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这些日子,苏纤芮都没有做措施,因为席祁玥不让苏纤芮怀孕,经常会做措施,苏纤芮便骗席祁玥说自己吃了避孕药。    席祁玥也没有怀疑苏纤芮,苏纤芮想着,自己或许再过不久,就会有好消息传出来了。    “累了吗?”两人在商场逛了一圈之后,苏纤芮见区静眉宇间带着淡淡的疲惫。    她有些担忧的扶着苏纤芮的身体问道。    苏纤芮回过神,对着苏纤芮摇头道:“有点。”    “那我们回去吧,反正要买的东西已经买了。”    “好。”    两人走出了商场之后,便直接往停车的方向走去。    苏纤芮扶着区静上车,自己也跟着上车。    递给区静一杯水之后,苏纤芮便让司机可以开车走了。    苏纤芮没有注意到,前面开车的司机,早已经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司机了。    直到车子越开越偏,苏纤芮才起了疑心。    “阿忠,这里不是回家的路,你要开到什么地方?”苏纤芮看着外面的景色,眸子微微一暗,对着阿忠说道。    司机没有理会苏纤芮,没有停下,继续开车。    “阿忠,停车。”见司机不理会自己,苏纤芮似乎有些生气,阿忠是席家的司机,为人忠厚老实,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现在竟然不听话,让苏纤芮很生气。    “大嫂,有些不对劲。”    一双手握住了苏纤芮的手,苏纤芮听到了区静异常沉凝的声音。    苏纤芮也察觉了不对劲,她握紧了区静的手,杏眸泛着淡淡的光芒道:“别怕,我会保护你。”    区静现在肚子里有孩子,苏纤芮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区静的。    苏纤芮和区静两人不动声色的看着前面开车的司机,司机将车子开到了郊区的位置,走进一片的森林,最终,停在一间看起来很破烂的竹屋。    这个地方,人迹罕至,基本上是不会有人过来的。    司机打开门,拿出一把刀子,对着后座上的苏纤芮和区静命令道:“下车。”    这张脸,根本就不是席家的司机阿忠,苏纤芮意识到,自己好像是被人绑架了。    为了不激怒眼前的男人,苏纤芮只好照办。    她握住区静的手,和区静一起下车。    “你是什么人?将我们带到这里想要做什么?”    下车之后,苏纤芮一边扶着区静,一边对着拿着刀子对着他们的司机厉声道。    那个司机听了苏纤芮的话之后,神情不耐道:“给我闭嘴,再敢多说一个字,信不信老子一刀子捅死你们。”    苏纤芮的后背骤然一僵,眼前这个暴虐不已的司机,或许真的做得出这种事情来。    她僵着手,紧紧的握住了区静的手。    区静目光冰冷的看着那个司机,在那个司机让他们往那个竹屋走去的时候,区静的眼睛微微一闪。    就在司机打开门,赶着苏纤芮和区静进去的时候,区静抬起脚,一脚踢到了司机的下盘位置,抓着苏纤芮的手,便朝着前面跑。    “大嫂,快点跑。”    “妈的,贱人,你敢踢老子,等老子抓到你们之后,要你好看。”    身后是司机气急败坏和愤怒暴虐的声音。    苏纤芮浑身僵硬,只能抓着区静,不停地的往前面跑。    “大嫂,你快点跑。”跑了几步之后,区静便跑不动了,她毕竟肚子里还怀着孩子,也不敢跑的太用力。    苏纤芮见那个司机已经追上了他们,她着急的不行,用力的抓住区静的手臂,神情焦灼道:“不行,我怎么可以扔下你一个人?还能跑吗?”    苏纤芮看着区静问道。    区静抱着肚子,不断的喘息,对着苏纤芮摇头道:“我……想,我真的……跑不动了。”    她的肚子,一抽一抽的,格外的难受。    “妈的,跑啊,继续跑啊。”    那个司机追上了苏纤芮和区静,面目狰狞的拿着刀子,朝着苏纤芮和区静摇晃道。    看着眼前这个表情异常可怕渗人的司机,区静的脸色泛白。    “你想要做什么?”苏纤芮伸出手,挡在了区静的面前,漆黑的杏眸带着厉色道。    “贱人。”司机伸出手,一巴掌扇到苏纤芮的脸上,苏纤芮的脸瞬间便肿了一半。    “大嫂。”    看到苏纤芮被男人用这种方式对待,区静气的不行。    她扭动了一下,挣扎起来,就要去帮苏纤芮。、    那个男人,一把抓住了区静的头发,冷笑道:“再跑啊?还敢踢我?老子弄死你。”    说着,男人抬起手,就要朝着区静的脸上挥过去。    苏纤芮看到男人的动作,想都没想,用力的将男人的身体撞开。    “妈的,你这个贱人是想要找死吗?”    男人的身体被苏纤芮撞开,那双原本冰冷蚀骨的眸子,冷了几分。    苏纤芮固执的抬起头,对着男人厉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想要做什么?”    “将她们两个人,带到竹屋去。”    男人还想要动手的时候,身后出现了三个穿着黑衣的男人。    那个司机看了那三个男人一眼,不甘心的瞪了苏纤芮一眼,动作粗鲁的将苏纤芮从地上拽起来。    苏纤芮吃痛的倒吸一口气,扭动了许久,都没有办法挣脱这个男人的手。    区静也被那三个男人,请到了那个竹屋。    将区静和苏纤芮两人推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