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静的情绪很激动,她抓住电话,小声的对着电话那端的席凉茉问道。    席凉茉垂下眼帘,没有回答区静的话,安静的呼吸着。    就算是席凉茉没有开口说话,区静依旧知道,这个电话,是席凉茉打过来的。    “小糯米,马上就要过年了,你会回来吗?”    “二嫂……我就是想要听听你的声音,二哥和大哥最近还好吗?”    “很好,我们都很好。”区静没有将席祁玥要和苏纤芮离婚的事情说出来,只是声音哽咽的点头道。    “那就好,他们很好,我就放心了。”席凉茉淡淡的扯着嘴唇,声音嘶哑道。    区静闻言,抓着手机的手,不由得用力:“小糯米,过年你都不回来吗?我们都很想念你,念泠也是,你二哥每天都会念叨你,简桐的事情,我们没有办法改变,唯一只能够接受,乖,不要在任性了,快点回家吧。”    “二嫂,我给你打电话,就是想要和你说,我现在很好,你们不用担心我,我会平安的,我现在,很开心。”    “你……没有骗我?”之前区静一直都担心席凉茉没有办法承受简桐的死,会做出什么偏激的事情来,现在席凉茉说话的语气还是很平静的,区静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我没有骗你,我现在,真的很开心很开心。”席凉茉吐出一口气,揉了揉眼睛,将眼底的泪水弄掉。    她很想念顾念泠他们,也很想要回去陪着他们,可是,席凉茉不想要简桐一个人在这里,简桐会很孤单,席凉茉想要在这里陪着简桐。    “二嫂,帮我和大哥还有二哥,大嫂说一下,就说我很想念他们,真的很想念。”    “好,我会的,小糯米,你答应我,你会平平安安的,对不对?”    “会的,因为我已经找到了桐桐,我会和桐桐,一起生活。”    后面的话,区静没有听清楚,她知道,席凉茉现在很开心就好了。    “谁的电话?”席凉茉让区静不要在找她,她只想要一个人安安静静的生活,区静答应了。    她想,或许席凉茉不回京城是最好的解脱,京城对于席凉茉来说,毕竟是一个伤心的地方。    她放下电话,,门口便响起了顾念泠的声音。    顾念泠围着浴巾,朝着区静走进,伸出手,抱住区静的腰肢道。    “是小糯米的。”区静看着顾念泠俊美的脸,叹了一口气道。    “什么、”一听到是席凉茉的电话,顾念泠的身体都克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他拿过区静手中的电话,便给席凉茉再次的打电话,可是席凉茉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    顾念泠的眉心皱了皱,便要让人查出席凉茉现在的具体位置,却被区静抓住了手。    “念泠,不要在给小糯米打电话了。”    “为什么?”顾念泠不理解的看着区静。    现在席家上下的人,都很关心席凉茉,想要席凉茉回来,区静既然知道席凉茉的下落,为什么不允许他们打电话给席凉茉。    “小糯米……说现在她很开心。”区静目光带着淡淡的哀伤道。    “她很快乐,她不想要回到这个地方,你懂吗?”    在这个地方,有太多关于简桐和她的回忆,席凉茉不想要回到这个地方,她现在,只想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守着和简桐的那份感情,随着时间的推移,席凉茉终究会将简桐放在自己的心里,然后迎接新一段的感情。    顾念泠的手指,绷紧的格外厉害,他抿紧薄唇,目光幽深的看着区静。    “我们给她时间,她说,她现在很开心,只要她开心,就好了。”    “我很想她。”顾念泠抱住区静的腰身,将头靠在区静的肩窝的位置,轻声呢喃道。    “我知道,我也很想念小糯米,如果小糯米觉得现在很开心,就足够了,我们不就是想要小糯米开心,不是吗?”    ……    “席凉茉,你他妈的想要逃到什么地方。”席凉茉挂断了区静的电话之后,摇摇晃晃的起身便要离开的时候,一声暴怒划过了席凉茉的耳膜,席凉茉慢慢的抬起头,便看到了陆亭珏那张暴躁而阴沉的脸。    席凉茉的泪水,在看到陆亭珏的一瞬,再也克制不住。    明明她想要很坚强的忍住这些泪水的,却在看到陆亭珏的时候,没有办法克制。    “哭什么?”陆亭珏也没有想到,席凉茉在看自己的时候,会突然哭了起来。    男人的眉头拧成麻花,有些生气的对着席凉茉说道。    席凉茉摇头,扑进了陆亭珏的怀里,抓着陆亭珏胸前的衣服,哭泣道:“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她一直在等,等简桐过来找她,简桐终于过来找她了。    陆亭珏原本还带着些许火气的眸子,在看到席凉茉这幅样子的时候,渐渐的消散了不少。    他抬起手,动作有些粗鲁的婆娑着席凉茉的眼眸,皱眉道:“看看你哭的什么样子?别以为你哭我就会放过你,谁让你从别墅跑出来的?嗯?”    席凉茉眨巴了一下眼睛,委屈可怜的看着陆亭珏。    “我看到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你告诉我,那不是真的,对不对?”    “你只是我的床伴,王曼是我的未婚妻。”陆亭珏蹙眉,看着席凉茉道。    “所以,那个女人是你的未婚妻?”席凉茉的心脏,像是被人狠狠的掐住一般,很疼,窒息的疼痛,席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