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静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便看到了顾念泠的脸。    区静艰难而痛苦的嘶吼道:“念泠,我要生了,你快点……救救我们的孩子……念泠。”    “别怕,我马上送你去医院,别怕。”顾念泠吓坏了,他咬牙,单手抱起区静,可是,他的身体也很虚弱,根本就保不住区静,他的一只手已经没有了,又有什么办法抱起区静。    男人的一张脸,白的格外的吓人,却还是不死心的抱着区静,摇摇晃晃的朝着马路去拦车。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一辆车子开过来,顾念泠的目光带着淡淡的悲伤,他小心翼翼的将区静放在地上,将伞放在区静的身上,目光眷恋的看着区静的肚子。    “阿静,你要坚强一点,有人过来救你了,一定要坚强的生下我们两人的孩子。”    顾念泠说完,便立刻离开了这里,躲在了区静房子的后面。    那辆车子过来了,从车上下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西门烈。    西门烈办好自己的事情之后,便以最快的速度过来找区静。    区静他们发生的事情,西门烈已经知道了,他很懊恼,自己没有在区静最需要自己的时候,陪在区静的身边。    “区静,你怎么了?”西门烈看着躺在地上,身上还放着一把伞的区静,俊脸满是害怕的上前。    区静已经陷入昏迷状态了,可是,肚子很疼,区静还是时不时发出痛苦的呓语。    “念泠,救救我们的孩子,念泠……”    “少主,区小姐要生了。”跟在西门烈身后的手下,看到区静这幅样子,立刻说道。    西门烈的脸色一沉,抱起地上的区静,便让人开车去医院。    在西门烈的车子离开之后,原本躲在暗处的顾念泠,看着西门烈的车子离开,男人低吼了一声,拳头狠狠的砸到了墙壁上。    阿静……你一定要坚强,求你了……阿静……    ……    “念泠……顾念泠……”    “呼吸,对深呼吸……不要紧张……”    “疼……好疼啊……”    区静在产房里痛苦的挣扎,西门烈在门口,听到区静痛苦的尖叫,一张脸,绷紧的格外厉害。    “该死的,她很疼,你们没有听到吗?”    他面色阴狠的抓住一个医生的衣服,对着那个医生愤怒的咆哮道。    西门烈带着一群黑衣的保镖走进了医院,那些人一看就知道西门烈不是好惹的,为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自然没有人敢触怒西门烈。    “西门先生,女人生孩子……都是这个样子的。”    被西门烈抓住衣服的医生,看到西门烈满脸暴怒的样子,脸色泛白的对着西门烈解释道。    “她现在很痛苦,有没有什么办法,让她可以不用这么痛苦。”西门烈眯起眼睛,目光凶狠的看着医生问道。    那个医生小心翼翼的看了西门烈一眼,表情带着惶恐的摇头,似乎很为难的样子。    “这个……我们只能够尽量安抚,孕妇生孩子,都是这个样子的。”    “顾念泠……好疼……啊。”    区静凄厉的惨叫声再度从产房那边传来,西门烈的眸子微微的眯起。    他的手,都在抖,不只是手,就连身体都在颤抖。    “区静,会没事的,别怕,会没事的。”西门烈深呼吸一口气,对着产房那边的区静叫道。    医生见西门烈这么关心区静,不由得多看了西门烈两眼。    苏纤芮回到住处,就看到了西门烈特意留在住处的手下,那个手下将区静现在的情况和苏纤芮说了一下,苏纤芮顾不上什么,赶紧给席凉茉打电话,两个人便一同过去了医院。    苏纤芮和席凉茉两人过去的时候,西门烈就站在产房外面走来走去。    那张冰冷的俊脸,布满着异常恐怖的气息,苏纤芮见状,脸色紧张而苍白的上前,抓住了西门烈的手问道:“西门烈,区静的情况怎么样了?”    “还在产房抢救,应该……很快就会没事吧。”西门烈看着苏纤芮,声音沉沉道。    苏纤芮脸上的血色,瞬间消失不见。    她的目光,呆滞的看着产房的方向,手指用力的掐住手心。    “大嫂,二嫂和孩子,一定会平安的对不对?”席凉茉握住了苏纤芮的手,漂亮的脸上,泛着一抹担忧的看着苏纤芮问道。    苏纤芮看着席凉茉惶恐不安的脸,哑着嗓子道:“嗯,一定会……好的。”    “哇哇哇。”就在所有人都紧张的屏住呼吸的时候,一道孩子嘹亮的啼哭声,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苏纤芮和席凉茉两个人,原本握紧的双手,渐渐的松开。    “生了……二嫂终于生了。”席凉茉开心的不行,抓着苏纤芮的手,大笑道。    “嗯,生了……终于生了,真的……太好了,太好了。”苏纤芮的眼眶泛着一股淡淡的湿润。    西门烈也露出微笑,区静生了孩子,仿佛是他的一样。    医生从手术室走出来,苏纤芮和席凉茉两人已经迫不及待的朝着医生扑过来。    “医生,区静的情况如何了?”    “放心吧,孩子很健康,是一个男孩,孕妇也很健康,只是刚才晕过去了。”    区静顺产生下一个男孩,医生说,这个孩子有九斤多,很重。    苏纤芮记得当初攰攰生下来的时候都没有这么重,区静好样的,生下这么重的孩子。    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