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纤芮神情复杂,面上却带着忧愁。    她现在也有些担心西门烈会出什么事情,区静和顾念泠之所以没有受这么严重的伤害,一切都是因为西门烈保护着他们两个人,要是因为这样害了西门烈,苏纤芮也觉得于心不忍。    她现在唯一能够想的,就是希望西门烈会没事,能够平平安安的活下去。    ……    区静在第二天上午十一点的时候醒了过来,醒来的时候,区静浑身无力,整个脑子也是晕乎乎的。    席凉茉一直都守在区静的床边,见区静醒来,席凉茉开心的不行,朝着区静扑过去,一把抓住了区静的手臂,欣喜若狂的叫着区静的名字。    “二嫂,你终于醒了,太好了。”    “小……糯米。”听到席凉茉的声音,区静虚弱无力的张口道。    “想要喝水吗?”听到区静叫自己的名字,席凉茉立刻端起桌上的温水,递到区静的唇边。    区静近乎贪婪的将席凉茉手中的温水喝掉,随后再度的躺在了床上,目光泛着淡淡虚无和空洞。    看着区静脸上透着的苍白色,席凉茉轻轻的扶着区静继续躺下去。    “顾念泠……和西门烈呢?”区静休息了一下之后,便想到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还没有忘记,自己被周梓恩抓了,周梓恩利用自己威胁顾念泠,然后将整个房子都炸掉了。    地动山摇的时候,西门烈出现了,抓住了他们的手,然后保护了她和顾念泠。    “二哥现在还在昏迷的状态,不过你放心好了,医生说,二哥虽然受伤很严重,但是没有生命危险。”    “那么……西门烈呢?”听到顾念泠没有什么大碍,区静心下一松,又想起西门烈,区静忍不住再次着急问道。    席凉茉那张俏丽的脸带着淡淡的复杂和忧色,她看了神情紧张的区静一眼,重重的咬唇,没有说话。    见席凉茉不说话,区静的眸子不由得一沉,声音嘶哑道:“究竟怎么样了?西门烈怎么样了?”    “西门大哥一直保护你和二哥,伤的很严重,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    区静的身体,猛地一颤。    她知道西门烈一直都陪在她的身边,她很感激西门烈对自己做的所有事情。    西门烈真的很傻,明明知道她的心里只有顾念泠一个人,却还是这个样子拼命的保护自己,让自己受伤。    想到这些,区静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像是被人用力的掐住一般。    她深呼吸一口气,笑容泛着淡淡的苦涩和难过。    “小糯米,你让人给我推轮椅过来,我想要去看看他。”    “二嫂,你的身体。”席凉茉也很担心西门烈,可是现在区静的身体还很虚弱,席凉茉担心区静的身体状况。    区静抬起头,深深的看着席凉茉,淡淡的摇头道:“无碍,我没有什么大问题,我想要去看看西门烈,看看他现在,好不好。”    “好。”席凉茉见区静坚持,也没有在说什么。    她和护士说了一下,便让人将轮椅拿过来,扶着区静坐上轮椅之后,便带着区静去了西门烈的手术室。    西门烈伤的比较严重,到现在还在手术室抢救。    “区小姐。”一直守在手术室外面的是一个样貌格外冷峻的男人,区静认识这个男人,是西门烈身边的心腹,叫墨林。    区静对着墨林微微颔首道:“墨林,西门,现在怎么样了?”    “医生说,很严重,不知道能不能熬下去。”墨林那张冷峻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暗沉。    区静的心口一阵窒息,她掐住手心,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眼前亮着红灯的手术室,在心中暗自的祈祷。    西门烈,求你,一定要活着。    她不想要继续背负这种人情债了,再也不想要在这个样子背负下去了。    区静和席凉茉两人一直都在手术室门口,等着手术室的门打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室的门缓缓打开。    区静立刻睁开眼睛,从轮椅上起来。    她受伤原本就不怎么严重,只是身体很虚弱罢了。    区静掐住手心,看着从手术室走出来的医生,重重的深呼吸一口气问道:“医生,西门烈如何了?”    “已经脱离了危险,具体的情况还是要等待后面的观察,家属做好准备吧。”医生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便拿着病历离开了。    区静不知道医生说的做好准备是什么意思,不过,看到医生脸上带着的深深的叹息,西门烈的情况,就算是脱离了危险,只怕也很严重吧。    西门烈被送到了加护病房里面。    区静看着西门烈那张惨白的俊脸,想到自从遇到西门烈之后,西门烈便一直在保护她,区静的心中,莫名的涌起一股淡淡的悲伤。    “二嫂,我们先回去吧,西门哥哥一定会好起来的。”席凉茉见区静一直看着西门烈的病房发呆,忍不住叫着区静的名字说道。    区静迷茫的睁开双眼,看了席凉茉一眼,扯了扯嘴唇道:“小糯米,你说,我是不是一个很坏的人?”    她给了西门烈希望,最终却又那么残忍的将这个希望打碎了,西门烈一次次的救了她,这份恩情,只怕这一辈子,她都还不清了,要是西门烈真的因为她出什么事情,区静又怎么可能心安的和顾念泠生生世世。    席凉茉咬唇,看着一脸恍惚和惆怅的区静,说不出一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