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白城这个地方,是真的非常贫瘠。    区静听到有一个新老师过来,也有些惊讶,直到这个人,从院长的身后走出来,区静看到那个男人之后,脸色微变。    “区静,好久不见。”来人穿着一件浅白色的衬衣,下身一条黑色的西装裤,五官阴柔俊美,一双盈盈的黑眸,凝视着区静。    他是宫殷。    “宫先生认识区静?”院长听出了宫殷对区静的称呼,一脸惊讶的问道。    宫殷浅笑道:“我们曾经是朋友。”    曾经啊……    院长意味深长的看了区静和宫殷一眼,笑了笑,便让区静和宫殷两人好好联络一下感情便离开了。    院长离开之后,萧瑟的微风,从区静身边拂过,让区静的身体忍不住绷紧的厉害。    她抿了抿唇,冷冷淡淡的看了宫殷一眼,黝黑的杏眸沉了沉。    “你为什么会找到这个地方?”    “已经,半年了。”宫殷像是没有听到区静的话一般,只是走进区静,站在区静的身边位置,朝着远方看过去。    区静没有说话,用力的抓住了手中的书本。    “就算是你不想要看到我,难不成,你连顾念泠都不想念吗?半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    “宫殷,那天晚上的事情,我希望你可以忘记。”    错误的夜晚,原本不需要存在,区静希望宫殷可以将那天晚上的事情彻底的忘记。    宫殷微微的眯了眯眼睛,浅笑道:“可是,我一辈子都忘不掉,怎么办?”    区静的脸色倏然一变,她的指尖,透着浅白,周围的空气,也渐渐的变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脆生生的声音喊着区静。    “区老师,上课了。”    区静这才回过神,她整理了一下思绪之后,神色冷静道:“我要去上课了,你随意。”    “正好,我也成为这家学校的老师,我也跟着你去教室吧。”    宫殷姿态优雅的朝着区静浅笑道。    区静看了宫殷一眼,匆匆的丢下两个字:“随便。”    女人白色的裙角,在斑驳的走廊随风张扬,宫殷看着区静纤细好看的背影,眸色愈发暗沉。    他盯着区静的背影,看了许久许久,随后慢慢弯起唇角,脸上满是自信。    这一次之后,他便不会让区静有任何的理由逃脱。    他想要的,就必须得到,不管如何,都必须要得到。    ……    “这首诗的意境比较的凄美,主要是描写诗人送别友人之后的那种惆怅和离别的愁思……”    区静站在讲台上,和台下的学校,鉴赏古诗。    而在区静正前方的教室后面,则是坐着宫殷。    宫殷长相出挑,他的出现,让那些孩子非常好奇,上课都很不认真,时不时就会去偷看宫殷。    初中的孩子,已经知道了男女感情,也知道样貌的重要性。    对于漂亮的容颜,他们自然是欣赏。    “老师,宫老师是你的男朋友吗?”区静黑着脸,见学生都看着宫殷,眼角抽的严重,她正考虑要不要提前下课的时候,半晌的调皮王突然对着区静举手笑嘻嘻道。    调皮王的话,让整个班级气氛变得异常尴尬,原本在以前,这些孩子都是挺乖的,谁知道,宫殷的到来,让他们起了八卦的心思,竟然在课堂上问区静。    区静黑着一张漂亮的脸,没有说话。    倒是坐在教室最后面的宫殷,听到了那个调皮王的问题之后,男人的唇角,不由自主的弯起。    区静见宫殷弯起唇角,恶狠狠的瞪了宫殷一眼,宫殷异常无辜的耸肩,表示这一切,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老师,你是不是害羞了?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见区静没有说话,那个调皮王异常可爱的眨巴了一下眼睛问道。    区静压下心中隐隐的怒火,扯着嘴唇道:“好了,今天的课到这里就结束了,大家课后记得要好好复习。”    课堂里一阵的唏嘘,大家都用一种玩笑的目光看着区静。    区静佯装镇定,拿着自己的课本,离开了这里。    看着区静离开之后,大家才笑嘻嘻的下课。    宫殷目光幽深的盯着区静离开的背影,起身跟在了区静的身后。    “宫殷,不要跟着我。”区静能够感受到宫殷跟着自己。    她回头,隐忍着心中的怒火,朝着宫殷冷冷道。    “你害怕我吗?”宫殷听到区静这么抵触自己的靠近,嘴唇微微掀起,对着区静淡淡的询问道。    宫殷的话,让区静的身体倏然一紧。    她冷着脸,对着宫殷嗤笑一声,冷淡道:“你觉得我会怕你吗?我说过,那天晚上的事情,只是一次意外,我不想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请你现在立刻离开这个地方。”    区静躲了半年,说到底,她也是一个懦夫,因为区静害怕,所以一直将自己躲藏起来。    宫殷目光幽深晦涩的盯着区静看了许久许久,才缓缓的开口道:“区静,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会过来这个地方,因为我爱你,我必须要陪着你。”    “我不爱你。”区静听到宫殷的表白,脸上没有一点欢喜,有的只是冷淡。    女人的回答,的却是有些伤人,宫殷没有理会,他缓慢的掀起唇瓣,淡淡道:“那又如何?我爱你就可以了,区静,你给我听清楚了,我爱你,很爱很爱你,我宫殷就是爱区静,一直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