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去了一趟,怎么今天会有空过来?”周梓恩只是敷衍的解释了一声,拿起钥匙,将门打开。    席凉茉跟在周梓恩的身后,走进了周梓恩的住处,这里的摆设,和以前还是一样,就像是席凉茉以前没有离开过是一样的,看到那些摆设,席凉茉的心中,莫名的带着淡淡的惆怅。    “吃饭了吗?”见席凉茉看着四周发呆,周梓恩沉了沉眸子,对着席凉茉问道。    席凉茉回过神,摇头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周梓恩将包放下之后,便去厨房做饭,随意的弄了两碗面条,招呼席凉茉过赖吃饭。    席凉茉在出门的时候,已经吃了,看到周梓恩下的面条,席凉茉想起自己许久没有吃周梓恩做的饭菜了,便坐在,拿起桌上的筷子,开始吃了起来。,    看着席凉茉像是狼吞虎咽一般的动作,周梓恩有些好笑道:“吃这么着急干什么?还有。”    席凉茉讪笑一声,尴尬的看了周梓恩一眼。    两人吃完面条之后,周梓恩便起身收拾碗筷,去了厨房。    看着周梓恩的背影,席凉茉的眸子,微微垂了垂。    周梓恩洗完碗之后,回头便看到了神情落寞的站在自己背后的席凉茉。    周梓恩的眼眸深处荡漾着一股的波光,她将橡胶手套拿掉之后,朝着席凉茉问道:“怎么了?从刚才开始,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有什么事情,和姐姐说。”    “姐,你应该知道,最近大哥和二哥的公司,都动荡不安的事情吧?”听周梓恩问起,席凉茉才开口道。    “嗯,这件事情,我听过,怎么了?”周梓恩耸肩道。    “大嫂和二嫂也失踪了,不知道被谁抓走了。”席凉茉看着周梓恩,漆黑的杏眸,格外认真的看着周梓恩。    周梓恩看到席凉茉用这种目光看着自己,低笑道:“小小,你是怀疑,抓走他们两个人的人,是我吗?”    见周梓恩这么直接的说出这个,席凉茉的心猛地一颤,可是,目光却格外坚定的看着周梓恩。    “我只是想要知道,究竟和你有没有关系。”    周梓恩叹了一口气,朝着席凉茉走进。    “如果我说,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会相信吗?”    “只要是姐姐说的,我都相信,姐,你当年救了我,我一直都很感激你,我一直都相信,姐姐是一个好人,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对吗?”    席凉茉抓住周梓恩的手,一脸认真的对着周梓恩说道。    周梓恩没有回答,只是耸肩。    “我已经不爱顾念泠了,区静和顾念泠的事情,我也不会理,你放心好了,她们两个人的失踪,真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席凉茉见周梓恩这个样子说,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那我先回去了,下午还有一场考试。”    “好。”    周梓恩的眸子,闪烁了一下,也没有拦着席凉茉。    席凉茉离开之后,周梓恩看着面前的杯子,想到席凉茉说的话,周梓恩的脸上涌动着一抹嘲笑。    “好人?”    好人只会被人欺负,好人都没有好下场,为什么要当一个好人?    她偏偏,就是要当一个坏人。    “啪。”    女人起身,抓起桌上的杯子,毫不留情的扔进了垃圾桶。    ……    三天之后,发生了一件大事情,顾氏集团和席氏集团两家公司,被人安装了定时炸弹。    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所有人都撤离了两个集团,但是还是有些人埋葬在那两家的公司。    一声爆炸之后,两栋大楼瞬间崩塌,这是京城最大的一次爆炸事故,伤亡人数暂时不明。    作为席氏集团高层的席祁玥,最终被人挖出来了,被送往了医院,而顾念泠,则是生死不明。    这个消息,在新闻播出之后,引起了社会各界所有人的注意,毕竟,这一次的事情,影响很大,惊动了中央领导。    而两个集团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警方还在调查中。    只知道,席氏集团和顾氏集团,陨落。    西门烈将新闻关掉,眸子幽深冷漠的看向了窗外。    席氏集团和顾氏集团,屹立在京城这么久,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看来,那个宫殷,也是一个不容小觑的人物。    “少主,区小姐醒了。”    在男人看着窗外发呆的时候,一位穿着管家制服的男人,走进书房,对着站在窗子边上,像时想事情的西门烈恭敬道。    西门烈回过神,淡漠的看了管家一眼道:“嗯。”    区静看到他,会不会很意外?    不知道区静,还记不记得他了。    区静醒来的时候,不是在那件阴暗潮湿的房间里,也不是在森林马路上。    这里高床软枕,房间的摆设,看起来格外的高雅奢华,一看就价值不菲,可见这个收留区静的主人,身份定然不简单。    区静摸着肚子,表情慌张,一边的佣人,立刻说道;“区小姐放心,你肚子里的孩子很健康,在你昏迷的时候,医生已经给你做了一个详细检查。”    闻言,区静脸上的紧张渐渐的消失,看了佣人一眼,缓慢的送了一口气。    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没事就好,区静实在是没有勇气去想,要是肚子里的孩子出什么事情的话,区静也不想要活了。    “感觉如何?”就在这个时候,西门烈走了进来,一身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