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嫂,你倒是说话,不会是和大哥吵架了吧?”    区静见苏纤芮这样,忍不住猜测道。    按道理来说,苏纤芮和席祁玥两个人很恩爱,从认识到结婚,从不相爱到相爱,也经历了很多磨难,他们两个人都咬牙挺过来了,应该很恩爱的。    可是,现在看到苏纤芮的样子,区静心猛地一沉。    “阿静,祁,变心了。”苏纤芮抬起头,看着区静苦涩道。    “你……说什么?”区静心肝猛地一颤,睁大眼睛,看着苏纤芮,不理解的摇头。    席祁玥变心?怎么可能?    席祁玥年轻时候,的却是混账了一点,可是,自从遇到苏纤芮爱上苏纤芮之后,席祁玥变了,再也不会花天酒地了。    现在攰攰都差不多有七八岁了,席祁玥怎么可能会变心?    “你不相信?”见区静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苏纤芮苦涩的笑了笑。    “大嫂,你肯定是哪里搞错了。”区静回过神,看着苏纤芮一本正经道。    “是,你们都不相信,其实,我也不相信的,可是……我看到了。”苏纤芮深呼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看着区静说。    “你看到了什么?”区静忍不住再度问道。    “祁和那个女人在接吻。”    “什么?”这件事情,听起来有些严重了。    苏纤芮亲眼看到席祁玥和另一个女人接吻。    不过,这种事情,也有可能有偏差,指不定是那个女人故意的。    区静张口刚想要说出这个假设的时候,苏纤芮已经打断了区静的话。    “不是故意的,是真的……在接吻,我站在办公室门口,原本想要进去找祁的,但是,他抱着那个女人,在沙发上缠绵,没有人逼迫,也不是那个女人故意设计的,是席祁玥自己愿意的。”    “这件事情……可能……有误会。”区静暂时也不知道,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她现在唯一能够说的,便只是这个。    苏纤芮看了区静一眼,艰涩的扯了扯嘴唇,起身道:“或许,不管在浓烈的感情,也是会变的,祁终究不是公公。”    席慕深对慕清泠的爱情,让苏纤芮羡慕,虽然席慕深做了很多错事,可是,席慕深爱慕清泠这一点,却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不管多少年,席慕深始终对慕清泠忠贞不一,这一点,是很多男人都比不上的。    苏纤芮深深的羡慕那种纯粹的爱情,她甚至觉得,自己和席祁玥也会和席慕深和慕清泠那般恩爱。    可是,事与愿违,该发生的,终究还是会发生。    “大嫂,和大哥谈谈吧,或许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区静看着苏纤芮脸上的决绝,想了想,觉得这件事情,还是有些蹊跷的。    夫妻之间,最重要的,终究还是要坦诚一点。    这样,两人才能够走的长远。    “我先上楼去了。”苏纤芮没有回答区静的话,只是淡淡的朝着区静说完,便起身离开了这里。    看着苏纤芮的背影,区静的眉心,拧成麻花。    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席祁玥会真的背叛苏纤芮吗?区静一点都不相信。    晚上七点钟,佣人将饭菜都弄好了,就等着区静他们下来吃饭。    区静抱着顾欧鳞下来,攰攰也在楼下,却没有看到苏纤芮的影子。    顾念泠今晚要应酬,提前和区静说了不回来,至于席祁玥,应该也是有应酬,所以晚上不回来。    所以,晚上就只剩下区静和苏纤芮两个人吃饭。    区静见餐厅内没有苏纤芮的影子,便朝着坐在一边的攰攰说道:“攰攰,妈妈呢?”    “妈妈说,身体不舒服,让我们自己吃。”攰攰摇头,那张漂亮的脸上满是认真道。    “攰攰上楼叫妈妈吃饭。”区静目光忧愁的看着攰攰再度说道。    攰攰乖巧的点头,便再次跑上楼叫苏纤芮吃饭,五分钟之后,攰攰下来,对着区静摇头道:“妈妈说,让我和小婶婶吃饭,妈妈现在很累,不想要吃,也没有胃口。”    “这样啊,攰攰肚子饿了吗?”区静看着攰攰乖巧机灵的样子,目光格外柔和的问道。    “饿了。”攰攰点点头,摸着自己干瘪的肚子,看着区静。    “那攰攰带着弟弟一起吃饭,婶婶去看看你妈妈,好不好。”区静无奈的朝着攰攰柔声道。    “好。”攰攰点点头,抱着顾欧鳞。    有攰攰带着顾欧鳞,区静也是比较的放心。    她上楼,便直接去了苏纤芮和席祁玥两人的卧室,她敲了敲门,没有人应,区静知道,苏纤芮现在不想要任何人过来打扰自己。    “大嫂,怎么不下去吃饭。”区静推开门,走进去,看着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发呆的苏纤芮,满脸忧色的问道。    苏纤芮抬起头,看了区静一眼,眼底带着淡淡的忧虑和深沉道:“我不想要吃饭,也没有什么胃口,你去吃吧。”    “不吃饭怎么可以?大嫂,你这个样子……不行的。”    “阿静,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下吧。”苏纤芮眉眼间隐隐带着些许的烦躁,她用力的掐住手心,深呼吸一口气,对着区静淡漠道。    区静见苏纤芮眉眼间都是浓浓的烦躁,深呼吸一口气之后,轻轻的摇头道:“好,那你一个人冷静一下,我先出去,要是饿了的话,和我说,我给你做饭。”    “好。”    区静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