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静看了苏纤芮一眼,最终没有办法拂了苏纤芮的好意,硬着头皮,将面前的燕窝喝掉。    可是,喝了一半之后,区静便忍不住,痛苦的干呕起来。    顾念泠刚好回来,听到区静难受的干呕声,脸上带着慌张的朝着区静走去。    “阿静,你怎么了?是不是肚子不舒服?我马上给你叫医生。”    见顾念泠真的要给区静叫医生,区静忍不住抓住了顾念泠的手,对着顾念泠摇头道:“不要……叫了医生也没用的。”    孕妇的这种妊娠反应,再好的医生也没有办法的,只能慢慢的适应。    “很难受吗?”顾念泠抱起区静,将区静放在不远处的大床上,大手轻轻的按压着区静的肚子。    顾念泠的力道不轻不重,按摩的区静非常的舒服。    她有些昏昏欲睡起来。    “嗯,继续。”    区静低吟了一声,娇媚入骨的声音,让顾念泠那双绿眸变得越发的幽深起来。    “二弟,你好好照顾区静,我先出去了。”苏纤芮见区静和顾念泠两人,直接忽视了自己,而且,看顾念泠的样子,似乎有了些许的反应,苏纤芮也不好意思继续在这里,看了顾念泠一眼之后,对着顾念泠尴尬道。    顾念泠轻佻眉梢,对着苏纤芮轻轻的点头。    苏纤芮离开之后,顾念泠才迫不及待的靠近区静的脸,在区静的嘴巴上,用力的亲了一口。    区静被顾念泠用这种方式对待,耳根微热。    她抬起头,看了顾念泠一眼,含羞带怯道:“顾念泠……你干什么?大嫂还在呢。”    刚才区静享受着顾念泠的那种按摩,压根就没有听到苏纤芮已经离开的声音。    顾念泠闻言,俊美的脸上泛着浅浅的笑意。    他玩味的抬起区静的下巴,对着区静意味深长道:“大嫂还在这里?你确定。”    区静被顾念泠此刻撩人的动作刺激到了,茫然的看向了房间四周,却震惊的发现,这里哪里还有苏纤芮的影子?早就没有苏纤芮的影子了。    “小迷糊。”    顾念泠看到区静这幅样子,笑得越来越严重。    男人的胸腔,微微的震动着声线,让区静双颊变得滚烫滚烫。    “想要我吗?”看到区静露出这么漂亮的表情,顾念泠低头,对着区静吐气道。    区静浑身火辣辣的,难耐的扭动着身体,一双漂亮的眼睛,含羞带怯的看了顾念泠一眼。    “不行。”    区静没有被顾念泠蛊惑,她的理智可是还在的。    她肚子里还怀着孩子,怎么可以乱来,要是孩子出什么事情,这可怎么办?    顾念泠轻佻眉梢,将区静身上衣服的拉链解开,区静见顾念泠做出这种举动,有些被吓到了,立刻按住了顾念泠的手,脸上羞恼不已道:“顾念泠,你做什么?”    等下万一席凉茉也回来了,撞见了就不好了。    “别怕,我会温柔一点。”    顾念泠低下头,吻着区静的嘴唇,低喃道。    区静感觉自己的身体,火辣辣的,滚烫滚烫的。    她抬起头,看了顾念泠一眼,手不由得松开了。    就在顾念泠低头,吻着区静的嘴巴的时候,两人的房门被推开,席凉茉脆生生的声音,打破了满是旖旎。    “二嫂,今天宝宝有没有……”    “啊……我不是故意的。”    席凉茉看到区静衣衫不整的躺在顾念泠的怀里,顾念泠还低头吻着区静,最要命的是,顾念泠的手,放在区静的……那么羞耻的地方。    席凉茉到底只是一个少女,看到这种情况,只能捂住自己的眼睛,满脸燥红道。    区静也没有想到,自己心中所想的竟然应验了,还真的是被席凉茉撞见了。    她恼怒的用力将顾念泠的身体推开,表情异常愤怒。    “顾念泠,你离我远一点。”区静气呼呼的瞪着顾念泠,咬牙切齿道。    顾念泠被区静用力的推开,一张俊美的脸,黑的难看。    席凉茉尴尬的笑了笑,摆摆手道:“我什么都没有听到,大嫂叫我下去吃饭了,我……看,我还是下去吃饭好了。”    席凉茉说着,脚底抹油一般,一下子离开了这里。    看着席凉茉逃也似的背影,区静一张脸,难看到了极点,她气鼓鼓的看了顾念泠一眼,哼出一口气道:“顾念泠,不许你碰我,听到没有。”    顾念泠的眉头一皱,上前搂住区静的腰肢道:“宝贝,我错了还不行吗?”    “孩子才三个月,要是孩子出什么事情,我要你好看。”    区静扯着顾念泠的耳朵,威胁道。    三个多月的孩子,还很脆弱,也很容易流产,万一孩子流产了怎么办?    顾念泠听了区静的话,保证道:“我再也不乱来了。”    区静见顾念泠认错态度这么好,刚想要靠在顾念泠身上睡一下,顾念泠捏着区静的耳垂,和区静说了一下今天自己去找周梓恩的情景。    顾念泠想要早点和区静复婚在一起。    区静将顾念泠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    最近她似乎非常喜欢这个动作,像是想要清楚的感受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在自己肚子里的那种感觉一样。    “她同意了?”    据区静对周梓恩的那种了解,周梓恩是绝对不会同意和顾念泠离婚。    就算是玉石俱焚,周梓恩都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