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凉茉察觉到区静脸上的悲伤,面色讪然道:“二嫂,我不是故意让你难过的。”    “我知道。”区静回过神,看着席凉茉摇头道。    听到区静这个样子说,席凉茉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她眨巴了一下眼睛之后,指着区静怀中的宝宝问道:“二嫂,你打算给宝宝叫什么名字?”    她们都会开玩笑的叫孩子九斤宝,但是还是要一个名字比较顺口。    “我不知道,我想要等你二哥回来的时候在取名字。”区静目光惆怅的摸着孩子柔嫩的脸蛋道。    席凉茉闻言,脸上不由得带着淡淡的悲伤。    之前席凉茉也一直坚信顾念泠还活着的,可是,随着时间越来越久都找不到顾念泠的影子,席凉茉渐渐的也知道一个事实,那就是,顾念泠,或许早就已经……    可是,这个可能谁都不敢在区静的面前说出来,就怕会刺激区静。    “你是不是也觉得,你二哥其实早就已经死了。”仿佛知道席凉茉心中所想的一般,区静将目光,从怀中的孩子身上慢慢的抬头,看向了席凉茉。    骤然的被区静这个样子问道,席凉茉的身体猛地一颤。    她没有说话,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你和大嫂都觉得顾念泠已经死了,可是,我知道,顾念泠没有死,他还活着,我可以感觉到。”区静笑了笑,脸上的微笑,参杂多少的悲伤和酸涩。    席凉茉很难受,她看着区静,哑着嗓子道:“二嫂,如果二哥真的……”    “没有如果。”区静硬邦邦的打断了席凉茉的话,目光坚持而冷漠的看着席凉茉。    “小糯米,这个世界上,没有这种如果,我知道他还活着,就足够了。”    席凉茉看着一脸坚定和偏执的区静,突然发现,自己原本想要说的话,在面对着区静的时候,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区静有属于自己的坚持,她们谁都没有办法,让区静打消自己的坚持,谁都没有办法。    ……    “大嫂,大哥的情况好像是恢复的很好,说不定,大哥很快就会醒过来。”席凉茉从区静的房间,走进了苏纤芮和席祁玥两人的房间,看到正在给席祁玥擦脸的苏纤芮,席凉茉一脸欣喜道。    席祁玥在苏纤芮细心的照顾下,恢复的的却很好,多亏了西门烈,经常会派医生过来给席祁玥做检查,还用那些名贵的药,才能够让席祁玥的气色越来越好。    “医生说,祁恢复的很不错,很有可能会醒过来。”苏纤芮闻言,面上泛着淡淡的温柔道。    她等了席祁玥很久了,如果席祁玥可以醒过来,苏纤芮当然很开心。    “那就好了,希望大哥可以快点醒过来。”席凉茉上前,抱住苏纤芮的腰身道。    “嗯……可是,阿静那边,我有些担心。”苏纤芮看着席凉茉,脸上的微笑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淡淡的悲伤。    听到苏纤芮说的话,席凉茉的心脏也猛地一颤。    她看着苏纤芮说道:“二嫂,终究还是需要接受现实……”    “小糯米。”就在两人正在聊天的时候,简桐过来了。    看到简桐,席凉茉困惑不已道:“怎么了?”    简桐脸上满是严肃,一双眼睛,盯着席凉茉,薄唇微微蠕动,似乎不知道要怎么说的样子。    见简桐露出这种表情,席凉茉的心猛地一跳,深呼吸一口气道:“简桐,发生什么事情了?”    简桐很少会露出这种表情,肯定是出什么事情了,要不然,简桐不会露出这种表情。    “刚才我一个在警局的朋友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告诉我……”简桐说到一半,没有说下去。    席凉茉看了苏纤芮一眼,苏纤芮也紧张的起身,看着简桐。    “桐桐,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苏纤芮的表情也异常不安,呼吸渐渐的变得紊乱起来。    简桐缓缓道:“希望你们可以承受住,他们那边,已经找到了顾少的尸体,正在运送到警局,让你们过去认尸……”    “恍噹。”苏纤芮手中拿着的杯子掉在了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    原本就安静的房间,在此刻,变得格外的安静,所有人都没有说话,苏纤芮和席凉茉两人的脸色,白的仿若透明一般。    “你说什么?你给我在说一遍?”席凉茉最先开口,一双通红的眼睛,盯着简桐,像是要将简桐生吞一般。    简桐目光异常悲伤的看向席凉茉,刚毅俊美的脸上带着一股浅浅的哀伤和痛苦。    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席凉茉的面前,席凉茉疯了一般,扑到简桐的身上,扯着简桐的衣服,不断捶打着简桐的胸膛,对着简桐怒吼道:“简桐,你胡说八道什么?为什么要诅咒我二哥?告诉我,究竟是为什么?”    “小糯米,不要这个样子。”苏纤芮回过神,看到席凉茉疯狂的举动,忍不住抓住了席凉茉的双手。    “大嫂,他撒谎,二哥……二哥不会的……”席凉茉双眼通红,眼泪止不住的流出来,看着苏纤芮呢喃道。    苏纤芮苦笑一声,摇头道:“我们早就应该知道……这个结果的……不是吗?”    苏纤芮的话,让席凉茉的脑子一片的空白。    她怔讼的看着苏纤芮,就连一句话都没有办法说出来。    从顾念泠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找到开始,苏纤芮和她都清楚,顾念泠凶多吉少,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