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亭珏没有办法控制自己跳动的心脏,这种感觉,像是要将他吞噬。    他的心,渐渐的被蛊惑了,被一个叫席凉茉的女人,蛊惑了……    “席凉茉……你究竟是谁?”陆亭珏低下头,狂野的面容,带着一丝迷茫的看着双眼紧闭的席凉茉。    窗外的风,缓缓的吹了进来,裹挟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和暧昧,从两人的身上,慢慢的划过。    ……    席凉茉醒来的时候,窗外的亮光,有些刺眼。    她刚翻了一个身,身体撕裂的疼痛,让席凉茉的脑子有一瞬间呆滞。    记忆像是潮水一般疯狂的涌来,席凉茉才想起,昨晚上,她和陆亭珏,究竟做了什么事情。    “醒了?”在席凉茉浑身发烫,表情羞恼的时候,一道喑哑性感的声音,拂过了席凉茉的眼帘。    席凉茉猛地回头,淡色的唇瓣,在此刻,擦过了陆亭珏的薄唇。    陆亭珏的眸子,变得格外的幽深,沉沉的凝视着席凉茉。    席凉茉捂住嘴巴,尴尬道;“对……对不起。”    “还疼吗?”陆亭珏的手,暧昧的在席凉茉身上游移,看着席凉茉问道。    “不……不疼。”席凉茉摇头,陆亭珏的手,像是滚烫的烙铁一般,快要将席凉茉融化了。    “席凉茉,你接近我,有什么目的?”陆亭珏看到席凉茉微微喘息的样子,收回了手,眼神开始浮起一层薄冰。    席凉茉闻言,眼底带着一股落寞和怔讼的看着眼前这张俊美的脸。    “我没有目的。”过了许久之后,席凉茉幽幽道。    陆亭珏显然不相信,接近他的女人,不是为了他的钱,还能是为了什么?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陆亭珏嗤笑一声,翻身将席凉茉压在身下。    男人的身体,格外的沉重,带着危险和狂热。    席凉茉的手指,一直在颤抖,她看着头顶的脸,听到他的心跳的一瞬间,眼泪便不受控制的流出来。    “我……只是喜欢你,所以,想要和你在一起。”    喜欢……你……    陆亭珏的心再次不规律的颤抖起来。    他绷着一张脸,危险而阴冷的盯着席凉茉。    “你喜欢我什么?喜欢我的钱?还是喜欢我的地位?”    席凉茉听着陆亭珏邪肆而阴冷的话,微微的垂下头说道;“我只是喜欢你这个人罢了。”    陆亭珏高大的身体倏然紧绷,他看着垂下头,咬唇不说话的席凉茉,女人的身体带着些许轻微的颤动,不仅是这个样子,她的肤色,很白,五官虽然不是很惊艳,却格外的精致。    “既然这个样子,我成全你,成为我的女人。”    陆亭珏握住席凉茉的下巴,低头,吻着席凉茉微凉的唇瓣道。    “很喜欢……很喜欢你,真的很喜欢你。”席凉茉微微的睁着那双水润的眼睛,紧紧的抱住了压着自己身上的这个男人。    真的……好喜欢……好喜欢……怎么办?    这种喜欢,不管怎么样,都没有办法停止,永远都停止不了。    陆亭珏让席凉茉成为自己的女人,只要每天晚上服侍他就好了。    席凉茉知道,她现在在外人的眼里,只是一个床伴罢了,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只要能够和简桐在一起,哪怕只是一个床伴,她也非常愿意。    她在帝国,就这个样子,度过了一天又一天,直到过年的前一天,席凉茉看到了电视和报纸上,报道了陆亭珏搂着一个长相柔弱可人的女人,说是他的未婚妻,席凉茉手中的杯子,掉在地上。    清脆的声音引起了管家的注意,管家来到席凉茉的身边,态度恭谦甚至冷漠道:“席小姐,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这个女人是谁?”席凉茉指着电视上被陆亭珏搂着的女人,看着管家,声音泛着些许尖锐的问道。    管家看了席凉茉一眼,目光深沉道:“这是王曼,王小姐。”    “她是谁?究竟是谁?”为什么陆亭珏会说,这个女人是他的未婚妻?    桐桐的未婚妻,是她不是吗?为什么桐桐会喜欢上别的女人?    “少爷的未婚妻,他们两人,下个月订婚。”管家轻蔑的看着席凉茉,不卑不亢的继续说道:“席小姐,你虽然爬上了少爷的床,但是,别妄想要用身体绑住少爷,少爷的妻子,是王小姐的,他和王小姐,从小一起长大,是青梅竹马。”    “所以……他要和别的女人订婚了,对吗?”席凉茉自嘲的掀起唇瓣,摇摇晃晃的朝着门口走去。    看着席凉茉那副样子,管家也没有理会,在他看来,席凉茉缠着陆亭珏,无非就是看中了陆家的财产罢了。    席凉茉这种女人,有太多太多了,管家一点都不觉得好奇。    席凉茉走出了别墅,一个人朝着前面走。    这里是别墅区,要打车是很难的,席凉茉走了很长一段路,终于看到了马路。    但是,她没有打车,反而像个幽魂一样,慢慢的朝着前面走,直到走累了,席凉茉才找了一个地方坐下,休息好之后,又再次的起身,继续朝着前面走。    席凉茉的高跟鞋陷在了下水道的排水口的位置,她拔不出来,就在她窘迫的不行的时候,一道轻柔俏皮的声音,在席凉茉的背后响起。    “卡主了?别着急,我帮你。,”    “谢谢。”席凉茉扭头,便看到一张青春洋溢的脸,看起来格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