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司徒霖见席祁玥是真的累了,也没有继续打扰席祁玥,起身和顾念泠走出去了。    两人走出席祁玥的房间下楼的时候,便看到了客厅内,正在逗弄着宝宝的西门烈。    西门烈和区静坐在一起,两人逗弄孩子的样子,像极了一对夫妻,司徒霖看到之后,眼底划过一抹淡淡的邪肆,他扭头,看了身后的顾念泠一眼,懒洋洋的下楼。    “孩子长得越来越好。”司徒霖下来,让区静吓了一跳,她看了司徒霖身后的顾念泠,淡淡道:“嗯,上一次真的要谢谢你。”    司徒霖摇摇头道:“不用和我说谢谢,我不是说了吗?我们都算是一家人,说谢谢未免有些见外了。”    听到司徒霖这个样子说,区静目光幽深的看了一眼顾念泠,淡淡的问道:“你的朋友叫什么名字。”    “哦,他叫oj,你叫他oj就可以了。”    “这是什么名字?”区静满脸黑线的看着司徒霖,似乎觉得顾念泠的名字有些随意了一点。    司徒霖低笑道:“就是……英文名字,很好听吧?他不是我们这边的人。”    “是吗?”区静意味深长的看了顾念泠一眼,也没有在说什么,只是笑起来的时候,脸上带着的那种表情异常的耐人寻味。    “对了,西门总裁打算什么时候娶区静啊?”司徒霖大喇喇的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好整以暇的撑着下巴,看着西门烈。    西门烈对区静的感情,只怕没一个人是不清楚的,现在司徒霖问出这个问题,也不能说是有多么的失礼,但是很显然,整个客厅的气氛,因为司徒霖的话,变得安静下来,除了宝宝咿咿呀呀的声音之外,什么声音都没有。    西门烈怕区静会感觉反感,冷峻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浅笑,刚想要开口解释的时候,区静已经握住了西门烈的手,掀起唇瓣道:“快了。”    这一次,所有人都僵住了,司徒霖张大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区静,其实他就是开玩笑,想要让身后的顾念泠着急,没有想到,区静竟然会承认?    而顾念泠的眸子泛着一层暗淡晦涩的光芒,右手握紧成拳。    西门烈的心情可以说是非常激动,他一直都对区静表白,但是区静的心里因为一直惦记着顾念泠,根本就不给西门烈机会,现在区静竟然会说快了,是不是意味着,区静已经打算要放下顾念泠接受他了?    “阿静……”西门烈薄唇微微动了动,低沉好听的声音,带着些许颤抖的叫着区静。    区静深深的看了西门烈一眼,浅浅的笑道:“我也是时候,要忘记顾念泠了,其实,我应该放弃的,不是吗?顾念泠已经死了,我却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愿意承认顾念泠的死。”    区静在说这些话的手,余光看向了坐在司徒霖身边的顾念泠身上。    “阿静,我可以等你的,就算是你心里一直有顾念泠,我一点都不介意,不管要等你多久,我都不会介意。”西门烈看着区静,声音沉沉而坚持道。    区静的心口泛着一股的愧疚,她实在是太坏了,竟然这个样子利用一个深爱着自己的男人,她一定会遭天谴的。    “西门烈。”区静看着西门烈,突然不想要说下去了。    这个样子伤害和欺骗一个这么爱自己的男人,区静有些于心不忍。    “我会一直等你的。”西门烈握住了区静的手,表情格外的深情。    西门烈原本个性就比较冷酷,但是在面对着区静的时候,却格外的温柔。    区静的心情莫名的有些复杂难辨起来。    一边的司徒霖,笑眯眯道:“恭喜两位,我还有些事情要离开。”    在待下去,司徒霖觉得自己会被顾念泠给生吞。    区静点点头,目送着司徒霖起身,在落在顾念泠身上的时候,区静抱着孩子的手,莫名一紧。    顾念泠低头,跟在司徒霖的身后,没有停留,仿佛区静刚才对西门烈说的话,对于顾念泠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影响。    区静死死的咬住嘴唇,看着顾念泠的背影,怔讼而悲伤。    “阿静,你真的愿意和我在一起吗?”西门烈没有注意区静奇怪的表情,他的思维,已经被区静刚才说的话给俘获了,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告诉区静,自己会一辈子对她好,让区静可以放心,让区静可以成为自己的妻子。“    “我愿意。”区静回过神,回头看着西门烈冷硬俊美的脸,缓缓的点头。    看到区静点头,西门烈激动的没有办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他伸出手,紧紧的抱住了区静的身体,对着区静说道:“我会对你好的,阿静,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他这一辈子的心愿,就是想要区静成为自己的妻子,之前因为知道区静有爱的人,西门烈的心情很低落,但是他还是祝福区静,只要区静觉得幸福就可以。    现在顾念泠没有了,他想要成为区静的依靠,哪怕区静的心里有顾念泠,哪怕区静帮顾念泠生了一个孩子,西门烈都无怨无悔。    区静靠在西门烈的怀里,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她想,她真的是一个坏女人,不值得任何人喜欢。    为了逼迫顾念泠,她伤害了一个对她这么好的男人,她以后,一定会遭到报应的吧?一定会的吧……    ……    “刚才从出来的路上,你就一直没有说话,不要告诉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