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静差一点被撞翻,好在有席凉茉扶着区静,区静抱住自己的腹部,咬唇的看着席凉茉。    医生看到周梓恩这么紧张的样子,不由得温和道:“顾太太先不要着急,顾少没有生命危险,子弹打进去的位置,没有伤及内脏,后面好好调养就会好的。“    听到医生这个样子说,所有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顾念泠很快便被护士从手术室里推出来。    区静想要去看顾念泠,可是周梓恩根本就不给区静这个机会,将区静挤到了角落的位置。    区静神情落寞的看着顾念泠被人推走,抱着肚子,怔怔的发呆。    她很想要上前去守在顾念泠的身边,可是,她现在有什么资格?    当初要离婚的人是她,她已经和顾念泠离婚了,再也不是顾念泠的太太了。    “阿静。”苏纤芮没有跟着席祁玥他们去顾念泠的病房,她看到区静落寞的神情,来到区静的身边,神色忧虑的叫着区静的名字。    区静抬起头,看到苏纤芮满是惆怅的脸之后,区静的指尖僵硬道:“大嫂……他不会有事情的,对吗?”    苏纤芮看着区静虚弱无力又苍白的脸,上前抱紧了区静的身体道:“医生不是说了,不会有事吗?不要担心了。”    区静将头靠在苏纤芮的怀里,手却一直抱着自己的腹部。    她没有告诉苏纤芮,自己肚子里,有了顾念泠的孩子。    告诉了苏纤芮又如何?只是徒增烦恼。    或许,这一次,她根本就不应该回来吧?    ……    半夜时分,医院的走廊异常安静,区静像是一抹幽魂一般,来到了顾念泠的病房。    顾念泠的病房外面有保镖在看守,周梓恩他们已经回去睡觉了。    原本周梓恩想要陪夜的,但是被苏纤芮劝回去了,让周梓恩好好休息在过来陪顾念泠。    “区小姐。”顾念泠的保镖,自然认识区静的,看到区静过来,门口的两个保镖,恭敬的朝着区静行礼。    “我想要进去,看看顾念泠。”区静看了一眼保镖,目光却落在了病房里面。    保镖看了区静一眼,对视了一眼之后,也没有阻止区静,只是请区静进去。    区静曾经是顾念泠的妻子,两人那么的恩爱,后面顾念泠失去了记忆,区静和顾念泠离婚,他们自然还是知道,区静的身份,不管在何时,还是和以前一样的。    区静走进顾念泠病房的时候,就听到了病房里面,传来仪器的滴答声,区静重重的握紧了拳头,目光泛着淡淡的薄雾。    她走上前,便看到了顾念泠那张苍白薄弱的脸,男人就这个样子,安静的躺在病床上,只有浅浅的呼吸。    区静还记得,在那颗子弹朝着她打过来的时候,顾念泠将她推开的样子,想到这一切,区静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    就算是已经失去了记忆,顾念泠却还是知道,要保护区静,这就是顾念泠。    “傻子。”区静握住顾念泠冰凉的手,难以抑制的呢喃的朝着顾念泠说道。    窗外的微风,从区静的脸颊上拂过,带着淡漠的忧伤。    “顾念泠,你知道吗?我们有孩子了,是你的孩子,你开心吗?”    区静将顾念泠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腹部位置,哑着嗓子,呢喃道。    她看了顾念泠许久,直到有些困了,区静便趴在顾念泠的胸口,听着顾念泠浅浅的心跳声。    听到顾念泠的心跳声,区静的心里,才有一种错觉,顾念泠还活着。    “谁让你在这里的?”就在区静昏昏欲睡的时候,一道尖锐刻薄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区静被吓了一跳,立刻回头,便看到了穿着一件枚红色大衣的周梓恩,周梓恩看到区静趴在顾念泠的怀里,一双眼睛冷的异常可怕。    周梓恩是睡不着觉,也放心不下顾念泠,才会开车过来医院的,没有想到,竟然会看到区静?    周梓恩原本就厌恶区静,更加不想要区静接触顾念泠,现在可好,区静不仅接近顾念泠,还趴在顾念泠的怀里,这一幕,让周梓恩非常的厌恶。    “周梓恩,你变了。”区静薄冷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光芒,她放下顾念泠的手,起身对着周梓恩说道。    “我说过,不允许你靠近顾念泠,区静你和顾念泠早就是过去式了,现在顾念泠是我的丈夫,听清楚没有?顾念泠现在是我的丈夫,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在害怕吗?”区静也讨厌周梓恩,从当初知道周梓恩喜欢顾念泠开始,区静便讨厌周梓恩。    “害怕?笑话,我凭什么会害怕?区静,你害的顾念泠还不够?是不是要害死顾念泠你才会甘心?”周梓恩上前,抓住区静的手腕,女人的面容泛着扭曲,恶狠狠的瞪着区静,仿佛要将区静生吞一般。    这个样子的周梓恩,的却是有些恐怖。    区静沉下脸,用力的甩开了周梓恩的手,冷淡道:“我要怎么做,和你无关,周梓恩,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就算是你乘着顾念泠失忆的时候和顾念泠在一起又如何?他记忆恢复之后,依旧不会爱你。”    “你怎么知道念泠不会爱我?区静,你未免太高看了自己了,你知道我和念泠结婚这些日子,我们多么恩爱吗?我们每天都会上床,念泠喜欢我的身体,他也早就不记得区静是谁了,就算是顾念泠后面恢复了记忆,他也绝对不会喜欢上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