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念泠搂住区静的腰身,将薄唇贴在区静的耳廓的位置,低笑道:“傻瓜,我相信你,所以,我不会吃醋。”    这句话,让顾念泠整颗心都不由自主的跳动起来。    她眨巴了一下眼睛,将手放在顾念泠的胸口位置,轻轻的蹭了蹭道:“等西门的身体好一点,我就回来陪你,你要要好好的听大哥的话,不许乱来,知道吗?”    “好。”顾念泠浅笑道。    两人互相依偎的样子,特别的温馨好看。    席凉茉站在病房门口,双颊红红,她也不想要这么扫兴的打扰区静和顾念泠两个人。    但是,现在她真的是不得不打扰他们两个人了。    “二嫂,二哥。”席凉茉咳嗽了一声之后,才清了清嗓子,叫着区静和顾念泠。    两人原本缱绻缠绵的气氛,瞬间被席凉茉给破坏殆尽。    区静脸上泛着淡淡的尴尬,轻轻的推开了顾念泠。    顾念泠倒是无所谓,只是皱眉看了席凉茉一眼。    “二哥,我不是故意的。”见顾念泠用这种目光看着自己,席凉茉一脸委屈的揪住衣服,可怜巴巴的看着顾念泠。    打扰顾念泠和区静两人的温存,席凉茉也觉得很无辜。    “小糯米,出什么事情了?”区静被席凉茉这么一说,面上带着淡淡的尴尬,她娇嗔的看了顾念泠一眼,整理了一下情绪,看着席凉茉问道。    “的却是出事了,西门哥哥知道了自己的眼睛永远都没有办法看,情绪很激动,那些护士都不敢靠近西门哥哥,也没有办法帮西门哥哥处理伤口,二嫂,你说,这可怎么办?”    席凉茉拍了一下脑袋,听到区静的问话,才想起自己今天过来找区静是为了什么事情。    区静闻言,脸色不由得一阵苍白,她没有想到,西门烈会这么快知道自己眼睛不能看东西这件事情。,    “我现在马上和你去看看他。”区静沉下脸,回头看了顾念泠一眼。    顾念泠轻轻的捏了捏区静的手心,声音带着浅浅和嘶哑道:“不必理会我,你去吧。”    “好。”顾念泠的话,让区静的心口泛着些许涟漪。    她靠近顾念泠的脸庞,轻轻的吻了一下顾念泠的唇瓣之后,才和席凉茉一同离开了顾念泠的病房。    看着区静和席凉茉两人离开,顾念泠的眼眸泛着些许淡淡的沉凝。    ……    “滚开……滚。”    “西门总裁,请你……配合我们的治疗。”区静和席凉茉刚走进便听到了病房里传来西门烈痛苦和抗拒的嘶吼声。    区静看了一眼席凉茉,席凉茉立刻惶恐的低下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西门烈究竟是怎么了。    区静的眸子微微暗沉了些许之后,刚想要迈入西门烈的病房的时候,一只手,却在这个时候,拦住了区静的去路。    拦着区静的人不是别人,是墨林。    “墨林,你做什么?”区静还未开口,一边的席凉茉已经不明所以的抬起头,看着莫墨林不理解的问道。    墨林睁着那双冷峻的眼眸,脸上没有丝毫情绪起伏,只是看着区静,声音冷淡仿佛冰水。    “区小姐,我说过,你既然不能够给首领一个情,就不要在靠近他了。”    “我说你怎么这个样子?难不成你想要西门哥哥死?现在能够劝西门哥哥的人,就是二嫂了,你快点让开,行不行。”席凉茉看着墨林,一张漂亮的脸上鼓起一抹怒火。    墨林依旧无动于衷,只是冷冷冰冰的看着区静。    区静知道墨林是为了西门烈好,她没有责怪墨林,也没有责怪墨林用这种冷漠的态度对待自己。    她只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安静的看着墨林那张冷冽的脸缓缓道:“墨林,你说吧,你究竟想要如何?”    墨林淡淡的垂下眼帘道:“既然你不可以给首领一个情,就请你不要在靠近……”    “西门总裁,你流血了,求你了,让我们给你治疗伤口。”    墨林的话还没有说完,病房里面传来了护士的恳求声,西门烈一直都是一个很有绅士风度的男人,基本上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现在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声噼里啪啦的声音,区静的眉头皱了皱。    她无视拦着自己的墨林,单手挥开了墨林的手,墨林还想要拦着区静的时候,区静面带冷然之色,疾言厉色道:“墨林,你是不是真的想要看着西门烈死掉?”    区静带着威严和冷漠的话语,让一贯冷漠自持的墨林似乎都被吓到了。    他的手指,僵硬的不成样子,眼眸泛着一股幽暗的看着区静。    区静没有理会墨林了,抓起席凉茉的手,便走进了病房。    “西门烈。”区静进去的时候,病房里面一片的狼藉,西门烈睁着那双空洞的眼睛,坐在病床上,身上的伤口已经开始崩裂,晕染出一丝丝殷红。    看着西门烈这幅样子,区静重重的掐住手心,眼底透着一股薄雾,叫着西门烈的名字。    原本情绪激动的像是一头负伤野兽一般的西门烈,在听到区静的话之后,身体猛地一颤。    他低吼了一声,朝着不知名的地方怒吼:“滚,都给我滚,我睡都不想要见。”    “顾太太,这可怎么办?要是在不处理伤口,后面只怕会很麻烦。”一个护士走进区静,目光忧虑的看着西门烈身上的伤口。    西门烈身上的伤口,区静自然也是看到了,她掐住手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