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静喝了几口汤之后,看了看整个病房一眼,却没有看到顾念泠,面带忧色的朝着苏纤芮问道。    苏纤芮一听,脸色微微一颤,而席凉茉也面带忧色的看着区静。    区静还惦记着顾念泠,区静和席凉茉都是知道的。    但是……顾念泠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区静的执念真的很大。    “二嫂……”席凉茉咬唇,忍不住叫了区静一声。    “昨天……我看到顾念泠了……是他将我送到医院的,对吗?”区静知道苏纤芮和席凉茉两人以为自己糊涂了,她出神的看着门口的位置呢喃道。    “不是二哥,是西门烈将你送到医院的。”席凉茉看着区静这个样子,鼻子酸酸的,忍不住哑着嗓子解释道。    听了席凉茉的解释,区静立刻摇头。    “不是……是顾念泠,你们都骗我,顾念泠现在在哪里?为什么不肯出来见我?究竟是为什么?”    “二嫂,你不要这个样子,你的伤口刚缝好,不要乱动。”席凉茉和苏纤芮两人看着情绪这么激动的区静,忍不住上前按住了区静乱动的身体。    “小糯米,告诉我,顾念泠在哪里?在哪里?”区静抓住了席凉茉的手,苍白的肤色,满是倔强的看着席凉茉。    “二嫂……”    “区静,你乱动什么?”西门烈刚好在这个时候进来,看到乱动的区静,眼眸微沉的走进区静说道。    区静的眼眶泛着一股淡淡的红色,看着西门烈,哑着嗓子道:“西门烈,你看到了顾念泠没有?回答我,你看到了他没有?”    苏纤芮和席凉茉两人对视了一眼,神色忧愁的望着西门烈。    西门烈俊美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悲伤,他叹了一口气,安抚的对着区静说道:“乖,你身体还很虚弱,不要想这么多,我已经派人去找顾念泠了,很快就能够找到顾念泠的。”    “我看到他了,为什么要躲着我?究竟是为什么?”    “你们先回去吧,我会在这里照顾她的。”西门烈知道席凉茉和苏纤芮两个人都有别的事情要忙,看着情绪激动不已的区静,西门烈淡淡的朝着苏纤芮和席凉茉说道。    苏纤芮点点头,目光担忧道:“麻烦你了。”    西门烈是一个好人,苏纤芮也很信任西门烈,有西门烈在的话,一定可以好好照顾区静的。    “二嫂,我和大嫂晚一点过来看你,不要想太多了。”    席凉茉离开的时候,握住了区静的手,才离开了病房。    苏纤芮和席凉茉离开之后,整个病房变得格外的安静,西门烈端起桌上的鸡汤,拿起勺子,舀了一勺子的鸡汤,递到区静的唇边,安抚道:“先将鸡汤喝掉。”    “西门烈,昨天你送我来医院的时候,没有看到顾念泠吗?”区静抬起头,声音嘶哑的看着西门烈道。    听到区静这个问题,西门烈目光深沉而坚定道:“我没有看到顾念泠,阿静,不要想了。”    区静纤长的睫毛,颤抖了起来,她神情萎靡道:“我知道了,我有些困了,想要好好休息一下。”    “好,我在这里守着你。”西门烈冷硬的脸上,露出异常温柔的表情,男人温热的手指,轻轻的婆娑着区静的头发,动作格外的亲昵。    区静大概也是真的很累了,说完这些话之后,便闭上眼睛睡着了。    女人的肤色,还带着一股浅浅的白色,唇色也白的仿若透明一般,看着这个样子的区静,西门烈的心口,像是被什么敲击了一样,很难受。    他很想要照顾区静,是真的很想要照顾区静,可是,区静的心里,似乎只有顾念泠一个人。    “阿静,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好吗?”西门烈叹了一口气,轻轻的婆娑着区静的脸蛋道。    窗外有些清冷的风,吹起了一边蓝色的窗帘,似乎带着一声叹息一般,最终,消失不见。    ……    夜半时分,一抹黑影,悄然的推开了病房门。    黑影小心翼翼的来到了区静的床边,眼神近乎贪恋的看着已经熟睡的区静。    他坐在床边,伸出手,细细的婆娑着女人粉嫩的脸颊,低下头,吻着女人苍白的嘴唇。    “阿静,你要坚强一点,要好好的照顾我们的儿子,知道吗?”    “顾念泠。”原本还熟睡的区静,突然呓语的叫着顾念泠的名字。    顾念泠的身体猛地一颤,他以为区静醒了,可是,区静只是叫了一声,便没有在说话了。    看着再度睡过去的区静,顾念泠的目光充满着悲伤。    他现在,也只能够隐藏在黑暗中,偷偷的看着区静,除了这个样子,似乎,没有别的可能了。    “阿静,我会一直陪着你,知道吗?”顾念泠看着床上的女人,幽幽的说完,便起身,离开了区静的病房。    “顾念泠。”区静在顾念泠离开三分钟之后,忽然惊醒,她就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样,睁开了眼睛。    可是,四周一片的漆黑,窗外呼呼的风声,吹动着玻璃,带来一阵阵哗啦啦的声音,有些渗人。    区静打开灯,晕黄的灯光,落在女人那张脸上,裹挟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和落寞。    她摸着自己的嘴唇,这里,总是感觉好像是有温度落在她的唇瓣上的感觉。    可是房间的四周,黑暗的有些可怕,区静根本就看不到顾念泠任何的影子。    想到这里,区静的眼眸,泛着淡淡的落寞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