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静好笑的掐了一下席凉茉的脸,促狭道:“你和简桐两人怎么样了?要不要先订婚?”    席凉茉也快十八岁了,要订婚也是可以的。    席凉茉一听订婚,脸顿时一红,不满道:“我还小,定什么婚,再说了,谁说我一定要和简桐订婚了,说不定我还能够遇到一个比简桐更好的男人。”    看到口是心非的席凉茉,区静不由得摸着下巴,状似可惜道:“要是真的有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你真的忍心不要简桐?”    “二嫂,你不要取笑我了。”    席凉茉鼓起腮帮子,哀怨的看着区静说道。    区静见席凉茉露出这种表情,收回了刚才的玩笑,好笑道:“好,我不说了。”    “聊什么这么开心?”在区静和席凉茉两人在聊天的时候,顾念泠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走了过来。    顾念泠第一次做发型,却俊美的不行。    区静和席凉茉两人,直愣愣的看着朝着他们走过来的顾念泠,尤其是在区静,心跳的厉害。    区静第一次看到顾念泠的时候,便看上了顾念泠,还在顾念泠的嘴巴上印下属于自己的印章,后面,才有了顾念泠和区静两人的纠葛。    “怎么?很帅吗?”顾念泠见区静看着自己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他走进区静,掐了一下区静的脸颊,含笑道。    男人面对着外人的时候,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只有在面对着区静的时候,才格外的温柔。    区静满脸燥热,脸上浮起一层燥红。    “谁……谁说很帅了。”    “二嫂口是心非,还脸红了。”席凉茉看到区静难得的脸红,忍不住嬉笑起来。    区静闻言,羞恼不已的看了席凉茉一眼。    “二哥,其实二嫂就是看到你这么帅,被震惊到了。”席凉茉可爱的歪着脑袋,对着顾念泠笑嘻嘻道。    顾念泠摸着区静的脸颊,低头浅笑道:“是吗?”    “我……才没有。”    顾念泠笑起来的时候,特别的好看。    区静甚至有一种被电晕的感觉。    “还说没有?要是没有,二嫂你干嘛眼珠子都像是要黏在二哥身上?二嫂明明就是觉得二哥现在的样子,特别的有魅力,眼珠子都转不过来。”    席凉茉对着区静嬉笑了一声,一本正经道。    区静听了小糯米的话之后,眼角猛地一抽。    她黑着脸,伸出手,作势就要去打席凉茉。    席凉茉笑着躲开了区静的手。    区静的手被顾念泠抓住了,区静像是被什么刺激了一样,浑身一颤。    顾念泠目光灼灼的凝视着区静漂亮的脸,声音异常嘶哑道:“阿静,今天的你,很漂亮。”    男人的声音,低柔好听,带着一股浅浅的温柔,刺激了区静的心脏。    区静含羞带怯的抬头,看了顾念泠一眼,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二哥好煽情。”    席凉茉唯恐天下不乱,顾念泠只是扫了席凉茉一眼,薄唇微掀道:“这个月零花钱没有。”    席凉茉一听,原本幸灾乐祸的表情顿时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一抹苦逼。    “二哥,不带你这个样子的,你不可以将我的零花钱占为己有啊。”    区静看着小糯米这么可爱的样子,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小糯米听到区静笑自己,鼓起腮帮子道:“二嫂,你怎么也这个样子,二哥欺负我,你也跟着二哥欺负我,我要和大哥说。”    “好了,不要闹阿静了,我们要去拍照了。”    顾念泠对于席凉茉,一点办法都没有。    区静因为还怀着孩子,拍的照片比较少,只是拍几张结婚时候用的,后面区静要是还想要拍照,等生完孩子,顾念泠打算带着区静去国外拍。    席祁玥和苏纤芮带着攰攰也在婚纱店看顾念泠和区静两人拍照。    看到两人登对的样子,苏纤芮不由羡慕道:“念泠真好看。”    “老婆,我也很好看。”    这句话,被席祁玥听到了,席祁玥不满的抓住了自家老婆的手,对着苏纤芮说道。    苏纤芮失笑的看着席祁玥。    坐在苏纤芮怀里的攰攰,人小鬼大道:“爸爸这叫吃醋。”    “攰攰又知道了?”    席凉茉掐着攰攰肥嘟嘟的脸,笑眯眯道。    攰攰一张漂亮的脸,变成了红红一片,煞是可爱。    “攰攰知道。”    攰攰挺起小熊糖,对着席凉茉得意洋洋道。    席凉茉和攰攰两人闹在一起,席祁玥和苏纤芮也随他们两个人。    中途休息的时候,苏纤芮过去照顾区静,就怕区静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闪失。    席祁玥接到了公司的电话,拿着手机出去接电话了。    回来的时候,席祁玥的脸色便没有了先前的轻松,反而带着些许凝重。    苏纤芮看到席祁玥脸上的凝重,心中顿时不安起来。    “是不是公司出什么事情了?”    苏纤芮握住了席祁玥的手,担忧问道。    “没事,别瞎想。”席祁玥搂着苏纤芮,吻了吻苏纤芮的眉眼,摇头道。    苏纤芮听了之后,心中的忧虑还是没有放下。    席祁玥刚才的表情,明显就是出什么事情的样子,可是……究竟是出什么事情?才会让席祁玥露出这种表情?    婚纱照拍完之后,席祁玥让苏纤芮带着区静和攰攰还有席凉茉先回席家,他和顾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