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刚才顾念泠那副样子,区静痛苦不堪。    “顾念泠不是也和周梓恩在一起吗?区静,你和我在一起,就这么委屈吗?”见区静表情痛苦的样子,宫殷的心中顿时隐隐升起一股的不爽。    和他在一起,就这么让区静痛苦吗?区静就这么不想要和他在一起吗?    “请让我……安静一下。”区静放下手,肤色苍白的对着宫殷嘶哑道。    她现在,只想要安静一下,什么都不想。    宫殷的眉心微微皱了皱,他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之后,朝着区静说道:“区静,和我在一起,我一样可以给你想要的,顾念泠可以给你什么,我也一样可以,你和顾念泠,已经不可能了,他有周梓恩,你又和我在一起,你以为,哪个男人可以忍受自己的女人上了别的男人的床。”    “滚。”区静抓起一边的枕头,朝着宫殷的身上凶狠的砸过去。    宫殷目光幽暗鬼魅的看着区静的样子,最终举步离开了这里。    宫殷离开之后,区静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身体,放声大哭起来。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究竟是为什么?    ……    “啪。”宫殷回到别墅之后,便让人将周梓恩带过来,周梓恩刚到宫殷的别墅,迎面就被宫殷狠狠的甩了一巴掌。,    周梓恩被宫殷的一巴掌打的整个人都蒙掉了,她摸着自己的脸颊,看着宫殷那双猩红愤怒的脸,一句话都不敢说。    “你敢对区静下手?”宫殷看着脸颊红肿不堪的周梓恩,上前掐住了周梓恩的下巴,用力的按在周梓恩的下颚位置。    周梓恩的脸色,白了几分,她用力的握紧拳头,那双漆黑的眸子,浮起一层嘲弄:“你说过,帮我得到顾念泠,只要是为了得到顾念泠,不管用什么方法都可以,怎么?现在你是在心疼区静了吗?”    周梓恩的声音异常尖锐,就像是在嘲笑宫殷一般。    宫殷爱上了区静,真是可悲可叹。    “周梓恩,你给我听清楚了,区静不许你碰,听清楚没有。”宫殷掐住周梓恩的脖子,将周梓恩按在一边的墙壁上,目光猩红恐怖的朝着周梓恩嗜血阴冷道。    周梓恩被宫殷脸上那抹扭曲和狰狞吓到了。    她难受的扭动着身体,想要挣脱宫殷的钳制,可是宫殷的力气很大,周梓恩根本就没有办法挣脱。    不知道被宫殷掐了多久,周梓恩忍不住咳嗽起来,痛苦不堪。    “松手……给我……松开。”周梓恩咬唇,对着宫殷低吼道。    “这是给你一次教训,下一次,你要是在不知死活的用这种方式伤害区静,我会让你好看。”宫殷冷眼看着痛苦不堪的周梓恩,面色阴狠的松开手,将周梓恩甩在一边。    “咳咳咳。”周梓恩异常狼狈的扶着自己的喉咙位置,不断咳嗽。    看着周梓恩这幅样子,宫殷的脸上没有丝毫温度。    “宫殷,你爱上区静了对不对?”周梓恩缓过神之后,摇晃着身体,从地上爬起来。    她一脸嘲弄的看着宫殷,神情有些疯癫和嘲笑。    宫殷皱眉,看着像是疯婆子一样的周梓恩,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    “你们都喜欢区静,为什么要喜欢区静?区静有什么好的?宫殷,是你将我变成这个样子的,你和我上床,区静知道吗?哈哈哈……”    “给我闭嘴。”宫殷听到周梓恩疯狂的笑声,原本就没有什么温度的眸子,更是森冷了几分。    “闭嘴?我为什么要闭嘴?还是说,你害怕了?你害怕区静会知道你是什么样子的人,害怕区静知道你和我合谋,要分开她和顾念泠,别忘了,我做的所有事情,都有你的一份,伤害区静,你也有份,宫殷,你曾经看教导我,要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必须要不折手断,可是,现在的你,却真实优柔寡断的可以。”    周梓恩冷笑一声,嘲弄的对着宫殷嗤笑了一声。    宫殷的面容阴沉甚至是可怕。    他上前,掐住了周梓恩的脖子,用力的扣住了周梓恩的脖子,眼神恐怖非常道:“给我闭嘴,信不信,你在敢笑一声,我便掐死你。”    周梓恩看着面色阴狠可怕的宫殷,仿佛没有看到一般,嘲弄的看着宫殷,面上依旧没有多余的表情。    “如果你想要掐死我,就动手吧,还是你真的以为,我会害怕?”    “周梓恩。”周梓恩的话,刺激了宫殷,宫殷原本就阴狠的眼眸,更是寒了好几分。    空气渐渐的凝固起来,周围的温度,也在此刻,逐渐的下降,宫殷的手指再度缩紧,仿佛马上就要掐死周梓恩一般。    不知道过了多久,宫殷才甩开周梓恩的身体,绷紧一张脸道:“事情到了这一步,顾念泠和区静两人已经不可能在一起了,你想要怎么做,随你,只要不会伤害区静。”    他要区静成为自己的女人,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区静。    周梓恩嘲弄的看着宫殷,淡色的唇瓣掀起:“宫殷,昨晚上你和区静,究竟有没有,你自己最清楚了,你还真是怜惜,到了那种地步,都没有碰,我对你真是刮目相看。”    明明在对待她的时候,宫殷都是凶狠的像个野兽,撕裂她的身体,那么疼,宫殷从未想要过怜惜她一下,可是,面对着区静,宫殷却那么的温柔,周梓恩怎么可能不生气。    宫殷的眉心阴狠的皱了皱,原本就冷酷的眸子,不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