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嫂,我很难过,怎么办?”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也和你一样很难过,可是,我们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我们要活下去,念泠要是还活着,也不希望我们这么悲伤,你说对不对?”    席凉茉擦干眼泪,看着苏纤芮,眼眸带着一股浅浅的难受和疼痛。    苏纤芮说的没有错,他们现在不可以难受,也不可以悲伤,因为他们要活下去,要看宫殷和周梓恩的下场,他们不可以难受。    另一边,今天西门烈特意带着区静出去看电影,西门烈的兄弟给西门烈传授追女孩子的宝典,其中一个就是让西门烈带女孩子去看电影。    西门烈特意今天一大早便过来接区静,为的就是带区静去看电影,以前的西门烈,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浪漫,可是,现在为了区静,西门烈想要浪漫一回。    看完电影之后,西门烈还带着区静去用餐,在一家非常浪漫的法国餐厅里。    两人吃完,西门烈才带着区静回去,区静今天的心情还不错,一路上和西门烈都是有说有笑的,可能是因为最近宫殷公司遭受到灵境公司的不明攻击,宫殷的公司出现危机,让区静非常开心的缘故,整个人都放轻松不少。    区静从西门烈的车上下来,对着西门烈道谢道:“谢谢你,西门烈。”    “我说过,我不喜欢这三个字。”西门烈皱眉,看着区静淡淡道。    区静抿唇,深深的看了西门烈一眼道:“不管如何,真的谢谢你为我做的事情。”    “好好休息,明天我带你去公司熟悉环境。”西门烈淡淡的摸着区静的头发道。    区静已经正式成为西门烈公司旗下的销售总经理,明天是区静上班的第一天。    “好。”区静吐出一口气,点点头。    目送着西门烈的车子离开之后,区静才转身,走进了院子。    她叫了一声苏纤芮的名字,但是苏纤芮没有应,倒是攰攰从客厅跑出来,抱住区静道:“小婶婶,你回来了,攰攰回来就没有看到妈妈和姑姑。”    “大嫂和小糯米都不在家?去什么地方了?”苏纤芮放假很少会出门的,听到攰攰的话,区静不由得倒吸一口气问道。    攰攰扁着嘴巴,看着区静摇头道:“攰攰也不知道。”    “攰攰饿了吗?”区静看着攰攰委屈可怜的样子,好笑的掐了攰攰水嫩的脸蛋说道。    攰攰点头道:“攰攰想要吃蛋糕。”    “小婶婶等下给攰攰去做,攰攰要乖乖的做作业。”    “那……弟弟呢?”攰攰想了想,对着区静说道。    “攰攰想要去照顾弟弟吗?”区静目光慈爱的看着攰攰问道。    攰攰对宝宝很好,也很照顾小小的包包。    宝宝似乎也很喜欢攰攰这个堂哥,每次攰攰去戳宝宝的脸蛋的时候,宝宝都会睁开眼睛,看攰攰一眼。    “想,攰攰要去照顾弟弟。”攰攰拍着手,眨巴了一下眼睛之后,对着区静说道。    区静今天一整天都在外面,也没有去看宝宝,现在听到攰攰提起宝宝,区静也很想要去房间看看宝宝。    区静带着攰攰进去的时候,宝宝已经醒了,奶娘正在给宝宝喂奶。    区静的身体很不好,奶水并不多,西门烈便在外面给孩子找了一个奶娘专门照顾宝宝。    看到区静进来,奶娘对着区静行礼道:“顾少夫人,你来了额。”    “宝宝今天怎么样?”    “很乖,小少爷一直都很乖。”奶娘立刻说道。    区静将宝宝抱在怀里,看着宝宝精致漂亮的脸,心下一阵温暖。    “对了,你知道大嫂和小糯米两个人去什么地方了吗?”    区静抱着宝宝,看了奶娘一眼问道。    奶娘闻言,迟疑了一下说道:“好像是去超市了。”    “多久去的,怎么这么晚都没有回来?”区静拧眉,眉眼间带着一股淡淡的担忧。    毕竟现在宫殷处处针对他们,区静会这么担心,也是应该的。    “很久了……好像是三点钟去的。”    “怎么会这么久?”区静沉下脸,嘀咕了一声,院子外面便传来了车子的声音。    区静听到这个车子的引擎声之后,便将孩子交给了奶娘,让奶娘抱着孩子,她则是走出了房间。    刚走出去,便看到简桐扶着苏纤芮和席凉茉进来。    两人的面上都很难看,眼睛红肿一片,好像是哭过的样子。    区静看到苏纤芮和席凉茉两人眼底淡淡的红色,担忧道:“大嫂,小糯米,您们怎么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到区静的声音,苏纤芮和席凉茉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勉强的摇头道;“什么事情都没有。”    “真的?”听苏纤芮这么说,区静明显不相信。    苏纤芮和席凉茉两人的眼睛红红一片,看起来好像是哭过的样子,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    “是……真的。”席凉茉哽咽了一下之后,起身道:“二嫂,对不起,我今天有些累,晚饭就不吃了。”    “小糯米。”听到席凉茉这个样子说,区静担忧的叫着席凉茉的名字,可是席凉茉只是摇摇头,被简桐扶着上楼去了。    席凉茉反常的情绪,让区静一脸茫然。    她扭头,看向了苏纤芮:“大嫂,小糯米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陪她看了一场电影罢了,可能是感触很深吧。”    苏纤芮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