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纤芮醒来的时候,身边陪着她的人是席凉茉和简桐。    简桐也知道,席祁玥和顾念泠两人出事了,只是乔栗和简夏他们现在还在普罗旺斯,乔栗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简桐也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乔栗他们。    “大嫂,你醒了。”席凉茉看到苏纤芮醒了,开心的不行。    苏纤芮怔怔的看着席凉茉和简桐,哑着嗓子道:“攰攰……呢?”    席祁玥出事了,攰攰不知道怎么样了?这个孩子,说不定又躲在什么地方,哭着叫妈妈。    “攰攰现在正在我家,大嫂不要担心。”简桐看着苏纤芮,刚毅的脸上带着坚定的继续说道:“大嫂你放心好了,我会好好照顾小糯米还有攰攰的。”    苏纤芮的眼底,浮起一层薄雾,她抬起无力的手,紧紧的握住了简桐的手,声音嘶哑道:“简桐,小糯米还有攰攰,就麻烦你照顾了。”    “我会的。”简桐虽然年纪不是很大,但是个性非常沉稳,他从小就是一个学霸,不管学什么,都是第一名。    “大嫂,医生说你的身体还很虚弱,你不要乱动。”席凉茉见苏纤芮从床上起来,有些担心的按住了苏纤芮的手。    “我想要去看看祁。”苏纤芮放心不下席祁玥,怎么都想要去看看席祁玥现在究竟怎么样了。    闻言,席凉茉和简桐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席凉茉紧紧的握住苏纤芮的手,轻声道:“我会好好照顾大哥的,你放心好了。”    “我想要去看看他。”苏纤芮固执的看着席凉茉说道。    见苏纤芮这么固执,席凉茉只好让人准备轮椅,带着苏纤芮去席祁玥的病房。    席祁玥受伤很严重,医生说,席祁玥可能一辈子都不会醒过来了,在医学上,这种症状,被称为植物人。    席凉茉和苏纤芮都希望席祁玥可以醒过来,他们相信,席祁玥一定会醒过来的。    苏纤芮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席祁玥,眼泪刷刷的流出来。    她呜咽了一声,将头埋进了席祁玥的双手中。    “席祁玥,你不能够丢下我和攰攰的,你答应我们,一定会平安的,不可以食言。”    苏纤芮呢喃的对着席祁玥说道。    一边的席凉茉,听到苏纤芮难受的声音,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简桐搂着席凉茉的身体,刚毅冷峻的脸上,带着一股暗沉和坚定道:“别怕,我会照顾好你们的。”    席凉茉闻言,看着简桐,嘴唇用力的咬住。    简桐抬起手,轻轻的擦拭着席凉茉眼底的泪水,心疼道:“小糯米,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相信,我会陪着你,我会帮你的。”    “嗯。”席凉茉吸了吸鼻子,声音带着一股浓重的鼻音道:“简桐,我们会找到二哥的,对不对?”    “会的,相信我。”简桐漆黑的眸子,凝视着席凉茉,刚毅冷峻的脸上,满是坚持。    席凉茉苦涩的点头,眸子泛着淡淡的水雾和迷离。    二哥……你答应小糯米,不要让想你的人失望,好不好?你答应小糯米。    ……    区静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因为区静最近的情绪波动很大,所以才会影响了肚子里的孩子,医生建议区静,不要大喜大悲,这个样子,很容易造成流产。    区静听了之后,整个人都紧张的不行,抱着肚子,仿佛有人会伤害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一样。    看着区静这幅样子,西门烈宽慰道:“医生不是说了,只要你好好的放松心情,孩子会很好的。”    “一天没有找到顾念泠,我……怎么能够放松心情。”区静看着西门烈,苦涩道。    西门烈薄唇微动,似乎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门口传来了西门烈手下的声音。    西门的眉头微微动了动,他深深的看了区静一眼,淡淡道:“我出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区静看着西门烈离去的背影,娇俏的脸上蒙上一层淡淡的悲伤。    她的手指,轻轻的按摩着自己的肚子,脸上满是苦涩。    西门烈再次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    区静半眯着眼睛,似乎很困的样子,见西门烈面带严肃的回来了,区静关心道:“是不是意大利那边出什么事情了?”    西门烈原本就在意大利发展,这一次回来京城,只是扫墓罢了。    西门烈深深的看了区静许久,抿唇道:“的却是有些事情,我等下马上就要回意大利去。”    “你回去吧,我这里,很好。”区静听了之后,微微怔讼的看着西门烈,随后淡笑道。    “我担心宫殷的人会找你麻烦,所以我已经给你安排了几个人保护你,要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你让他们给我打电话就好了。”    西门烈目光深沉而眷恋的凝视着区静道。    区静摇头道:“不用了,我已经麻烦你很多了。”    她不想要欠西门烈的,西门烈看着她的眼神,区静在清楚不过了,区静不是傻子,知道西门烈对自己的感情,西门烈竟然能够记得自己的承诺,让区静很惆怅。    西门烈是成功了,可惜的是,区静已经嫁人了。    而她嫁的那个人,还是自己喜欢的人。    西门烈目光深沉而温柔的看了区静许久,哑着嗓子道:“我给你留了四个人,他们会保护你们的安全,我还给你留了一张支票,席氏集团和顾氏集团都没有了,你们现在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