情绪,缓慢的吐出一口气道:“好,我可以不将你现在的情况告诉顾念泠,但是你必须要答应我,要按照我说的方法吃药,绝对不可以不吃药,明白吗?”    “嗯,我知道了,我去接攰攰放学,苏纤芮将孩子让我照顾,我一定要好好照顾攰攰。”席祁玥慢慢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便离开这里。    看着席祁玥离开,司徒霖的眼底带着淡淡的忧伤。    他要尽快将自己手中的研究弄好,希望还来得及。    席祁玥的身体这些日子,渐渐的变得越发的虚弱,就连过年都没有任何的喜气。,    过年的时候,每个地方都喜洋洋的,只有席家,给人一种冷冷清清的感觉。    大概因为苏纤芮的离开,整个席家,变得异常的冰冷。    席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