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顾念泠的闷哼生,区静紧张道:“对……对不起。”    顾念泠黑着一张脸,有些无奈的看向了门口。    “二哥,我不是故意的。”    席凉茉捂住眼睛,表情异常娇憨无辜道。    区静看到席凉茉满脸绯红的样子,想着席凉茉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没有想到,现在竟然会害羞?    区静起身,尴尬的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衣服道:“小糯米来了,我去给你洗水果。”    “二嫂,你还怀着孩子,我去就好了。”席凉茉阻止了区静,笑嘻嘻的将桌上的苹果拿起来。    区静娇嗔的看了席凉茉一眼,脸上的燥热依旧没有消散。    两人陪着顾念泠许久之后,才一起离开了顾念泠的病房。    区静何等聪明,怎么会不知道席凉茉有话和自己说。    他们两个人走出了医院大门的时候,在等车的时候,区静将被风吹乱的头发别到耳后的位置,朝着席凉茉说道:“小糯米,你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就直说吧,我们都是一家人。:”    “刚才,她不是故意的。”    席凉茉想了想之后,还是帮周梓恩说话了。    她怕区静会怨恨周梓恩,忍不住帮周梓恩说话。    席凉茉帮周梓恩说话,区静又怎么会不知道?    她深深的看了席凉茉一眼,淡淡道:“小糯米,我和周梓恩之间的事情,三言两语很难说清楚,我只能说,如果她不会继续做那些事情,我和她不会有什么深仇大恨,重要的不是我对她是什么感觉,而是她想要做什么?”    区静将立场说的很明白,要是周梓恩还是要这个样子执迷不悟,区静自然也不会手下留情。    “我知道的,如果她还是这个样子执迷不悟的话,我不会在认她了。”    席凉茉掐住手指,目光灼灼的盯着区静说道。    区静摸着席凉茉柔软的发丝道:“小糯米也长大了不少。”    “才没有,我一直都长大,好不好?”席凉茉朝着区静吐着舌头道。    区静忍不住笑了起来。    ……    区静分别了小糯米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她暂时还没有搬到顾家住,毕竟,总胡子额和顾念泠还没有离婚,要是区静搬到顾家住的话,会惹来很多的麻烦,所以暂时,区静还是住在自己之前在京城租的房子。    她刚拿出钥匙,想要开门的时候,一个黑影朝着区静靠近,不由分说便抓住了区静的手腕,将区静按在了门板上。    男人的力气很大,充斥着的那股浓烈的酒气,刺激了区静的鼻子。    区静心慌的抬起头,在看清楚抓住自己的男人是谁之后,区静压下心中的恐惧,冷冰冰道:“宫殷,你喝醉了。”    “喝醉了?我没醉,我一点都没醉。”宫殷双目暗红,脸上带着张狂凌乱的气息。    他将一张俊脸,靠近区静,灼热陌生的气息,让区静隐隐有些厌恶,她转动着手腕,深呼吸一口气,极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宫殷,你要是在闹,我一辈子都不会理你。”    “告诉我,顾念泠就这么好吗?区静,你说啊,顾念泠真的就这么好吗?”宫殷掐住区静的肩膀,用力的捏着区静的肩胛骨,他的力气很大,仿佛要将区静的肩膀给捏碎一般。    区静吃痛的倒吸一口气,她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将宫殷的手,重重的挥开。    “宫殷,我说过,不要在我的面前发疯。”    区静隐隐带着不耐的口吻,让宫殷心中那股怒火越发的旺盛,他阴着脸,将区静推倒在地上,疯了一般,抓住区静胡乱挥舞的手,便要撕扯着区静的衣服的时候,区静双腿不断的乱踢,就在这个时候,席祁玥出现了。    他看到区静被宫殷用这种方式对待,男人那双骇人的凤眸,满是恐怖。    “宫殷,你他妈的想要对区静做什么?”    席祁玥伸出手,将宫殷整个人都抓起来,抡起拳头,一拳朝着宫殷的脸上砸过去。    宫殷那张俊脸,被席祁玥打的一片乌青,宫殷似乎也火了,和席祁玥两人在区静外面的院子打了起来。    区静抱着肚子,将衣服拉好之后,看着打的难舍难分的席祁玥和宫殷,想到宫殷三番两次对自己做出这么过分的事情,区静深呼吸一口气,冷下脸,抓起地上的一根木棒,朝着宫殷挥过去。    “宫殷,我说过,我不会爱你,你这个样子,只会让我越发的厌恶你,而且是厌恶到了极点。”    区静的木棒直直的打在宫殷的身上,宫殷甚至没有躲避。    男人的嘴角破了,那张俊脸还乌青一片。    在区静将木棒打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宫殷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他僵硬的看着区静,眼神发冷。    “区静,你选择顾念泠,会后悔的。”    “我最后悔的事情,是和你做朋友。”区静冷冷的将木棒扔到地上,精致冷漠的下巴,异常高傲的抬起。    区静将宫殷当成了自己的好朋友,可是……宫殷又是怎么对待区静的?宫殷这个样子对区静,让区静难过和悲伤。    宫殷冷笑一声,轻蔑的抬起手,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嘴角之后,跌跌撞撞的摇晃了一下身体,轻蔑的目光扫向了区静和席祁玥。    “你给我听清楚,我会让顾念泠死。”    这是宫殷对区静说的,原本爱上棋子,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悲哀的事情。    他从一开始,就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