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霖早就摸准了顾念泠的脾气,见那个烟灰缸挥过来的时候,司徒霖险险的避开了那个烟灰缸,看到烟灰缸掉在地上,在地板的撞击下,发出那么响亮的声音之后,司徒霖拍着自己的胸口,吐出一口气自我安慰道:“好险,差一点脑门上就要有一个大坑了。”    顾念泠面色阴狠的看着司徒霖,迈着双腿,便要离开之际,司徒霖离开叫住了顾念泠。    “你现在是在生气?还是在吃醋?听到区静要和西门烈订婚心情不爽吧?”司徒霖故意挑衅顾念泠,看着顾念泠绷着的侧脸,司徒霖的眼珠子转动了一下,摸着下巴继续刺激。    “区静和西门烈现在正在米兰婚纱那边试婚纱,你要是想要去看区静穿婚纱的样子,我劝你最好现在就过去,还可以看到区静和西门烈甜甜蜜蜜的样子。”    “砰。”顾念泠阴沉着脸,走出了大门之后,扬手将门重重的甩上,发出一声剧烈的声响。    司徒霖看着被顾念泠弄得噼里啪啦像个不停的门,黑着脸,摇摇头,在心里吐槽道。    明明就吃醋,装什么装?不装会死吗?    ……    顾念泠一个人开车来到了米兰婚纱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了区静和西门烈的车子停在婚纱店的门口。    顾念泠的心脏仿佛被什么东西缠住,慢慢勒住。    他的手,放在方向盘上,脸色泛着一股阴暗和诡谲。    他将车子停在了对面的马路上之后,打开车门,从车上走下来。    他原本五官就格外的好看,立在人群中,也惹来不少人的侧目。    顾念泠仿佛没有看到那些人的目光一样,只是站在阴暗的角落里,安静的看着对面的婚纱店。    区静正在挑选婚纱,而西门烈站在区静的身边,俊美的脸上带着幸福和温柔的和区静不知道说什么。    区静时不时会回应西门烈,眼底有着漂亮的笑纹。    顾念泠的呼吸,慢慢的变得有些急促,这种感觉,快要将顾念泠吞噬掉。    他很疼……甚至……很难受。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要怎么做,才能够控制这种情绪,这种情况,仿佛奔腾的潮水,没有办法拦截。    区静换了一套纯白色的婚纱,婚纱看起来并不华丽,却处处透着优雅别致。    区静走出来的时候,顾念泠仿佛看到了当初和区静结婚的样子,区静也是这么漂亮的,只是那个时候,站在区静身边的那个男人,是他。    顾念泠深深的看着区静,看了许久许久,顾念泠慢慢的蹲下身体,用右手揪住了自己胸口的衣服,剧烈的喘息着。    男人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狼狈和痛苦。    他的眼睛,渐渐的变成了猩红,痛苦的看着不远处的区静。    阿静……阿静……    疼痛化成利刃,狠狠的刺穿顾念泠的心脏,仿佛要贯穿他的灵魂一般。    他伸出手,想要去抓区静,却只能够看着区静靠在西门烈的身上巧笑盈盈,漂亮的脸上沾染着幸福的气息。    顾念泠最终害怕看到区静变成别的男人的妻子,害怕区静会躺在别的男人身下娇媚的呻吟。    他狼狈的逃跑了,跌跌撞撞的离开了。    婚纱店内。    区静的心脏一疼,她捂住心脏的位置,将目光落在了婚纱店对面的马路上。    可是,马路上空无一人,什么都没有,区静的神情有些恍惚和悲伤,她安静的看着马路,神色迷茫而孤独。    “怎么了?”西门烈察觉到区静奇怪的表情,担忧的搂着区静的腰身。    区静刚才的表情,很空洞,仿佛要从西门烈的身边飞走一样,让西门烈的心情渐渐的变得焦虑起来。    “他来了。”区静回头,放下手,扯着嘴唇,看着西门烈说道。    西门烈很清楚区静说的他是谁,他的眸子阴暗的看向了对面的马路,但是马路上,除了行走的路人之外,什么都没有。    “或许是你想多了吧,对面什么都没有。”西门烈困惑不已的看了区静一眼,摇头道。    “不,我可以感受到,他过来了。”区静定定的看着西门烈。    西门烈看着固执的区静,眼神泛着悲伤,而这个时候,摄影师叫区静和西门烈拍照,区静甩甩头,拉着西门烈去拍照。    顾念泠……你不肯出来见我,我就用这种方式逼迫你,如果这个样子,你还是不肯出来,那么……我不会在坚持,我会真的嫁给西门烈,成为西门烈的妻子,然后我们恩断义绝。    我区静,也绝对不会缠着你。    ……    “够了,你还要喝到什么时候?”司徒霖知道顾念泠一个人跑到酒吧黑菊之后,气的不行,顾念泠一直在隐藏自己的身份,现在大张旗鼓的出现在酒吧,这不是让人看到顾念泠还没死吗?    他过去的时候,顾念泠正在喝酒,是那种不要命的灌。    司徒霖实在是看不上去了,一个箭步上前,劈手将顾念泠手中拿着的杯子抢走了。    杯子被司徒霖抢走了,顾念泠的脸色泛着一股阴暗,他的那双绿眸,在暗淡的光线下,显得异常渗人,声音更是嘶哑的很。    “将酒还给我。”顾念泠摇摇晃晃的从沙发上起身,面容状况邪肆的对着司徒霖怒吼道。,    司徒霖黑着一张脸,深呼吸一口气之后,咬牙切齿道:“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你不是说不在乎的吗?顾念泠,别忘了,这一切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