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梓恩的情绪异常激动,对着电话那边的席凉茉怒吼道。    听到周梓恩情绪失控的声音,席凉茉的面上泛着一股淡淡的悲伤和无奈:“姐,二哥死了。”    周梓恩的心脏,仿佛被人用利器狠狠的刺穿一样,这种感觉,很疼很疼……    周梓恩的手指,泛白的抓住了手中的手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空气似乎在此刻,渐渐的变得格外的冰冷,周梓恩和席凉茉两人,都没有在说一句话了。    “小小,我不会伤害你,但是,你也不要阻止我,要不然,就算是你,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良久之后,周梓恩丢出这么一段狠话,便将电话挂断了。    听着电话那端传来的嘟嘟声,席凉茉的眼底,泛着一层淡淡的悲伤。    她苦涩的笑了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手指僵硬的用力握紧了手机。    姐,你为什么……总是要做出这种事情……为什么……不肯听我说一句话?    ……    “找到了没有?”宝宝失踪的第一天,顾念泠这边便已经收到了消息。    顾念泠让司徒霖一定要找到孩子的下落,不管花多少钱都可以。    司徒霖利用自己的关系,很快便将目标锁定在了周梓恩的身上,并且很快找到了周梓恩藏身的地方。    “看来,这个周梓恩是真的疯了?宫殷都知道躲起来,周梓恩竟然敢绑架你的儿子。”司徒霖将地址发给顾念泠,面带嘲讽道。    周梓恩这个女人,就是执迷不悟,明明知道顾念泠根本就没有爱过她,还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不是疯子是什么?    顾念泠绷着一张脸,面色阴冷的看着手机上的信息,脸色冷的异常可怕。    “你给我叫几个人,我现在马上过去。”    “我和你一起过去。”司徒霖起身,淡淡的说道。    只是顾念泠一个人过去,司徒霖觉得还是有些不安全。    虽然顾念泠的身手很好,但是,顾念泠毕竟现在只有一只手,司徒霖会这么担心,也是正常的。    “念泠,你们要去哪里?”顾念泠和司徒霖两人便要去救宝宝的时候,楼下的陈彤看到顾念泠和司徒霖两人像是要出门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道。    “我和司徒霖有事情要做,你乖乖待在这里,哪里也不要去,知道吗?”    顾念泠目光复杂的看着陈彤,淡淡的吩咐道。    “我要和你一起去。”陈彤紧张的上前,一把抓住了顾念泠的手臂。    女人依赖的样子,让顾念泠的心情变得愈发复杂起来。    他深呼吸一口气,轻轻的摸着陈彤的头发说道:“乖,我和司徒霖会很快回来的。”    陈彤对他的感情,顾念泠都知道,对待陈彤,顾念泠始终都是当成妹妹一样疼爱。    他一辈子的爱情,已经给了区静,再也没有办法给任何一个女人。    “好,我在家里等你。”陈彤看着顾念泠那张俊美的脸,双颊泛着淡淡的绯红,咬唇对着顾念泠小声道。    顾念泠和司徒霖离开之后,陈彤便一直看着顾念泠的背影发呆。    司徒霖的手下已经将车子开过来了。    司徒霖打开车门,让顾念泠上车之后,他对着顾念泠懒洋洋道:“还真是羡慕你的桃花运。”    “废话少说,开车。”顾念泠绷着一张俊脸,绿眸危险的眯起,扫了司徒霖一眼道。    司徒霖懒洋洋的看了顾念泠一眼,低笑道:“是不是觉得对不起区静?”    “司徒霖。”顾念泠黑着脸,似乎很生气的对着司徒霖警告道。    “你说,要是区静知道你不仅没有死,身边还多了这么一个女人,不知道区静是什么感觉?”    “你说你怎么和你大哥一样,专门惹桃花?”    顾念泠没有理会司徒霖的话,只是将冰冷的眸子,移到了窗外。    见顾念泠不说话,司徒霖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也没有继续开口说话了。    司徒霖带着顾念泠到了周梓恩隐藏的地方,他们进去的时候,周梓恩正用手掐着一直在哭闹的孩子,在司徒霖一脚将门踹开之后,周梓恩显然是被吓到了。    她扭头,便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司徒霖,司徒霖叼着一根烟,看起来有些悠闲。    “周小姐,真是让我好找啊。”司徒霖眯起眼睛,看着周梓恩,嗤笑道。    “你……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看到司徒霖的一瞬间,周梓恩的脸色不由得一白。    她稳定心神,用力的握紧拳头,深呼吸一口气,对着司徒霖问道。    司徒霖懒洋洋的看了周梓恩一眼,轻蔑道:“你觉得我们是因为什么缘故?嗯?”    “你想要将区静的孩子带走?我告诉你,你休想。”周梓恩很快便想到了司徒霖的目的,司徒霖将宫殷的公司都搞垮了,而他是席祁玥的好朋友,肯定是为了救区静的孩子。    她好不容易将区静的孩子抓到了这个地方,自然不会让司徒霖轻易的将这个孩子带走的。    周梓恩将一直在哭泣的孩子抱在怀里,目光警惕的看着司徒霖。    “放了他,我还可以放你一马。”一道冰冷邪肆的声音,在司徒霖的背后响起。    周梓恩在听到顾念泠的声音之后,整个身体,都在剧烈的颤抖,一双眼睛撑大甚至可怕。    顾念泠?眼前出现在周梓恩面前的男人,正是周梓恩一直心心念念的顾念泠?    “念泠?你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