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哥哥,他好像是很喜欢你的样子。”席凉茉趴在简桐的怀里,看到宝宝在西门烈的怀里不哭不闹的样子,忍不住惊喜道。    宝宝的却是很喜欢西门烈,好几次宝宝哭闹的时候,只要西门烈抱着他,立刻就不哭了,他似乎和西门烈很有缘分的样子。    “是吗?喜欢干爹吗?”西门烈用粗糙的手指,轻轻的触碰着孩子柔嫩的脸颊,轻笑道。    宝宝看着西门烈,抱住西门烈的手指,细细的吮吸着。    看着孩子稚嫩可爱的样子,西门烈的一颗心,都软化了。    区静走过来,神色复杂难辨的摸着宝宝柔软的发丝,看着宝宝开心无忧无虑的样子,区静的眼眶,蒙上一层淡淡的薄雾。    “阿静,要接受现实了,你这个样子,让所有人都很担心。”    西门烈的话,让区静的身体,猛地一颤。    她抬起头,看着西门烈那张俊美好看的脸,眼泪慢慢的流出来。    “可是,我真的知道,顾念泠没有死,他不会死的。”    “二嫂。”听到区静的话,不仅是西门烈很难过,一边的席凉茉,心情也不好。    她一点都不希望,区静一直沉浸在那些悲伤和痛苦中,她相信,要是不念了在这里的话,也是这个样子像的。    顾念泠这么爱区静,他想要的,无非就是区静可以幸福。    ……    席凉茉和简桐手牵着手走在马路上的时候,席凉茉一直都闷闷不乐。    简桐停下脚步,站在席凉茉的面前,捧着席凉茉的脸说道:“别担心,二嫂的事情,她会自己走出来的。”    “简桐,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席凉茉突然很害怕,要是有一天,简桐也离开自己的话,她能不能承受住?或许,她会和区静一样,没有办法承受住这种打击。    “我不会离开你,我会一辈子陪着你,你答应过,会嫁给我,会给我生孩子的。”简桐低头,吻着席凉茉的嘴唇,低声呢喃道。    “嗯,你要是敢离开我,我就再也不理你了,一辈子都不理你,我会嫁给别的男人。”席凉茉搂住简桐的腰身,热情的回应着简桐的亲吻。    听到席凉茉愤愤的话语,简桐低笑了一声,眉眼间带着一股淡淡缱绻的温柔。    他轻笑了一声,指尖轻轻的婆娑着席凉茉的眼帘,温柔道:“你这么凶,这个世界上,也只有我喜欢你了,别人不敢喜欢你。”    “你说我凶?”席凉茉气鼓鼓,瞪着简桐,似乎很生气的样子。    看着满脸怒火的席凉茉,简桐低笑道:“我家的小糯米,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女孩,怎么,可能会凶?”    听简桐这个样子说,席凉茉才扁着嘴巴,一脸得意洋洋道:“这还差不多。”    看着席凉茉一脸臭屁的样子,简桐顿时有些无奈和好笑。    可是,不管席凉茉是什么样子,简桐都喜欢。    ……    宫殷的公司破产了,现在还被人追债,甚至是,公司旗下的公司,有违规的,正在被查,宫殷躲起来了,没有人知道宫殷在哪里,宫殷垮了之后,周梓恩也垮了,她现在也被人追债。    她为了想要摆脱这种困境,便去借了高利贷,结果被人玩了。    周梓恩现在钱债好几百万,那些高利贷的人,一直在找周梓恩,周梓恩被抓到了一次,被那些人玩弄了一遍之后,逼周梓恩接客,周梓恩逃出来了,那些人便一直在找周梓恩。    周梓恩像个落魄的乞丐一样,她在街上游荡,没有人知道,周梓恩是当初的那个周梓恩,那些高利贷的人也不会知道,周梓恩现在变成了乞丐,满脸都是黑色的污渍。    周梓恩无意中看到了区静,区静光鲜亮丽,像个白领,原本就漂亮的五官,在阳光下,更是散发着一股不一样的魅力。    周梓恩怨恨的看着区静那张脸,拳头紧紧的握住。    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区静害的,如果不是区静,她不会变成妓女,被人玩弄,她恨区静,恨不得将区静撕碎。    区静现在有西门烈在旁边帮着她,如果没有西门烈,区静根本就不可能变的这么成功。    周梓恩躲在区静住处的位置,每天都会观察区静他们的情况,看到区静带着孩子玩闹的时候,周梓恩的一张脸,变得格外扭曲。    她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可是区静却这么光鲜亮丽,周梓恩的心里像是被嫉妒的宿舍,狠狠的啃噬一般,特别的难受。    她要杀了区静,一定要杀了区静。    ……    “小糯米,怎么了?”区静正抱着孩子在玩耍,见席凉茉一直盯着庭院不远处的马路上,有些疑惑的看着席凉茉问道。    听到区静疑惑的声音,席凉茉回过神,她扯了扯嘴唇,看了区静一眼道:“没什么。”    闻言,区静才轻笑道:“是不是在想简桐?”    席凉茉闻言,面上顿时带着些许淡淡的尴尬。    简桐昨天就去部队了,简桐之前虽然因为席凉茉的关系,一直在京城这边读书,但是在部队还是有职务的,虽然简桐很年轻,却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军人。    “我才没有想他。”席凉茉面色讪然的对着区静说道。    区静看着席凉茉脸上的表情,低笑了一声,却没有戳破席凉茉此刻的感概。    她笑了笑,摸着怀中孩子的头发,对着席凉茉叹息道:“别想那么多,简桐是一个很厉害的军人,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