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殷险险的避开顾念泠的动作,脸色冷的可怕。    “念泠。”在两人纠缠的时候,席祁玥过来了。    席祁玥看到顾念泠不管不顾的朝着宫殷扑过去的样子,立刻上前拦住了顾念泠。    顾念泠抬起头,那双发冷的眸子满是嗜血道:“大哥,你不要拦着我,我今天一定要宫殷好看。”    “给我冷静一下,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去找阿静。”    席祁玥知道顾念泠很紧张区静,但是宫殷看起来,似乎对区静的失踪根本就不知道的样子。    现在他们必须要去找区静,没有时间浪费在宫殷的身上。    席祁玥强行带着顾念泠离开,在离开之际,席祁玥面色寒冷的对着宫殷威胁道:“宫殷,你给我听清楚了,这件事情,我们不会就这个样子算了的。”    宫殷目光浮起一层薄冷的看着席祁玥和顾念泠离开的背影,脸上不带着丝毫的感情。    他关上门之后,拿起桌上的手机,给周梓恩打了一个电话。    周梓恩正在车上,看到手机上显示的名字,女人秀气的脸上划过一股暗淡的光芒。    她没有接电话,而电话却还是孜孜不倦的继续响,最终,周梓恩似乎忍受不了这个铃声,才划开了接听键。    “你在哪里?”刚打开接听键,电话那边,便传来宫殷异常深沉冷酷的声音。    周梓恩笑了笑,眉眼间带着一股成熟和妩媚道:“宫少这么关注我?”    “说,你现在在哪里?”无视周梓恩的调笑,宫殷的声音冷了几分。    周梓恩摸着自己的手指,冷静道:“我现在在外面,宫少是想要我陪你上床?恐怕要晚一点,我现在有事情要忙。”    “区静失踪了,是不是被你抓了。”    宫殷神色冷然的继续问道。    周梓恩听了之后,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任何的变化。    “区静失踪了?这是真的吗?”    女人佯装不知道的样子,让宫殷原本难看的脸色,更是寒了几分。    他用力的掐住手中的手机,面色冷然道:“周梓恩,我说过,我有计划的,在还没有弄死顾念泠之前,不许你动区静。”    “心疼了?”周梓恩嘲笑了一声,懒洋洋的摸着自己的头发。    闻言,宫殷面上的表情越发冷。    “宫殷,我说过,我不会放过区静的,你也答应过,区静的命运,随我。”    说完,周梓恩便将电话重重的挂断了。    宫殷的眼底,翻滚着一股的暴风雨。    他给自己的手下打电话,让人跟踪周梓恩,就是想要知道,周梓恩究竟在做什么。    可惜的是,周梓恩做事情,非常隐秘,就连宫殷的人,都找不到。    宫殷绷着脸,便让人加大进度,攻击顾念泠他们的公司。    乘着苏纤芮和区静两个人的失踪,顾念泠和席祁玥两人,只怕没有这个精力管公司的事情,这个样子,对于宫殷来说,就是一次非常好的契机。    ……    苏纤芮睡到一半的时候,听到一声微弱的呻吟声。    苏纤芮的瞌睡虫,顿时被这个声音赶跑了一半。    这里只能够坐在地板上,但是地板很凉,苏纤芮便将自己的外套放在地上,和区静两人互相背靠背的睡觉。    “阿静,怎么了?是不是肚子难受?”苏纤芮揉了揉眼睛,扭头对着区静问道。    区静的脸上带着些许淡淡的汗水,她有些无力的看了苏纤芮一眼,声音嘶哑道:“有点……疼。”    “怎么疼了?会不会孩子出什么事情了?”一听到疼,苏纤芮顾不上什么,立刻蹲在区静的面前。    刚才她和区静跑步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样子,影响了肚子里的孩子。    区静脸色泛白的抱住肚子,声音虚弱道:“我也不知道……好像有东西流出来,我不敢看……大嫂……这个孩子……不能出事。”    苏纤芮一听,脸色顿时白了几分,她掀开区静的衣服,看到有些鲜血从区静的裙子云染出来,吓得手指都在抖。    “一定会没事的,别怕,我这就叫他们给你找医生过来。”苏纤芮的呼吸开始变得紊乱不安,她起身朝着大门口走去,用力的拍打门。    “救命啊,快点救救区静……她肚子疼。”    “有没有人,救命啊,有没有人。”    “妈的,你在吵什么?在吵信不信我们一刀捅死你?”门被拉开之后,之前那个司机拿着一把水果刀,神情满是不耐的对着苏纤芮威胁道。    “求求你,给阿静找一个医生,她肚子疼,还流血了。”苏纤芮顾不上面前的男人表情有多么的可怕了。    她抓住男人的手臂,就像他是一颗救命稻草一般。    “你没毛病吧?你们可是阶下囚,现在竟然让我给你们找医生?”男人不屑的看了苏纤芮一眼,似乎在嘲笑苏纤芮的天真一样。    “你将我们抓到这里肯定是有什么目的的,如果阿静死了,你们怎么交差。”苏纤芮握紧拳头,看着眼前的男人厉声道。    这些人的目的,应该就是抓他们,至于要不要杀他们,可能还要等幕后之人过来。    既然这个样子,现在的她们,肯定是不能死的。    男人推开苏纤芮,走到区静的面前,见区静抱着肚子,神情萎靡,脸上还有虚汗,他掀开盖在区静身上的衣服,看到了上面的鲜血,才离开了这里。    过了大概半个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