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相信,自己究竟哪里比不上区静了?为什么顾念泠可以对区静念念不忘,却唯独,这个样子对自己?她究竟,哪里比不上区静了?她很痛苦,也很难受。    “抱歉,我说过,我不爱你。”这四个字,就像是要将周梓恩凌迟一般,周梓恩承受不住。    “我去给你叫医生。”周梓恩狼狈的擦干眼泪,起身对着顾念泠说道。    “顾念泠,就算是你不爱我也没有关系,我现在是你的妻子,你改变不了。”周梓恩丢下这句话,便离开了。    顾念泠看着周梓恩离开的背影,摇摇晃晃的从床上下来。    他要去找区静,一定要去找区静,他要告诉区静,不管当初她和宫殷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都不会介意。    ……    区静想要去看顾念泠,却不知道自己要以什么身份去看顾念泠。    她最近的妊娠反应有些大,为了保护这个孩子,区静甚至不敢在人前表现出来,只能痛苦的隐忍着。    区静今天没有去上班,因为身体不舒服,将公司的事情,交给了自己的堂哥处理。    她请了一个佣人,每天给自己炖一些孕妇必须要吃的补汤。    喝了那些补汤之后,区静的身体才更好受一点。    区静摸着肚子,看着窗外的落叶,心中无限的惆怅。    她这几天想了很多,她和顾念泠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区静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要怨恨谁了。    或许,谁都没有办法恨,只能够恨自己吧。    “阿静……出来……阿静。”    在区静吹着暖气,抱着毯子坐在客厅昏昏欲睡的时候,门口传来了一阵的敲门声。    听到这个敲门声,区静不由得抬起头,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再度听下去,还是听到了那个敲门声。    “出来……阿静……给我出来。”    男人的声音,嘶哑的像是负伤的野兽一般,不停地咆哮。    区静不可置信的将身上的毯子拿开,朝着门口走去。    当她来开门的时候,便看到了靠在自己门口的顾念泠。    顾念泠穿着一身蓝色的病人服,一张脸,白的仿佛透明一样,他的眸子,却异常明亮固执的看着区静。    “你……还想要跑到什么地方?告诉我……你还想要跑到什么地方?”顾念泠哑着嗓子,掐住了区静的手腕,男人的力气很大,手却很冷。    “顾念泠?你疯了?”    区静惊呼一声,立刻扶着顾念泠进门。    男人的身体,冷的和冰块差不多,区静的手指猛地一颤、。    她将顾念泠扶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坐下之后,拿起一边的座机,就要给阿强打电话,让他将顾念泠送到医院去的时候,顾念泠却在这个时候,一把抓住了区静的手。    区静的脸色,骤然一白,怔讼的看着顾念泠。    “你想要……跑到什么地方?”顾念泠固执的看着区静,不顾自己的伤口,正在流血。    “区静,我什么都想起来了。”    “啪嗒。”顾念泠的话,让区静原本拿在手中的电话,滑落下来。    顾念泠将区静扑倒在沙发上,凌乱狂肆的眼眸,仿佛骇人的野兽一般,凝视着区静,对着区静发怒道:“你还想要跑到什么地方?区静,你告诉我,你还想要逃到什么地方?嗯?”    区静害怕的看着顾念泠,浑身的肌肉,仿佛在一瞬间凝固一般。    她的手指,用力的掐住手心,像是要将掌心中的肉给抠出来一样。    “我……很想你,真的……很想你。”见区静不说话,顾念泠似悲伤和惆怅一般,将脑袋靠在区静的脖子上。    男人带着清浅的呼吸,一遍遍的,拂过了区静的身体,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气息。    区静的眼眶,突然变得通红了一片。    她慢慢的伸出手,抱住了顾念泠的腰身,泪水打湿了女人的鬓发。    “顾念泠,你这个傻子。”    为什么要过来找她?明明知道她这么脏,为什么还要过来。    “我不介意,那天晚上的事情,我查到了……我和周梓恩的事情,我没有……碰过周梓恩,我想要去告诉你,可是,你走了,区静,你怎么可以离开我?”    顾念泠和周梓恩没有发生事情?    区静相信顾念泠,她或许一开始就要相信顾念泠的,可是,她没有。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她究竟做了什么?竟然不相信顾念泠?    “我没有碰别的女人,哪怕我失去记忆了,我也没有碰周梓恩,区静,不要在离开我了,听到没有。”顾念泠的声音渐渐的变得微弱起来,区静看到顾念泠身上的伤口被撕裂,不停地的流血。    区静手指僵硬的对着顾念泠说道:“不要在说了,我知道的,我先送你去医院。”    在这个样子流血下去,区静真的担心顾念泠会死掉的。    顾念泠却一把抓住了区静的手,目光阴沉的看着区静道:“你还离开我吗?”    男人的目光,异常坚定固执的看着区静,如果区静不答应,他便不会去医院,这是顾念泠传达给区静的信息。    “我不会离开你,我们先去医院,好不好?”    最终,在顾念泠的那种目光下,区静吸了吸鼻子,朝着顾念泠哑着嗓子道。    听到区静的话,顾念泠的身体,微微虚弱了下来。    他绷紧一张脸,呢喃自语道:“你答应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