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念泠身形摇晃,一双眼睛蒙上浅浅的薄雾,他听不到任何的声音,脑海中,有一张脸,那张脸,一直在哭泣,她甚至在叫他的名字。    是谁?你是谁?你究竟是谁?    “顾念泠?你怎么了?顾念泠……”    顾念泠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一双柔软的手,抓住了顾念泠的手臂,区静没有想到,自己回来的第一天,会遇到顾念泠,而此刻的顾念泠,区静看的很清楚,男人疯狂的样子,很可怕。    顾念泠慢慢的抬起头,睁着一双发红的眼睛,盯着抓住自己手臂的女人。    当看清楚眼前那张脸之后,顾念泠的嘴唇动了动:“想你,好想你。”    顾念泠疯了一样,扣住区静的腰身疯狂的吻着区静的嘴唇。    区静有些错愕的被动承受着。    顾念泠的身体很热,那种像是岩浆一般的热量,快要将区静整个人都焚烧殆尽了。    她微微的推着顾念泠的身体,哑着嗓子,叫着顾念泠的名字。    “顾念泠,你怎么了?”    今天晚上的顾念泠,情绪非常的奇怪。    她许久没有看到顾念泠,区静有些贪婪的看着搂住自己不放的顾念泠。    “想你……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顾念泠喃喃自语的重复着这些话,他现在只想要抱紧怀中的女人,只想要亲吻眼前的女人。    顾念泠将区静扯到了一边的树林后面。    夜色深沉,这里没有人路过,区静有些羞恼的推着顾念泠的身体道:“顾念泠,你他妈的给我冷静一下,这里是在外面。”    可是,顾念泠根本就听不到区静在说什么,他疯狂的撕开区静的衣服,动作粗暴而没有丝毫的怜惜。    区静就算是在怎么粗神经,此刻也明白了顾念泠为什么会这个样子了。    顾念泠……中药了?是谁,是谁对顾念泠下药。    在区静心思百转的时候,顾念泠已经分开了区静的双腿,男人一个深埋,区静只来得及发出一声闷哼,便已经被顾念泠不断的撞击着。    “好想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顾念泠目光迷离的看着身下的女人,喃喃自语道。    男人的声音,带着异常悲伤和痛苦,区静的眼泪,从眼眶慢慢的滑落下来。    不知道是因为身体的疼痛,还是因为男人此刻悲伤痛苦的眼神。    她不想要离开顾念泠的,可是,事情到了那一步,区静已经不知道究竟是谁错了。    顾念泠和周梓恩在美国有混乱的一夜,有了孩子,虽然孩子没有了,这是区静心里的一根刺。    而后来,区静和宫殷又有了混乱的一夜,她已经不知道,究竟是谁的错了。    “顾念泠。”区静像是被顾念泠的声音蛊惑了一般,她伸出手,摸着顾念泠俊美的脸,泪水止不住的流出来。    “别离开我,求你了,不要离开我。”男人的声音,嘶哑好听,一遍遍的撕裂区静的心脏。    区静只能攀着顾念泠的身体,一遍又一遍,不知疲惫。    她甚至忘记了,他们此刻,正在马路上,忘记了所有的一切……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念泠昏过去了,他将头,趴在了区静的身上,带着淡淡酒香的气息,拂过了区静的脸颊。    区静的鼻子酸酸的,她摸着顾念泠的脸颊,亲吻着顾念泠的唇瓣。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区静收拾好自己的心情,轻轻的推着顾念泠的身体,她起身,给自己和顾念泠穿上衣服,看着自己身上那些斑驳的痕迹,区静的面上泛着些许淡淡的讪然。    “放开他。”正当区静打算扶着顾念泠去自己在京城租的地方的时候,一道尖锐的声音,阻止了区静的动作。    区静有些迷茫的抬起头,便看到了一脸怒火的周梓恩。    这是她离开京城之后,第一次看到周梓恩。    周梓恩变得和以前完全不一样,女人的面容也更加的成熟,只是,此刻的周梓恩,看着区静的样子,仿佛要将区静生吞一般,异常的狰狞甚至是可怕。    “许久不见。”区静淡淡的扯着唇瓣,看了周梓恩一眼缓慢道。    “将念泠还给我。”周梓恩像是没有听到区静的话一样,毫不客气的从区静的手中,将顾念泠抢了过来。    周梓恩的样子,仿佛担心区静会将顾念泠抢走一样。    看着周梓恩的动作,区静只是扯了扯嘴唇,面色微冷道:“周梓恩,顾念泠是我的男人。”    “你的男人?区静,你早就已经变成了过去式了,我现在才是顾念泠的妻子,而且……他不认识你了,也不记得你了,他现在,只记得我一个人。”周梓恩冷漠的扫了区静一眼,嗤笑道。    区静的面色沉冷了不少。    她掐住手心,绷紧一张脸道:“他不记得了。”    “你想要顾念泠记得吗?别忘了,当初你和宫殷两人的事情,你是不是想要顾念泠再次受伤。”    周梓恩带着凄厉的话语,震痛了区静的心脏。    她不想要顾念泠想起以前的一切,更加不想要顾念泠知道,曾经的那些事情。    周梓恩的脸上,带着淡淡浅薄的气息,就连呼吸,都不由自主的颤动起来。    看着周梓恩这幅样子,周梓恩的脸上泛着冷淡道:“区静,过去的事情就让她过去好了,你也看到了,念泠现在很开心,不记得你的日子,他很开心,如果你真的为了顾念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