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西门烈已经让人预定了戒指是要送给区静的,但是西门烈的朋友说,还是要和女朋友一起选戒指,那种感觉会更好,西门烈便打算带着区静去珠宝店挑选区静喜欢的戒指类型。    区静对戒指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随意的看了一下,选了一枚很朴素的戒指,让人包好。    “阿静,你喜欢这种吗?会不会太简单了一点?”西门烈看到那枚戒指什么都没有,连钻石都没有,神情忧虑的看着区静问道。    区静闻言,浅笑道:“很不错啊,我就喜欢这么简单的戒指。”    “你喜欢就好,我们去挑选礼服,你喜欢什么样子的服装?”西门烈一贯宠溺的看着区静。    区静看着西门烈脸上泛着的宠溺,心中有些愧疚道:“西门烈……”    “就算是假的,我也愿意。”西门烈知道区静想要说什么,他握住了区静的手,目光深沉的朝着区静说道。    区静的鼻子,带着浅浅的酸涩,她深呼吸一口气,才和西门烈一同去挑选礼服。    在选礼服的时候,区静肚子不舒服,去了一趟洗手间,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一个清洁工正在洗扫厕所,区静说了一声抱歉,洗完手,便打算离开之际,脖子突然遭受一记重击,区静身体一软,整个人便倒在了地板上。    她微弱的睁开眼睛,便看到了一双充满着恨意和恶毒的眼睛。    这双眼睛,区静应该是熟悉的,是周梓恩?    接下来,区静便陷入了一片的黑暗中。    而另一边,西门烈挑好了几件很适合区静的礼服,便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安静的等着区静回来。    可是,等了许久,都没有见到区静的影子,西门烈的一双眼睛,倏然染上了焦灼的气息。    他绷着一张俊脸,眸子透着一股阴暗鬼魅的气息,让人去洗手间找一下区静。    手下的人,让女店员去洗手间找区静,但是店员和西门烈说,区静根本就没有在洗手间里面。    “你说什么?”当手下的人将这个情况汇报给西门烈的时候,西门烈的一张脸,变得铁青甚至是难看。    “已经将这里所有的洗手间都找了一遍,没有看到区小姐。”    手下的人看了西门烈一眼,颤巍巍的解释道。    “马上让人将整个商场都给我封锁起来,一定要找到阿静。”    西门烈拿着手机,面无表情的吩咐道。    区静的手机打不通,人也不见了。    一定是出什么事情了。    如果没有出事情的话,区静不会这个样子无缘无故的便消失,西门烈的一双眸子,泛着丝丝骇人的寒气,仿佛要将人吞噬一般。    宫殷一直都没有找到,说不定,宫殷一直蛰伏着,想要对区静下手,    还有周梓恩,上一次周梓恩将区静的孩子带走了,然后又逃走了,这个人也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    席凉茉和苏纤芮知道区静失踪的消息,着急的不行,给西门烈打电话,问西门烈现在找到了区静的下落没有。    为了避免苏纤芮他们过度的担心,西门烈只好安抚了一下苏纤芮和席凉茉,生下的搜索工作,让自己的手下去做,自己则是开车去了苏纤芮他们的住处。    西门烈过来之后,苏纤芮便迫不及待的抓着西门烈的手询问区静的下落。    西门烈让苏纤芮和席凉茉还有席祁玥不要这么紧张,将事情和她们说了一边。    “所以,二嫂是在去洗手间的时候,不见了?监控看到一个清洁工出去了,但是你们的人问保洁公司,那边的人说当时的时间段没有清洁工打扫是吗?”    席凉茉将所有的信息整合了一遍之后,深呼吸一口气,对着西门烈说道。    “嗯,目前来说,是这个样子的。”西门烈头疼不已的按了按太阳穴,眼底带着歉意道:“抱歉,是我没有好好看好区静,才会让区静被人带走。”    “话不能这么说,这件事情,说到底,不算是你的错。”    苏纤芮神情复杂的看了西门烈一眼,对着西门烈摇头道。    那个将区静带走的人,究竟是谁?    “我一定会……”    “撕拉。”西门烈绷着一张脸,便要和苏纤芮他们说,一定会找到区静的,这个时候,院子那边,传来了一道车子的引擎声。    苏纤芮和席凉茉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不明所以,这个时候,有谁会过来?    坐在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席祁玥,那张俊美的脸上,泛着些许淡淡意味深长的光芒。    他已经知道,这个时候过来的人,会是谁了。    “区静发生了什么事情?”司徒霖沉下脸,大步走进了客厅,看着苏纤芮和席凉茉说道。,    “你也知道阿静失踪的事情?”苏纤芮看到司徒霖这么关心区静的事情,有些小小的意外。    司徒霖黑着脸,坐在一边,眉宇间带着一股浓浓的暴躁道:“我也是刚刚才收到消息,说区静出事了,怎么样?找到区静没有?”    “司徒,你什么时候,对阿静的事情,这么关心?”席祁玥轻佻眉梢,慢悠悠的问道。    区静失踪,席祁玥似乎没有很担心的样子,因为席祁玥知道,真正应该担心的人是顾念泠。    或许,这是老天爷要给顾念泠一次出现在区静面前的就会。    “咳咳……毕竟是朋友一场,我担心,很奇怪吗?”被席祁玥的问题弄得差一点噎住的司徒霖,咳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