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攰攰以为妈妈不要攰攰了,呜呜呜。”攰攰抱住苏纤芮的双腿,扯着嗓子大哭。    看着攰攰那张漂亮的脸变得红红一片,苏纤芮心疼的不行。    她蹲下身体,用手指轻轻的婆娑着攰攰白嫩好看的脸蛋,心疼道:“傻孩子,妈妈怎么会不要攰攰?攰攰这么乖?妈妈怎么会不要攰攰。”    “可是……妈妈都不见了,爸爸又在这里,他们说,爸爸要死了,小叔也不见了,攰攰怕。”    攰攰吸了吸鼻子,那双和席祁玥一模一样的凤眸,此刻更是弥漫着一层泪水。    “不会的,爸爸和小叔都不会有事情的,妈妈不是回来了吗?”    攰攰稚嫩的话语,撕裂了苏纤芮的心脏,苏纤芮紧紧的抱住怀中的攰攰,对着攰攰轻轻的安抚道。    攰攰靠在苏纤芮的怀里,没有在说话了。    苏纤芮的目光带着忧虑和难过的看向了不远处的手术室,祁为了我和孩子,求你了,一定要撑住,求你了。    窗外的风,从一边的玻璃吹过,带来一阵阵的轻响。    席凉茉和苏纤芮他们,就坐在手术室外面的长椅上,安静的等着席祁玥从手术室出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只有来来往往的医生,却始终没有医生过来和苏纤芮和席凉茉他们说。    “啪嗒啪嗒。”就在苏纤芮的心都揪成一团的时候,一道凌乱的脚步声,朝着他们的方向走来。    席凉茉和苏纤芮现在都没有什么功夫去理会这个脚步声究竟是谁的。    就在这个时候,听到了区静的声音。    “大嫂,小糯米,大哥情况怎么样了?”    区静的声音,让席凉茉和苏纤芮两人抬起头。    看到区静平安无事的走过来,苏纤芮的眼泪忍不住流出来。    “阿静,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大哥的情况怎么样?”    区静脸色苍白的走上前,紧紧的握住了苏纤芮的手。    苏纤芮看着握住自己手的区静,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毕竟现在医生还没有和自己说,她根本就不知道,席祁玥现在的情况。    “我带了医生过来,有什么需要,尽管和我说。”西门烈淡淡的看了区静和苏纤芮一眼,声音温和道。    苏纤芮和席祁玥,这才看到西门烈。    她们两个人都不认识西门烈,看到西门烈之后,两人的眼底都是狐疑。    “这位是?”    “我叫西门烈,是区静的朋友。”西门烈姿态绅士优雅的自我介绍。    听到是区静的朋友,苏纤芮和席凉茉两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两人将目光,再度看向了手术室,半个小时过去之后,手术室的门再度被打开。    苏纤芮顾不上什么,上前着急的询问起席祁玥的病情。    医生摘掉口罩,对着苏纤芮惋惜而凝重道:“祁少的病情虽然得到了控制,但是只怕……”    “医生,你直接说吧。”听到医生说只怕两个字,苏纤芮便知道,席祁玥的病情不简单。    只要还有命在这里,苏纤芮什么都不怕。    “或许一辈子都醒不来。”医生用了一种异常委婉的方式,和苏纤芮还有区静他们说道。    所有人,都被医生说出的话震慑到了,一个个都睁大眼睛,看着医生,脸色惨白惨白。    一辈子醒不来,不就是植物人吗?    医生的意思是,席祁玥,有可能变成植物人的意思吗?    想到这个可能,苏纤芮的身体倒退了一步,最终昏死了过去。    “大嫂。”看到苏纤芮昏死过去,区静和席凉茉两人惊呼了一声,上前便要扶着苏纤芮,西门烈一把抱住了苏纤芮,面色沉凝道::“送她去病房躺着吧。”    “谢谢。”区静看了西门烈一眼,脸上带着惆怅和虚弱无力道。    “不需要和我这么客气。”西门烈让人将苏纤芮带到病房去,对着区静淡淡的说道。    ……    “西门烈?”宫殷很顺利的将席祁玥和顾念泠都打击的体无完肤,甚至还让顾念泠生死不明,将席祁玥害成这个样子,他的心中充满着成就感。    西门烈带着区静平安到了席祁玥现在住的医院的时候,宫殷那张脸,微微的沉了沉。    “是的,那个男人,就是西门烈,是意大利刚兴起,六门的首领,在意大利,可以说是只手遮天,他的义父,曾经是黑手党教父,他义父死了之后,将黑手党交给了西门烈,西门烈创建了另一个门派,叫六门。”    手下恭敬的对着宫殷汇报道。    “他如何和区静认识的?”    宫殷的手,用力的握紧手中的杯子,面色阴狠冷酷道。    西门烈一直都在意大利发展,好端端的怎么会救了区静?还有……他和区静好像是旧识的样子。    听了宫殷的话,手下的表情带着些许的迟疑,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些,我也不知道。”最终,他低下头,战战兢兢的对着宫殷说道。    宫殷面带阴暗的看了面前的手下一眼,表情带着些许的阴沉和冷漠道:“行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手下松了一口气,便离开了这里。    宫殷喝了一杯红酒之后,看向了窗外。,    顾念泠这一次,肯定是必死无疑了,席家已经没有了,席祁玥又变成了活死人,席家……最终,还是败在他的手中,不是吗?    宫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