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事,阿静,你以为我会受不了吗?”苏纤芮将离婚证放在自己的包里,看了区静一眼,好笑道。    区静瞅着苏纤芮,心中越发的担忧起来。    “不要硬撑着,在我的面前,没事的。”    “离婚之后,我希望他可以幸福就好了。”    “那……攰攰你真的不带走吗、”区静见苏纤芮情绪波动没有很大,慢慢的放下心来,可是,一想到攰攰,区静再次担心的问道。    “攰攰……留在席家,我也和你放心,有你们照顾攰攰,我有什么不放心的?”苏纤芮扯着唇,浅浅柔和的样子让区静鼻子一酸。    “好了,我们快点回去吧,攰攰放学要回来了。”    “明天就是大年三十。”苏纤芮仰起头,看着头顶灰蒙蒙的天空,眸子泛着淡淡的酸涩道。    “是啊,明天就是大年三十。”区静看了苏纤芮一眼,轻轻的点头道。    在过年的前一天,苏纤芮和席祁玥两个人,却已经拿了离婚证,区静的情绪,莫名的一痛。    ……    攰攰不知道苏纤芮和席祁玥两个人已经离婚了,他这几天都很乖,因为知道,自己的爸爸妈妈现在正在吵架,所以不想要让他们担心。    晚上,苏纤芮陪着攰攰昨晚作业之后,苏纤芮帮攰攰洗完澡,便让攰攰上床睡觉。    “攰攰,以后妈妈不在你的身边,你也要乖乖的,要听婶婶和叔叔的话,还要听爸爸的话,知道吗?”苏纤芮一本正经的对着攰攰说道。    攰攰闻言,立刻伸出手,抓住了苏纤芮的手,漂亮的大眼睛,盯着苏纤芮看。    “妈妈……你要离开吗?”攰攰的话,让苏纤芮的心一揪。    “对不起,攰攰,妈妈……也不想要离开攰攰……可是,妈妈……实在是没有办法……攰攰要乖乖的,知道吗?”苏纤芮含泪的看着攰攰稚嫩漂亮的脸,声音哽咽了些许。    攰攰看着苏纤芮眼底的泪水,手微微动了动之后,才抬起手,轻轻的婆娑着苏纤芮的眼帘道:“妈妈不哭,如果妈妈过的不开心,就离开这里,妈妈会找到更好的人。”    “攰攰。”攰攰的话,让苏纤芮的心底很难受,她不想要离开攰攰,想要和攰攰永远在一起。    但是……这件事情……终究只是奢望罢了。    攰攰闭上眼睛,小小的手,一直抓着苏纤芮的手,声音糯糯道:“妈妈只要觉得开心就好了,攰攰会祝福妈妈,妈妈不要哭,妈妈是最好看的妈妈了。”    “傻孩子。”孩子的话,让苏纤芮一阵的感动,这是她的孩子,唯一的孩子。    “攰攰,妈妈安顿好了之后,便过来接攰攰,好不好?”    “好。”窗外的风,在此刻,从一边的窗帘缓缓的吹过,裹挟着些许淡淡的气息,带着醉人的缱绻。    苏纤芮从攰攰的房间出来,便看到了站在走廊的席祁玥,苏纤芮不知道席祁玥什么时候回来的,她在看到席祁玥的时候,怔讼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睡了?”席祁玥抬起头,那双幽暗的眸子,在昏暗的光线下被掩盖住了,苏纤芮只能够看到男人那张线条完美的俊脸,除了这个之外,什么都看不到。    “嗯,已经睡了。”苏纤芮掐住手心,深呼吸一口气之后,扯着嘴唇,淡淡道。    闻言,席祁玥的嘴角,扯着些许凉薄而冷硬的弧度,他走上前,一把抱住了苏纤芮的身体。    他没有办法忍受这种疼痛,他想要抱住眼前的女人,很想要抱住眼前的女人。    “祁,和我离婚之后,你会很幸福吗?”苏纤芮没有拒绝席祁玥的怀抱,只是伸出手紧紧的抱住男人的腰身,声音浅浅的问道。    席祁玥的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他将脸,整个埋在苏纤芮的胸口,呢喃道:“会很幸福。”    “那就好,你觉得幸福就好了,或许,我没有办法给你幸福,你才会想要离婚。”    苏纤芮露出一抹格外漂亮的微笑,朝着席祁玥说道。    席祁玥的身体猛地一僵,他想要告诉苏纤芮,不是她不够好,是他不好。    一直都是他配不上苏纤芮。    “你好好休息。”席祁玥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之后,慢慢的松开了苏纤芮的身体,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对着苏纤芮说道。    苏纤芮怔讼的看了席祁玥一眼,轻轻的点头,目送着席祁玥孤傲冷漠的背影,渐渐消失,苏纤芮才擦拭着眼睑的位置,缓缓的吐出一口气。    祁,你答应过我,你一定会过的很幸福很幸福,对吗?    ……    大年三十这一天,所有人都起得很早,顾念泠和区静两人抱着顾欧鳞在客厅等着席祁玥和苏纤芮还有攰攰。    席祁玥和攰攰下来了,却迟迟没有见到苏纤芮,区静忧虑的起身,对着席祁玥问道;“大哥,大嫂没有下来吗?”    虽然心中多少对席祁玥有些不满,但是区静也没有很抵触席祁玥。    “或许,还在睡觉吧。”席祁玥似乎很疲惫的样子,一双眼睛,充满着血丝。    区静狐疑的看了席祁玥一眼,才起身上楼去了苏纤芮的房间。    她推开门的时候,却没有看到苏纤芮在房间里,房间很整洁,就连被子都叠的整整齐齐,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有人住在这里的样子。    区静被房间里的这种整洁吓到了,她叫了一声苏纤芮的名字,没有任何人应她。    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