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静听到周梓恩的要求,漂亮的脸倏然一沉,她刚想要拒绝的时候,顾念泠好笑的亲了区静的鼻尖一下。    “抱歉,我拒绝这个要求。”    他不会给周梓恩任何的机会,也不会给周梓恩任何的希望。    顾念泠就是要用这种决绝的方式告诉周梓恩,他一点都不爱周梓恩,一点都不。    周梓恩拿着电话的时候,猛地一颤,她没有想到,顾念泠竟然会这么决绝的拒绝自己这个要求。    她深呼吸一口气之后,淡笑道:“既然这个样子,那么,明天见。”    周梓恩将电话挂断了。    听着电话那边的嘟嘟声,区静的脸上划过一抹浅浅的光芒。    顾念泠回头,见区静摸着肚子,不知道在想什么,以为区静在生气。    他走上前,一把抱住了区静的腰肢,对着区静道:“我和她没有什么。”    “我会不知道吗?”    看着一脸紧张的想要和自己解释的顾念泠,区静顿觉有些好笑。    顾念泠有时候,真的是单纯的让区静哭笑不得。    顾念泠看着区静,伸出手,轻轻的婆娑着区静的脸颊,绿眸满是坚定道:“等我和周梓恩离婚之后,我们就结婚,好吗?”    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次松开区静的手,也绝对不会允许区静松开自己的手。    或许是顾念泠眼底的情绪刺激了区静的心脏,区静眨巴了一下眼睛,她靠在顾念泠的怀里,哑着嗓子道:“好,我们一家人,永远都不分开。”    ……    “啪。”周梓恩将电话重重的扔到地上,电话四分五裂,看起来异常的触目惊心。    看着地上的残骸,周梓恩那张原本秀气的脸,更是扭曲到变形。    顾念泠,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对我,怎么可以?    我那么的爱你,你却……这个样子对我。    周梓恩像是泄愤一般,将面前所有能够看到的东西,都扫落在地上,一下子,满地狼藉,看起来异常的凌乱。    宫殷走进周梓恩的住处的时候,看到的便是满地的碎片,还有满脸怒容的周梓恩。    看到周梓恩那双发红的眼睛,宫殷懒洋洋的抬起头,看了周梓恩一眼,嗤笑道:“这个样子就生气了?嗯?”    “宫殷,不要惹我。”周梓恩抬起头,看了宫殷一眼,表情愤怒道。    宫殷玩味的摸着下巴,坐在一边的沙发上,他单手支着下巴,懒洋洋道:“顾念泠这个样子对你,你很生气,也是应该的。”    “区静也那个样子对你,不是吗?”    周梓恩抓住了宫殷的软肋,朝着宫殷嘲笑了一声。    宫殷的脸色倏然微冷。    他眯起眼睛,面带冷酷的看着周梓恩。    “周梓恩,你想要找死?”    “呵呵……我只是觉得我们两个人,同病相怜罢了。”    周梓恩撩起自己的头发,举步朝着宫殷走过去。    她一屁股坐在宫殷身边的位置,伸出手,摸着宫殷那张俊美的脸,啧啧摇头:“你说,你长得也不比顾念泠差,怎么就是得不到区静的心?真是可惜了。”    “滚。”宫殷阴着脸,用力的推开周梓恩的手,差一点将周梓恩推倒在地上。    周梓恩看着满脸阴鸷暴虐的宫殷,眼底划过一抹阴暗和诡谲。    “宫殷,你也生气了吗?是了,你是应该生气,我们都应该生气,看看我们现在这幅样子,真是好笑,你说对吗?”    “滚。”宫殷面带扭曲的对着周梓恩阴狠的发怒道。    周梓恩冷下脸,看着宫殷暴虐的五官道:“我什么都不在乎了,只要你可以毁掉顾念泠的一切,什么都不在乎。”    “宫殷,事到如今,你还想要对区静存在这种可笑的怜惜之情吗?你以为,你怜惜区静,区静就会妥协,和你在一起吗?不要在痴心妄想了,区静的肚子已经一天天长大,你想要区静成功的生下顾念泠的孩子吗?”    那个孩子,就像是一根刺,刺在宫殷的心脏位置,宫殷要毁掉区静,毁掉席家,毁掉顾念泠。    宫殷眼底的憎恨,越发的浓郁,周梓恩肆意的欣赏着此刻的宫殷,她就是要这个效果。    以前,宫殷爱上了区静,才会畏畏缩缩,对区静总是带着怜惜。    只要宫殷对区静那一点点的感情都消失的话,区静便必死无疑。    她要的,就是区静死无葬身之地。    周梓恩从未这么恨一个人,恨不得将她扒皮抽骨的那种恨。    那种滔天的恨意,充斥着周梓恩的整个心脏,仿佛要流进周梓恩的灵魂深处一般,这种疼痛,快要将周梓恩逼疯了,周梓恩甚至不止一次的想过,或许,她早就在爱上顾念泠的那一刻,就已经疯了。    区静,我会让你死,会让你死的很惨很惨。    周梓恩摸着自己胸口的头发,看向窗外的落叶,笑靥如花,仿佛黑暗下的恶魔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    第二天,周梓恩很准时的出现在了律师楼,顾念泠带着区静一起出现在律师楼,走进去,便看到了已经坐在那里的周梓恩。    周梓恩看了区静一眼,女人的腹部,已经开始微微的隆起,周梓恩的面色泛着些许的扭曲,深呼吸一口气,仿佛在极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一般。    “你有什么要求。”坐下之后,顾念泠双手交叠的放在腹部的位置,抬起下巴,目光拙冷的看着周梓恩问道。    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