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念泠的脸色很白,他睁着那双绿眸,紧紧的凝视着区静。    “区静……不要……离开我……”    “好,我不会离开你。”区静心疼的看着顾念泠说道。    顾念泠和区静两人的样子,却刺痛了周梓恩的心脏。    周梓恩用力的咬住嘴唇,将嘴唇都咬的发红了一片。    她没有想到,自己努力了这么久,最终,还是得不到。    为什么顾念泠的心里,除了区静,什么都装不下。    为什么她努力了这么久,依旧……什么都得不到?    区静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啊。    ……    “姐,你老实告诉我,你和二哥在美国的时候,其实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对不对?”    席祁玥他们都陪着顾念泠,席凉茉拉着周梓恩的手,来到了医院的走廊。    周梓恩看了席凉茉一眼,将目光移开,似乎拒绝回答席凉茉的话一样。    “回答我,是不是根本就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见周梓恩不肯回答自己的话,席凉茉的面上带着淡淡的难过道。    “小小,这件事情,是我和顾念泠的事情,你不需要插手。”良久之后,周梓恩才缓缓的对着席凉茉说道。    “你让我不要插手?你觉得我能不插手吗?姐,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情?你知不知道,你害的区静姐姐和我二哥离婚,我二哥会变成这个样子,说到底,是你害的。”    这是席凉茉第一次用这么严厉的口吻和周梓恩说话,以前席凉茉对周梓恩都非常尊敬,这也是席凉茉第一次用这种口吻说周梓恩。    “我只是爱他,有错吗?”周梓恩看着席凉茉,泪水充斥着女人的眼眶。    这个样子的周梓恩,看起来异常的楚楚可怜。    看着周梓恩露出这种表情,席凉茉的心中也有些复杂起来。    她压下心中的那股无奈道:“我知道你爱二哥,可是,爱一个人,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二哥如果真的爱你,就算是你不用这种计谋,二哥还是会爱你的,可是,现在不是这个样子,二哥爱的是区静姐姐,我求你了,不要在做出这种伤害别人和伤害自己的事情了,好不好?”    席凉茉的话,让周梓恩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她盯着席凉茉,目露悲伤和痛苦:“小小,你是不是也讨厌我了,你认为我心机太深沉了,对不对?”    “我……没有这个样子说,我只是不想要你走上歧路。”    “什么才叫歧路?难道我爱上顾念泠,就是歧路?我有哪一点比不上区静?你告诉我,究竟是哪里比不上区静?”    周梓恩这幅样子,有些恐怖甚至是狰狞,席凉茉看着这个样子的周梓恩,眸子泛着淡淡的悲伤。    她不喜欢这个样子的周梓恩,她认识的那个周梓恩,腼腆善良温柔,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不认识周梓恩了。    “你好自为之吧,二哥已经恢复了记忆。”席凉茉淡淡的推开了周梓恩的手,对着周梓恩说完,便离开了。    周梓恩看着席凉茉离开的背影,一双发红的眼睛,充盈着嗜血和阴暗的寒气。    这一切,都是区静的错,如果不是区静,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是区静的错,区静早就应该死的,早就应该死掉的。    ……    “大嫂,二哥还好吗?”席凉茉回到病房,看到坐在沙发上打瞌睡的苏纤芮,看向了不远处陪着顾念泠的区静。    苏纤芮回过神,看了席凉茉一眼,哑着嗓子道:“嗯,还好,刚才和你姐姐说什么?”    区静对周梓恩说出的那些话,苏纤芮也听出了是什么意思,只怕当初的事情,并不像是外表如此简单。    “我只是让我姐姐不要在执迷不悟了,同时我也觉得非常抱歉。”席凉茉看着区静的背影,愧疚道。    “傻孩子,这件事情,不管怎么怪,都怪不到你的身上。”苏纤芮怎么会不知道席凉茉的脾性?席凉茉从小就心地善良。    “二哥和区静姐姐,会重新在一起的,对吗?”席凉茉仰头,认真的看着苏纤芮问道。    苏凉陌捏了捏席凉茉的鼻子,笑道?:“你想要他们在一起,还是不想要他们在一起?”    席凉茉认真的想了想之后,点头道:“我当然是想要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区静和二哥,很般配。”    “那么,他们两个人,就会在一起。”苏纤芮目露惆怅的看着区静还有顾念泠道。    他们两个人,分别了半年的时间,苏纤芮觉得这个时间已经很长了,她也希望,区静和顾念泠,可以重新在一起,毕竟,他们两个人,这么的相爱。    ……    “区静怀孕了?”宫殷看着在自己别墅里大发脾气的周梓恩,一双阴柔的眸子划过暗光。    “是,区静怀孕了?怎么?你着急了吗?”周梓恩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头发,朝着宫殷嗤笑道。    “周梓恩,你现在很放肆。”宫殷蹙眉,冷冷的看了周梓恩一眼。    周梓恩走到宫殷的面前,伸出手,摸着宫殷的胸膛,女人的眉眼间,带着淡淡的妩媚,这个样子的周梓恩,早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影子。    宫殷有些厌恶的挥开了周梓恩的手,仿佛周梓恩是什么臭虫一般。    周梓恩之前不让宫殷碰一下,表现的像个贞洁烈女一样,后面被宫殷强上几次之后,周梓恩便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有些女人,或许骨子里就是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