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梓恩不会无缘无故笑得这么凄厉,肯定是做了什么,要不然,周梓恩不会这个样子。    周梓恩闻言,轻佻眉梢,嗤笑一声,漫不经心的看着顾念泠:“顾念泠,我说过,我得不到你,我也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得到你的。”    “念泠。”区静看着周梓恩脸上的决绝和凶狠,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脸色苍白的抓住了顾念泠的手臂。    顾念泠绷着一张脸,抓住了区静的手臂,目光深沉的朝着区静摇头。    他让区静不要这么担心,先看看周梓恩,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周梓恩拿出一个遥控器,笑得花枝乱颤的看着顾念泠,低笑道:“顾念泠……我这么爱你,你却这个样子对我?你说……我要怎么对你?嗯?哦,我究竟要怎么对你?我们一起下地狱,你说好不好?”    “轰”的一声之后,整个房子开始摇晃起来,顾念泠紧紧的抱住了区静的身体,将区静抱在怀里。    “顾念泠……你的手……哪里去了?”区静在一阵地动山摇之后,才抓到了顾念泠的左手,也就是这个时候,她发现,顾念泠竟然没有左手。    区静的脸色泛白甚至是可怕,她目露恐惧的看着顾念泠,声音嘶哑的叫着顾念泠。    顾念泠的俊脸绷紧的厉害,他回头,看着区静,眼底泛着淡淡的悲伤。    “已经没有了。”    区静听了之后,泪水充斥着整个眼眶,随后她深呼吸一口气,对着顾念泠摇头道:“没有关系,我会陪着你。”    没有左手也没有关系,哪怕顾念泠两只手都没有了,区静依旧会陪着顾念泠的。    有她在这里,不会让任何人伤害顾念泠的。    顾念泠抬起手,轻轻的婆娑着区静的脸颊,亲吻着区静的眉眼道:“阿静,我们一起离开,也好。”    能够和区静一起离开这个世界,对于顾念泠来说,很好,真的……很好……    就在所有的一切都要被吞没的时候,一双手,紧紧的抓住了顾念泠和区静两个人,将他们扯着出来。    区静抬起头,便看到了西门烈那张俊美阴沉的脸。    看到西门烈,区静的心中,多少有些复杂。    她握紧拳头,鼻子微微耸动了一下。    “西门……”    “别怕,我会救你们出去。”西门烈深呼吸一口气,咬牙切齿的对着区静说道。    区静的眼眶泛着淡淡的红色,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咬住嘴唇,深深的看着西门烈。    可是,很快整个房子开始塌陷,周梓恩还在疯狂的大笑。    区静扭头,一根横梁,重重的砸下去,砸到了周梓恩的脑袋上,原本还在不停地的狂笑的周梓恩,脸色一僵,整个人便倒在了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看着已经昏死过去的周梓恩,区静的眸子透着一股淡淡的复杂。    顾念泠将区静搂在怀里,看着已经死掉的周梓恩,顾念泠的眼底,不带着丝毫的感情。    对于顾念泠来说,周梓恩有这个下场,完全是她自己咎由自取的。    ……    席祁玥他们赶过来的时候,整个地方已经塌陷了,变成了废墟,而区静和顾念泠还有西门烈,则是被埋在了里面的位置上。    席祁玥和司徒霖两人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苏纤芮和席凉茉则是捂住嘴巴,不停地的哭泣。    “大哥,怎么办?二哥和二嫂还有西门哥哥还在里面,怎么办?”席凉茉抓住席祁玥的手臂,一脸惶恐的对着席祁玥说道。    “别担心,我们会找到他们的。”席祁玥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伸出手,轻轻的拍着席凉茉的手臂道。    席凉茉吸了吸鼻子,看着席祁玥,只能点头,眼泪却不停地流。    很快救援队便过来了,他们在地上挖掘。    但是周梓恩这个疯女人,明知道这边的土质疏松,还做出这种事情,简直就是找死。    而被埋藏在地下的顾念泠他们,也没有死,主要是顾念泠和西门烈两个人,用身体挡住了掉下来的东西,撑着一个小小的空间,护住了区静。    里面很黑,什么都没有,区静听不到任何声音,只能够听到顾念泠还有西门烈剧烈咳嗽的声音。    区静有些慌张的伸出手,摸着顾念泠的位置。    “顾念泠,你怎么样了?你在哪里。”    “我没事……乖,很快就会……得救的,别怕。”顾念泠看着区静慌张恐惧的样子,重重的咳嗽了一声之后,眼睛泛着淡淡的红色,对着区静低柔道。    区静的鼻子,带着一股浅浅的酸涩,她用力的掐住手心的位置,嘴唇微动道:“你不要有什么事情,不要骗我,要不然,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听到没有。,”    “好……我不会……出事的,你也不会有事情,我们都能够活着回去。”    顾念泠的气息渐渐的变得有些微弱,身体似乎有些支撑不住了。    感觉到这一天,西门烈立刻伸出手,抓住了顾念泠的手臂。    男人的眸子,在黑暗下,泛着一股淡淡的复杂和阴霾。    顾念泠察觉到西门烈的动作之后,眸子微微的暗沉了下来。    他在黑暗中,和西门烈的眼睛对视,张口,无声的朝着西门烈道谢。    西门烈垂下眼帘,隐藏起眼底的暗淡,。    他知道,区静很爱顾念泠,要是顾念泠出什么事情,区静一定会伤心的。    所以,他会保护顾念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