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辈子不分开(席慕深慕清泠全文免费阅读) > 第526章 可是,我爱顾念泠
    “嗯。”席凉茉目露惆怅的看着顾念泠,微微的点头。    西门烈和顾念泠,就算是让席凉茉来选择,席凉茉也不知道要怎么选择。    “简桐还没有回来?听说他去出任务了,对吗?”顾念泠看着席凉茉娇俏漂亮的脸蛋,想到了简桐,忍不住看着席凉茉询问道。    “对啊,一直没有消息,我也给简桐打了很多电话了,也问了乔姨他们,乔姨说简桐现在在执行什么秘密任务什么的,没有给我回电话。”席凉茉撑着下巴,一脸忧虑道。    听到席凉茉这个样子说,顾念泠的眉心蹙起。    “这么久了,会不会出什么事情?”顾念泠和席祁玥两个人,已经将简桐当成了席家的人了,简桐以后肯定是要娶小糯米的,作为席家唯一的公主,顾念泠对简桐的安全,自然是比较的关心。    “不……会吧?简桐不会出事的。”席凉茉的心口猛地一颤,朝着顾念泠摇头道。    她相信简桐的本事,绝对会平安回到她身边的。    “二哥和你开玩笑的,平时也没见你对简桐多好?每次都对人家大吼大叫。”听到席凉茉慌张不已的样子,顾念泠顿觉有些好笑的摇头。    “我哪里对简桐不好了?二哥,你欺负我?”席凉茉扁着嘴巴,表情可怜委屈的看着顾念泠。    看着席凉茉脸上格外委屈的表情,顾念泠只是失笑的摇头,按了按太阳穴的位置,对着席凉茉无奈道;“我有些累了,你先去休息吧,我这里不需要人照顾。”    “不要,我要在这里看着二哥,万一二哥出什么事情怎么办?”席凉茉严肃的摇头,一本正经的起身去了外面的沙发上,正襟危坐的坐在那里。    看着席凉茉那副样子,顾念泠哭笑不得。    ……    “区小姐,你过来了。”区静自从西门烈醒了之后,便一直在西门烈的病房陪着西门烈,有空还回去给西门烈熬汤。    区静的所作所为,让守在门口的墨林眼底泛着淡淡的复杂。    区静看了墨林一眼,浅浅的应道:“西门烈今天的情况如何?”    “首领还不知道自己眼睛的事情,我让医生骗首领说,他的眼睛只是暂时的,后面就会好。”    “也只能先这个样子。”区静有些惆怅的点头道。    现在除了这个方法,还真的是找不到别的方法了。    区静拎着饭盒走进西门烈的病房的时候,西门烈似乎知道进来的人是区静。    他伸出手,胡乱的摸索着,一边摸索,还一边叫着区静的名字。    “阿静,是你过来了吗?”    “是我,我给你熬了一些鸡汤补身体,我给你放在碗里。”    “好。”西门烈俊美的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    区静看着西门烈脸上的微笑,心口的位置,莫名的透着一股淡淡的悲伤和复杂。    她深呼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疼痛,拿起勺子,舀了一勺子鸡汤递到西门烈的嘴边。    西门烈张口,将鸡汤喝掉之后,摸到了区静的手,淡淡道:“不用担心我,你一直都待在我这里,顾念泠该生气了。”    “他不会的。”区静摇头,淡笑道。    她相信顾念泠,不会乱吃醋的。    区静对顾念泠的信任,让西门烈脸上的表情变得异常的古怪。    他原本握住区静的手,慢慢的松开,眼底隐隐带着一股淡淡的落寞和悲伤。    “西门,忘记我吧。”区静不忍心看到西门烈脸上露出这种悲伤无助的表情,她复杂的看着西门烈,轻声道。    “好。”西门烈惆怅的点头,空洞的黑眸划过一丝的狼狈道:“阿静,我突然有些累了,你先走吧。”    区静看着西门烈,张口想要说什么,却在看到西门烈脸上隐隐带着的暗沉和惆怅,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那我……晚一点过来看你。”区静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之后,起身离开了西门烈的病房。    女人身上独特的幽香,再也闻不到了,西门烈一直维持着的表情,慢慢的崩塌,最终不复存在。    他握紧拳头,胸腔里面,涌起一股嗜血而奔涌的痛苦,仿佛要破土而出一般。    阿静……我真的……爱你……怎么办?    可是,我知道,你爱的人,是顾念泠,所以……我不会让你为难的。    ……    区静走出西门烈的病房,让墨林好好照顾西门烈,有什么问题,立刻给她打电话。    墨林看着区静就要离开的背影,突然叫住了区静。    区静扭头,目露疑惑的看着墨林那双暗沉的双眼。    “区小姐,你爱首领吗?”    爱西门烈吗?    区静的答案是,不爱。    她很感激西门烈为自己做的所有事情,却不能够这么自私的去欺骗一个这么爱自己的男人。    “那么……你可以爱首领吗?”墨林跟在西门烈身边的时间很长,可以说,是西门烈最信任的手下,而墨林对西门烈,也是非常忠心。    “墨林,对不起。”区静很清楚,墨林的意思,可是,她不能够因为感激就欺骗西门烈,与其让西门烈越陷越深,不如乘早断了西门烈的念头,这样,对大家,都好。    墨林目光幽深晦涩道:“区小姐,你不知道,首领有多爱你,为了你,他什么都愿意做,这一次,更是救你和顾少,变成了这个样子,难不成,这个样子,也没有办法换来你的相守。”    “如果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