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梓恩现在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周梓恩了,可以说,现在的周梓恩,的却是比以前还要的恐怖,区静很担心攰攰的举动,会激怒周周梓恩。    周梓恩面带阴霾的看了攰攰一眼,表情阴戾而恐怖道:“小鬼,你在敢动一下,信不信我杀了你。”    攰攰被周梓恩凶狠的样子吓到了,却没有哭。    “周梓恩,你想要做什么?”席凉茉和简桐刚好过来看苏纤芮,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周梓恩。    席凉茉更加没有想到,现在的周梓恩,变成这个样子,对着一个小孩子,都能够说出这么凶狠残酷的话。    周梓恩的身体,猛地一颤,对待席凉茉,周梓恩始终都比较的温情。    “小小,这是我们之间的恩怨,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周梓恩慢慢的回头,看着周小小冷冷淡淡说道。    “我不知道你和二嫂有什么恩怨,但是,你错了。”席凉茉冷漠的上前,挡在了区静和攰攰的面前。    席凉茉这个样子,就像是担心周梓恩会对区静下手一样。    “我哪里错了?你总是说我错了?我究竟哪里错了?”周梓恩很生气,因为她唯一当成亲妹妹对待的席凉茉,根本就不支持自己,她维护区静,维护她最讨厌的仇人。    “你觉得自己没有错吗?你看看你现在这幅样子,我以前认识的周梓恩,不是这个样子的,她朴素,善良,腼腆,但是现在这个周梓恩,妖冶的像个魔鬼,她不是我认识的周梓恩。”    “够了。”席凉茉的话,刺激了周梓恩,她神情粗暴的打断了席凉茉的话。    “周小小,不……你早就已经不是周小小了,我应该叫你席凉茉,上一次我已经饶过你了,是看在我们的姐妹情分上,今天我们就将话说清楚,从此,你和我周梓恩,没有任何关系。”    周梓恩目光冰冷的看着席凉茉,声音冷酷道。    席凉茉的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可是很快,席凉茉便冷静了下来。    她淡淡的看着周梓恩,冷淡道:“好,从此……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周梓恩的手指,猛地一颤,她冷淡的看向了被席凉茉护着的区静,声音冰冷道;“区静,别以为我会就这个样子算了的,我绝对……不会就这个样子算了。”    “我等着你。”区静看着周梓恩那张异常扭曲的脸,冷笑道。    周梓恩的目光,就像是盘踞在黑暗下的毒蛇一般,带着一股恶狠狠的瞪着区静。    周梓恩最终,还是坐上了自己的车子,离开了这里。    看着周梓恩离开,区静冷嘲的笑了笑,随后看着席凉茉道:“小糯米,以后离周梓恩这个人,远一点,知道吗?”、    “我知道的,二嫂,刚才她有没有伤害你。”    席凉茉的心中,多少有些难过,看到周梓恩变成这个样子。    “我没事,你是过来看你大哥和大嫂的吗?”    “嗯,你要送攰攰去学校?”    “对啊。”区静点头,看了看席凉茉道:“你先去看大嫂和大哥吧,我先送攰攰去学校。”    “好。”    和薛凉末道别之后,区静便牵着攰攰的手离开了这里。    在两人朝着医院对面的马路走去的时候,人群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一瘸一拐的男人。    几乎只是一眼,区静便可以确定,那个男人,是顾念泠。    “顾念泠。”    区静松开了攰攰的手,抱着肚子,发了疯似的朝着那个人跑过去。    “小婶婶。”攰攰看着突然朝着前面跑的区静,有些被吓到了,一直叫着区静的名字。    可是,区静没有理会攰攰,只是不停地朝着前面跑。    但是,很快,区静便没有力气,只能抱着肚子喘息,而在她的面前,什么人都没有。    除了马路上那些走来走去的人之外,没有任何人。    区静的脸上,泛着淡淡的苍白色。    她呢喃的叫道:“顾念泠……你去哪里了?”    那个人,是她的幻觉吗?不可能的……肯定不是幻觉。    是顾念泠,可是……为什么……他不肯见他?    “小婶婶。”攰攰跑到了区静的面前,伸出胖乎乎的手,摇晃着区静的手臂叫着区静。    区静回过神,看着精致漂亮的攰攰,愧疚道:“对不起攰攰,刚才小婶婶将你丢下了。”    “小婶婶脸色很难看,是不是生病了?小婶婶有小宝宝,攰攰可以一个人去上学的。”攰攰一本正经的看着区静说道,乖巧的样子,让区静的心中有些酸涩。    她伸出手,轻轻的摸着攰攰的头发,轻声道?:“傻孩子。”    在区静带着攰攰离开的时候,距离区静不远处的一个拐角的位置,一个黑影,神情落寞的看着区静纤细的背影渐渐的消失。    男人的手,握紧成拳,慢慢的坐在地上。    他的五官,看起来憔悴邋遢,黑色的碎发,将男人冷峻好看的五官隐藏了起来,只露出了一双罕见的绿眸。    而男人的左手,则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男人摇摇晃晃的起身,消失在了人群中,背影看起来,却格外的萧瑟和悲伤。    ……    席祁玥这些天的情况还是非常好的,但是,渐渐的,需要治疗费用的时候,苏纤芮他们,便没有办法支付下去了。    医药费提高了平常的一倍多,让现在原本已经负债累累的苏纤芮和区静,根本就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