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辈子不分开(席慕深慕清泠全文免费阅读) > 第522章 周梓恩,你做什么?
    西门烈看向了坐在自己对面,正抱着孩子的顾念泠,眸子幽暗道:“你想要找顾念泠。”    “没错,你让顾念泠接电话,我要和顾念泠说话。”周梓恩的声音染上了疯狂和急切,不断催促着西门烈。    西门烈用眼神示意顾念泠,似乎在询问顾念泠,这个样子可不可以。    顾念泠点点头,让西门烈按下电话的免提键。    很快,周梓恩的声音,便从电话那端传来。    “顾念泠,我知道你在这里的,区静被我抓了,你现在肯定是很着急,对不对。”    “周梓恩,你有什么目的,直接说。”    顾念泠掀起唇瓣,面色恨厉道。    “呵呵呵……我以为你会躲藏我一辈子呢?念泠……念泠……顾念泠……”周梓恩像是疯癫了一般,一遍遍叫着顾念泠的名字。    而被周梓恩绑着的区静,自然也听到了顾念泠的声音。    熟悉的声调,仿佛刀子,狠狠的划开了区静的心脏,区静的眼泪,都控制不住,慢慢的流出来。    顾念泠,你果然还活着,你这个骗子……你这个混蛋……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对我。    “周梓恩,说出你的目的,你想要如何才可以放了区静?”顾念泠没有空在这里听周梓恩疯疯癫癫的话语,绷着一张脸,面色阴凉的对着电话那边的周梓恩冷酷道。    周梓恩听了之后,咯咯咯的笑了起来,笑完了之后,她才摸着自己的头发,低笑道:“很简单,我要你在今天下午五点半,一个人过来西郊这边的小黑屋,听清楚没有?我说的是你一个人。”    冷酷的说完这句话之后,周梓恩便将电话挂断了。    “二哥。”席凉茉从楼上下来,脸色苍白的看着面色阴郁的顾念泠。    现在就算是席凉茉在怎么不相信,到了此刻,也要相信了。    周梓恩竟然……真的将区静带走了。    是周梓恩做的,说到底,这一次的事情,是她害了区静。    想到这些,席凉茉的眼眶泛着淡淡的泪意,像是马上就要哭出来一样。    “这件事情,不是你的错。”顾念泠怎么会不知道席凉茉在想什么。    他放下电话,对着席凉茉温和的安抚道。    席凉茉吸了吸鼻子,泪眼婆娑的看着顾念泠,抬脚朝着顾念泠走过去,一把抱住了顾念泠的身体。    “二哥,是我不好,是小糯米不好。”    “傻丫头,不要哭了,你要帮我好好照顾小欧,知道吗?”    “小欧?是谁啊?”席凉茉吸了吸鼻子,不理解道。    “我和区静的孩子,叫顾欧鳞。”    “二哥给孩子取名字了。”席凉茉仔细斟酌了一下这个名字,笑嘻嘻道。    “嗯。”顾念泠轻轻的摸着孩子柔软的发丝,淡笑道:“用了谐音字,这个样子,孩子长大也不会觉得尴尬,里面有我和区静的名字。”    “二哥,你要过去吗?”席凉茉闻言,目露悲伤和忧虑道。    “既然她执意要我过去,我要是不过去,她肯定不会罢休。”    顾念泠的眸子,泛着一股的寒气,面色冰冷道。    顾念泠想要做的事情,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在场一直没有说话的西门烈他们,也没有说什么。    周梓恩点名要见顾念泠,要是顾念泠不出现的话,以周梓恩此刻的这种疯狂,只怕会伤害区静。    ……    下午五点钟,席祁玥让司徒霖开车送顾念泠去西郊,下午的时候,西门烈便没有在出现了。    没有人知道西门烈去做什么了,或许西门烈有什么事情阻挠了,大家也都没有说什么。    到了西郊的时候,顾念泠一个人下车,朝着周梓恩说的地方走去。    这里人烟稀少,而且信号很不好,周梓恩在这个地方,只怕是别有用意也说不定。    顾念泠找到了小黑屋之后,淡漠的站在门口,叫着周梓恩的名字。    “周梓恩,我是顾念泠。”    几分钟之后,那扇破烂而充满着铁锈的铁门,在这个时候,缓缓的被打开,周梓恩那张苍白的脸,便在这个时候,露了出来。    看到周梓恩那张脸,顾念泠面无表情道:“区静在什么地方。”    周梓恩低笑一声,玩味道:“你这么害怕区静在我手中会吃亏吗?”    “不要挑战我的耐心。”顾念泠沉下脸,眼神渐渐的变得格外的凶狠起来。    周梓恩被顾念泠这个样子看着,像是很害怕一样,笑了起来。    “顾念泠,你果然没有死,真好……你没有死,我不是幻觉对不对?”    上一次顾念泠将孩子带走的时候,周梓恩一直都以为自己或许还在幻觉中,那个会对她那么温柔的顾念泠,不会这么残忍的对待自己。    “区静如何了?”看着一脸痴迷和疯癫的看着自己的周梓恩,顾念泠一张脸绷紧的格外的厉害,他隐忍着想要将周梓恩推开的冲动,深呼吸一口气,面色冷然的看着周梓恩问道。    “你想要见区静?”周梓恩听到顾念泠字里行间都是要找区静,原本就狰狞甚至扭曲的五官,渐渐的变得格外的难看。    她的双眼,渐渐的变得猩红了一片,拳头更是死死的握紧成拳。    “如果区静出什么事情,我要你陪葬。”顾念泠阴沉沉的眯起眼眸,对着周梓恩寒冷而鬼魅的冷笑道。    周梓恩听了之后,忍不住低笑了起来。    笑完之后,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