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静,你怎么了?”苏纤芮走上前,担忧的抓住了区静冰冷的手腕道。    区静抬起头,那双虚无和空洞的眸子,带着淡淡的悲伤。    “大嫂,你都看到了,对不对?”    今天的新闻,都是区静和宫殷还有顾念泠的事情,苏纤芮会打电话给她,也一定是看到了报纸上的内容。    “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报纸上会说你和宫殷上床?区静,你有什么委屈,和大嫂说,大嫂一定会帮你的。”苏纤芮扶着区静,一脸忧虑道。    “我……和宫殷上床了,念泠……知道了。”区静目光虚无的看着苏纤芮,笑容异常酸涩痛苦道。    “怎么回事?是不是宫殷逼迫你的?你别怕,我现在就去找宫殷算账。”    苏纤芮相信区静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如果这件事情不是区静自愿的,那么就是被宫殷胁迫的,苏纤芮气的不行,就想要冲到宫殷的面前,狠狠揍宫殷一顿,才会解气。    看着苏纤芮一脸愤怒的样子,区静的唇角,微微扯了扯。    她目露悲伤的摇头道:“不是……大嫂,我昨晚被人下药了,宫殷过来救我,然后我……将宫殷当成了顾念泠。”    “所以……你们两个人。”苏纤芮听了之后,心拔凉拔凉的。    她还以为,这件事情,肯定是一个误会。    要是只是一个误会的话,她还可以和顾念泠说,帮区静和顾念泠两个人,现在事情的发展,已经让苏纤芮抓不住了。    区静一句话都没有说了,只是目光呆滞的看着窗外,女人形如枯槁的样子,让苏纤芮心中难免有些难受。    她伸出手,握住了区静的手,对着区静沉声道:“阿静,你告诉我,你还爱念泠吗?”    爱,怎么可能会不爱?她这一辈子,就爱过顾念泠一个男人。    “配不上了……大嫂,再也……配不上了。”    区静看着苏纤芮,自言自语道。    “不会的,念泠不会在意的,只要我们和念泠解释,他会理解的,念泠也是爱你的,他不会介意的。”苏纤芮看着区静惨白的脸色,心下焦灼道。    区静看着苏纤芮,声音虚弱道:“大嫂,我想要回去,能带我回席家吗?”    “好,我现在马上带你回去,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一切都会过去的。”    苏纤芮慌张的点头,扶着区静离开酒店。    ……    区静和宫殷两个人在云集酒店开房的事情,霸屏了整个网络报纸。    所有人都知道,区静和宫殷两个人上床,顾念泠也出现了。    大家暗自揣测区静和顾念泠有没有复合的可能,关于区静和宫殷两个人的事情,在这两天,可以说是被炒的沸沸扬扬。    席家。    席凉茉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她还想着劝劝区静,让区静和顾念泠重新在一起,可是按照目前的情况来说,这种事情,似乎已经不可能了。    席凉茉和学校请假了,每天都陪着区静,区静这两天的情绪很不稳定,经常一个人坐在落地窗的面前发呆,有时候,你和她说话,区静都未必会理会你。    顾念泠自从那天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席家,没有人联系的到顾念泠,席祁玥和苏纤芮两人很担心,却也只能干着急。    “二嫂,今天的这个水果沙拉很好吃,你以前不是最喜欢吃这个水果沙拉的吗?你想要吃吗?”席凉茉蹲在区静的身边,手中端着一碗沙拉,小声的对着区静询问道。    区静只是转动着眼珠子,扫了席凉茉一眼,很快便将眼睛移开。    区静这幅样子,让席凉茉越发的担心起来。    她着急道:“二嫂,你不要这个样子,你这个样子,小糯米好怕。”    “小糯米,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区静从回到席家,就一直没有说话,不管是席祁玥还是苏纤芮和她说话,区静都像是没有灵魂的布偶一样,目光呆滞。    现在区静终于肯开口了,小糯米自然是非常开心的点头。    “二嫂你想要做什么?小糯米都帮你。”    “帮我买车票。”    区静目光幽幽的凝视着小糯米。    车票两个字,让席凉茉顿时慌张不已。    她掐住手心,哑着嗓子道:“二嫂……你好端端的……为什么要买车票?”    区静目光凉薄的看向窗外,瓷白而柔弱的肤色,在阳光下,透着一股静谧。    “我要离开这里。”    或许,只有离开,才不会这么痛苦。    区静的心里,是这个样子想的。    “二嫂不要二哥了吗?”席凉茉眼圈发红道。    顾念泠很爱区静,区静也很爱顾念泠,两人为什么会走到这个地步?    “帮我。”区静并未回答小糯米的话,只是淡漠的吐出两个字。    席凉茉最终同意了,她帮区静买了前往白城的车票,白城,在西北高寒地区,那个地方,很贫穷,不管是经济还是交通,都很落后。    区静是千金小姐,跑到那个地方,只怕会受苦。    席凉茉让区静不要去白城,可是区静已经决定了。    区静的决定,小糯米根本就改变不了。    晚上,席凉茉来到席祁玥和苏纤芮两人的房间,将区静的决定告诉了席祁玥和苏纤芮。    席祁玥和苏纤芮两人对视了一眼,两人的面色隐隐都很难看。    “阿静是想要离开京城,离开这个伤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