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情,引起了股东的注意,一下子,人心惶惶。    不仅这个样子,顾氏集团旗下的化妆品店,竟然查出了违禁超标的成分,被封杀,这一个打击,更是让公司上下的人更加的惶恐和害怕起来。    顾氏集团的股票开始下跌,整个公司上下的人,都害怕,甚至还有人辞职,股东也很多人退股。    顾氏集团和席氏集团原本是兄弟集团,现在两个公司都出问题了,真可以说是自顾不暇。    顾念泠开始每天加班,很晚才回来,当然,这些新闻,顾念泠和席祁玥都没有让席凉茉他们知道。    区静只知道,顾念泠的公司最近很忙,经常很晚回家,却不知道,顾念泠的公司,究竟出什么问题。    这件事情,持续发酵了一个多星期,顾氏集团和席氏集团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宫殷开始收购顾氏集团下面已经崩盘的股市,一跃而起。    区静和苏纤芮,最终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已经是在顾念泠和区静结婚的当天晚上。    虽然公司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可是,顾念泠还是没有忘记要和区静结婚。    结婚这一天,和预计的一样,请的人很多,京城所有有名望的企业大亨,还有政客名流都过来参加这一次的婚礼。    顾念泠给了区静一个非常气派豪华的婚礼。    婚礼当天,区静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捧着花,漂亮的脸上满是幸福的朝着顾念泠走过去。    顾念泠一身白色的西装,俊美的脸上透着一股幽幽的柔和。    他牵着区静的手,站在了神父的面前。    神父念完之后,顾念泠便将戒指戴在区静的手指上,区静也是。    两人完成仪式之后,顾念泠撩起了区静的头纱,在区静的唇瓣上亲了一口。    四周响起祝福的声音,而宫殷,竟然也出现在了这个婚礼上。    宫殷的出现,让顾念泠有些意外,毕竟,顾念泠根本就没有请过宫殷过来。    “恭喜顾少和区小姐。”宫殷端着一杯红酒,态度异常疏离冷漠的朝着顾念泠和区静浅浅的笑道。    顾念泠看了宫殷一眼,淡漠道:“宫少怎么会有空来这里?你最近,可真是忙。”    顾念泠这个样子说,是一语双关,他在讽刺宫殷对顾氏集团和席氏集团做出的这些事情。    宫殷摊手,低笑道:“只是不知道顾少你能不能招架的住,不过,我估计,已经招架不住了吧?听说顾氏集团的股市都要崩盘了,顾少还有心情结婚,这种勇气和决心,我也相当的佩服。”    “宫殷,你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    听出了宫殷的言外之意,区静的一张脸,倏然沉了几分。    宫殷冷嘲的看了区静一眼,邪肆的轻佻眉梢道:“我说什么话,为什么要告诉你?嗯?”    说完,宫殷懒洋洋的离开了这里。    看着宫殷嚣张跋扈的样子,区静一张精致漂亮的脸倏然一冷。    “顾念泠,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刚才宫殷说的话,明显就是针对顾念泠的?顾念泠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她。    “没有。”顾念泠看着区静生气,立刻安抚道。    “你骗我。”区静怎么会相信顾念泠说的这些话,她气鼓鼓的看着顾念泠,非常生气的对着顾念泠怒吼道。    顾念泠顿时有些头疼起来。    他无奈的按了按太阳穴,对着区静说道:“我没有,乖,你现在还有孩子,等我们回去,我在和你解释。”    听顾念泠妥协,区静才稍微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怒火。    她不希望顾念泠将所有事情都做好,然后将所有的危险都隐瞒,不告诉自己。    她和顾念泠是夫妻,作为夫妻,应该共同承担责任。    ……    晚上,原本是新婚之夜,但是,区静和顾念泠两个人,却互相坐在自己的对面,像是审判一样。    顾念泠动了一下,哭笑不得的看着双手抱胸,一脸冷哼的看着自己的区静。    “阿静,今天晚上可是我们两人的新婚之夜,我们不要闹了,先睡觉,好不好?”    送走所有的宾客之后,原本顾念泠存着侥幸的心理,想着区静肯定会忘记宫殷说的那些话,谁知道,区静的记忆力,真的是好的不行。    “你说,宫殷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公司出什么事情了?”区静压根不理会顾念泠的话,只是用那双漆黑的眸子,逼视着顾念泠,表情格外的固执的问道。    顾念泠头疼不已的看着区静,淡淡的叹了一口气。    “真的没有什么……乖,我们睡觉好不好?”    “顾念泠。”区静很生气的推开了顾念泠的手,显然是不想要在这个时候睡觉。    “你今天要是不将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告诉我,我就亲自去问大哥,这些日子,我和大嫂都能够感觉到,你和大哥两个人,总是窃窃私语的不知道在谈论什么,每次我们问你都说没有什么事情,你在骗我,对不对?”    面对着区静的质问,顾念泠也不知道怎么办,不告诉区静,只是不想要区静担心罢了。    许久之后,顾念泠才淡淡的说道:“宫殷开始攻击顾氏集团和席氏集团了,我们两人的公司,都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攻击。”    “那……怎么办?”区静的心猛地一沉,她突然有些怨恨自己,竟然没有办法帮助顾念泠。    “相信我,会过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