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静脸色焦灼的便要去叫医生,看到区静这幅样子,顾念泠一把抓住了区静的手说道:“傻瓜,我没事,都是皮外伤,不要叫医生。”    他现在只想要和区静两个人在一起,任何都不想要见。    “可是……”区静见顾念泠这个样子,看向了顾念泠带着淡淡殷红的伤口。    顾念泠肯定是因为刚才的动作很大,扯到了身上的伤口,所以才让顾念泠一张脸惨白惨白。    见区静一脸犹豫的样子,顾念泠顿时有些好笑的抬起手,轻轻的刮着区静的鼻子说道:“我想要和你在一起。”    区静眨巴了一下眼睛,将眼眶中的泪水眨掉。    “疼吗?”两人温馨的拥抱在一起,区静小心的避开顾念泠的伤口之后,看向了顾念泠的左手,看到男人空荡荡的左手的一瞬间,区静的心脏被人用手撕开。    顾念泠原本是一个很完美的男人,可是,现在左手却没有了,区静几乎可以肯定和确信,顾念泠为什么会躲着自己,只是因为,现在的顾念泠,已经不完美。    “不疼。”顾念泠摇摇头,他已经想不起来,当时手臂没有的感觉了,或许是因为太疼了,现在想起来,已经变成了麻木了。    “念泠……我不介意的,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介意,我和小欧,一直在等你回家。”    区静抬起头,吻着男人精致冷硬的下巴,哭泣道。    她想要的,只是顾念泠可以回到他们母子的身边,平平安安的回来。    “对不起,让你一直这么难过。”顾念泠心疼的婆娑着区静的脸颊,低喃道。    “我没事,只要你能够回来,我就很满足了。”区静抓住了顾念泠的手,对着顾念泠摇头道。    “西门烈……怎么样了?”顾念泠知道,这一次,救了他们的,其实是西门烈。    对于西门烈这个男人,顾念泠的感情是有些复杂的。    西门烈对区静的爱,顾念泠也是知道的。    “医生说,暂时已经脱离了危险,但是,后面不知道会怎么样。”区静的眼眸泛着淡淡的惆怅,看着顾念泠,唇角挂着淡淡的担忧。    “会好的,我们都会好的。”    顾念泠抱着区静,吻着她说道。    “顾念泠,答应我,以后,我们不要在分开了,听到没有。”区静扯着顾念泠的耳朵,一本正经的看着顾念泠说道。    顾念泠听了之后,只是轻佻眉梢,浅浅的微笑道:“好,我们以后一直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    听到顾念泠的保证,区静才放心下来,将头靠在顾念泠的怀里。    ……    顾念泠醒了,席凉茉他们都松了一口气,而西门烈是在三天后醒来的。    可是……    “你说什么?眼睛……看不到?”区静在听到西门烈的主治医生说西门烈的眼睛再也看不到的时候,整个身体都被震慑到了。    她看着面前的医生,脸色惨白,目露不敢相信的摇头。    “是的,西门总裁的眼角膜在当时受了很严重的损伤,眼部神经已经坏死,没有复原的可能性,就算是后面移植眼角膜,也……没有办法……”医生目光暗沉的看着区静,一脸遗憾的摇头。    区静听了大受打击,身体趔趄的倒退一步。    身边的席凉茉,看着区静大受打击的样子,上前扶着区静摇摇欲坠的身体,叫着区静:“二嫂。”    西门烈的眼睛看不到了,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西门烈身份高贵,如果眼睛看不到了,对于自尊心这么强大的西门烈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的打击。    “有没有办法,可以治好他的双眼?”过了良久,区静才克制好自己的情绪,深呼吸一口气,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医生,声音嘶哑的问道。    医生深深的看着区静,惆怅的摇头:“目前的医学是没有可能,或许以后有可能,但是……这仅仅只是或许罢了。”    “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暂时……先瞒着西门烈,不要让他这么快知道。”区静掐住手心,漂亮的脸上蒙上一层晦涩和悲伤。    走出医生办公室的时候,区静几乎没有什么力气,全程都是靠着席凉茉扶着自己才能够离开医生的办公室。    “二嫂,你怎么样了。”席凉茉搀扶着区静,见区静脸色难看,有些担忧的叫着区静的名字。    西门烈的眼睛看不到了,区静现在心里肯定是很难受。    西门烈是因为救了区静和顾念泠,才会看不到的。    区静的心里现在究竟是多么的痛苦和煎熬,席凉茉也是很清楚的。    “小糯米,你说,我是不是一个灾星?”区静慢慢的扭头,看着席凉茉的脸,苦涩的扯着唇问道。    席凉茉一听区静说这种妄自菲薄的话,顿时很生气道:“二嫂你在说什么?你怎么会是灾星?我知道你在担心西门哥哥,其实我也很担心西门哥哥,但是我们现在一定要坚强,西门哥哥的事情,我们都很难过,可是,这件事情并不怪二嫂你。”    “区小姐。”席凉茉的话刚说话,一身黑衣的墨林朝着区静和席凉茉走过来。    看到墨林,区静沉寂下来,淡淡的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是不是西门烈有什么事情。”    “首领想要见你。”墨林目光深沉的看着区静,绷着脸道。    西门烈醒来第一下,就是想要见区静,就连昏迷的时候,都一直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