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何况,顾念泠……现在是那种情况,指不定,凶多吉少。    “西门烈,你可以帮我打一个电话吗?”    区静很庆幸,救了自己的人是当年的西门烈,对于西门烈,区静还是有些了解的,西门烈,是一个面冷心热的男人。    “你想要给顾念泠打电话?”    西门烈看着区静,帮区静将剩下的话说了出来。    区静点点头,将手放在腹部的位置,声音嘶哑道:“嗯,我想要给顾念泠打电话,我和大嫂失踪这么久,大哥和顾念泠肯定都很担心,我要给他们两个人打电话。”    “没有必要了。”    西门烈目光沉沉的看着区静苍白好看的脸,脸上带着淡淡的悲伤。    西门烈说没有必要,让区静的精神开始恍惚起来。    她不理解的看着西门烈,显然是不明白西门烈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    “席氏集团和顾氏集团集体发生爆炸事件,顾念泠生死不明,席祁玥重伤昏迷还在抢救,你就算是现在给他们两个人其中一个打电话,我相信,他们也没有办法接到。”    轰!    西门烈的话,就像是一记闷锤,迎头而下,重重的敲打着区静的大脑一样,区静的那双眼睛,睁大的厉害,脸色惨白一片。    “你……说什么?爆炸?什么爆炸?什么生死不明?什么重伤昏迷还在抢救?”    区静神情着急的抓住西门烈的衣服,声音异常急促的对着西门烈问道。    看着满脸慌张的区静,西门烈的眸子沉了沉,他打开了电话,转播了刚才的新闻。    看完那些新闻之后,区静的整张脸都变得惨白惨白。    西门烈还将京城的报纸交给区静看,看完了上面的内容之后,区静更是整个人都虚弱无力的浑身颤抖。    她哑着嗓子,看着西门烈道:“这些……都是假的,对不对?”    “区静,这些都是真的。”西门烈看着不肯相信的区静,无奈的说道。    “不……这些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区静情绪激动的将手中的报纸撕碎。    她不相信顾念泠会生死不明,不相信顾念泠会死。    席氏集团和顾氏集团都没了……    大哥还在医院抢救,究竟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究竟是为什么?    “区静,你冷静一下。”看到情绪格外激动的区静,西门烈上前抓住了区静的手臂。    区静看着西门烈,目光带着空洞和虚无道:“求你,带我回去,我要去见我大哥。”    “好。”西门烈永远都没有办法拒绝区静的任何要求。    “你先走要做的事情,就是冷静下来,别忘了,你肚子里,还有孩子。”    西门烈轻轻的拍着区静的手臂道。    听到孩子两个字,区静像是被什么震慑到了,双手紧紧的抱住肚子,默默垂泪。    区静从来就不是一个脆弱的人,可是此刻的区静,却是前所未有的脆弱。    她绝对不可以让孩子有事情,绝对……不可以。    顾念泠,你答应过会照顾我一生一世的,你不可以反悔,知道吗?不可以……    ……    周梓恩到了入夜之后,便去了关押苏纤芮的地方,她冷漠的看着坐在椅子上,神情萎靡的苏纤芮,朝着身后的手下命令道:“将这个女人扔到海里喂鱼。”    反正席家已经没有了,苏纤芮没有必要在继续活着了。    苏纤芮听到周梓恩异常凶残的话之后,只是微微的抬起眼皮,看了周梓恩一眼,她冷笑一声,对着周梓恩用一种格外凄厉的口吻说道:“周梓恩,你想要我死?我告诉你,就算是我死了,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做鬼?你以为我会怕你?你活着的时候,我不怕你,你死了,我依旧不会怕你。”    周梓恩上前,一把掐住了苏纤芮的下巴,对着苏纤芮冷嘲了起来。    苏纤芮扭动着身体,想要挣脱身上的这些绳子,却什么都挣脱不出来。    看着苏纤芮这幅样子,周梓恩只是冷笑一声,松开苏纤芮,拍手让人将苏纤芮扔出去。    就在他们想要将苏纤芮带走的时候,门却在这个时候被人推开。    “姐,放了大嫂。”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尤其是周梓恩,周梓恩怎么都没有想到,席凉茉会出现在这里。    “小糯米……快点……跑,她已经丧心病狂了。”苏纤芮看到出现在门口的席凉茉,声音嘶哑的对着小糯米低吼道。    席凉茉的表情异常冷漠的看着周梓恩,那双漆黑的杏眸,一瞬不瞬,没有丝毫的闪躲。    她原本就怀疑周梓恩才是抓走了区静和苏纤芮的人,在周梓恩的住处吃了东西之后,席凉茉便没有离开,而是躲在暗处,想要看看周梓恩会不会出门。    果然,就像是席凉茉算计的那个样子,周梓恩最终还是选择出门了,席凉茉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一次的机会,便跟在周梓恩的身后。    “小小,这件事情,你不需要管。”周梓恩看着席凉茉,那张秀气的脸,沉了沉,声音带着淡淡的犀利和冷漠道。    “放了大嫂。”席凉茉走上前,站在周梓恩的面前,显然是不想要退让。    “小小。”周梓恩沉下脸,看着席凉茉。    她不会动席凉茉的,因为周梓恩将席凉茉当成自己的妹妹,又怎么可能会动席凉茉?    可是,席凉茉这个样子,却让周梓恩非常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