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人。”宫殷双眼发红,反手给了周梓恩两个巴掌。    周梓恩被宫殷打蒙了,脑子一片空白和眩晕。    她不知道,宫殷究竟是怎么回事,以前和宫殷上床,宫殷虽然在床上很粗暴,却也不会打她。    “区静……区静……”在周梓恩从痛中体会到了欢愉的时候,忍不住缠着宫殷的时候,却在这个时候,听到宫殷痴迷的叫着区静的名字。    宫殷叫区静的名字,让周梓恩的脸色,倏然白了几分。    区静?宫殷竟然在叫区静?    宫殷不是将区静当成了棋子吗?为什么现在竟然会叫着区静的名字。    “阿静……”宫殷已经失去了理智,他将周梓恩换了一个姿势,粗暴的肆虐着周梓恩的身体。    鲜血从两人的身体流出来,空气中带着淡淡的血腥味。    周梓恩疼痛难当的抓住宫殷的肩膀,清秀的脸上有些微微扭曲。    “宫殷……你叫谁的名字?你竟然叫区静的名字?”    宫殷爱上区静了?    “闭嘴,再敢说话,老子掐死你。”宫殷凶狠的眯起眼睛,架起周梓恩的双腿,用力的占有周梓恩的身体。    “疼……宫殷……轻一点,宫殷……”男人凶狠的动作,让周梓恩苦不堪言,她的思维,被这些疼痛占领了,她现在,唯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让宫殷饶过自己。    可是,宫殷不仅没有温柔,反而越发的粗暴。    不知道过了多久,宫殷发泄够了之后,厌恶的将身体从周梓恩的身上退出来,径自上楼去洗澡。    周梓恩今天很狼狈,是前所未有的狼狈。    她的双腿大张,拉到最大的限度,身上到处都是痕迹,刚流产的她根本就经受不住这种欢爱,此刻,疼的她一直在呻吟。    “好疼……”周梓恩捂住自己的肚子,疼痛难当的尖叫了起来。    宫殷下来的时候,周梓恩已经昏死了过去,身下一滩血迹。    宫殷拧眉,冷着脸,给周梓恩叫了医生。    周梓恩醒来,就听到医生说周梓恩没有办法怀孕了,因为这一次宫殷做的很过分,周梓恩刚流产没有多久,伤害了子宫,周梓恩失去了当母亲的资格。    这个打击,晴天霹雳,将周梓恩整个人都砸晕了。    “你说……什么?”周梓恩抓住身下的被子,看着面前的衣服,哑着嗓子怒吼道。    她不可以当妈妈了?她没有办法怀上顾念泠的孩子?    “抱歉,你的子宫被破坏了,只怕终身不孕。”    医生怜悯的看了周梓恩一眼,便离开了这里。    “不……”周梓恩抱住脑袋,痛苦的低吼了一声。    她费尽心机的想要得到顾念泠,就是想要和顾念泠在一起,生一个属于顾念泠的孩子,然后他们一家三口幸福的在一起,可是,现在这个医生竟然和她说,她没有办法怀孕?    这个打击,对于周梓恩来说,实在是有些大了。    “孩子给了你也没用,不能生就不生。”宫殷嗤笑一声,看着疯狂的周梓恩冷酷的笑道。    今天是他喝多酒了,竟然又碰了周梓恩,宫殷厌恶的看着周梓恩。    “等下我会让人送你去医院,你想要怎么做,自己看着办,顾念泠和区静两人,明天会将所有的手续办好,到时候,区静和顾念泠,就会离婚。”    丢下这句话之后,宫殷懒得看周梓恩一眼,起身离开房间。    宫殷离开之后,周梓恩慢慢的放下手,那双空洞的眸子,泛着丝丝悲痛欲绝的气息。    她仰起头,放声的大笑起来,笑得异常凄厉和鬼魅。    “区静……你害了我,我绝对要你不得好死,是你害了我,是你害了我……”如果不是区静抢走了宫殷的心,宫殷又怎么会这个样子对她?一切都是区静的错,这个贱人,她要她生不如死。    ……    “顾少没有意见吗?”律师楼里,区静和顾念泠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律师宣读了事项之后,看着顾念泠询问道。    顾念泠淡淡的扫了面前的文件一眼,拿起手中的笔,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    “这里所有的财产,都给区静。”顾念泠将别墅什么都留给了区静,自己只拿了公司,而公司一半的股权,也在区静的名下。    就算是离婚,顾念泠也将财产,都给区静。    区静闻言,淡漠道:“我不需要,我什么都不要。”    区静不要顾念泠的财产,顾念泠将这些东西留给她,只会让区静的心情越发的复杂。    她宁愿顾念泠什么都不给自己。    顾念泠握住钢笔的手,不由得一紧。    一边的律师,听到区静冷冷淡淡的话,不由得多看了区静两眼。、    来这里离婚的夫妻,大部分都是在争夺遗产,可是区静却什么都不要?真是一个很奇怪的女人。    “我先回去了。”区静签好自己的名字之后,拿着自己的包包,起身离开了这里。    顾念泠坐在椅子上,邪魅的俊脸涌动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气息。    一边的律师,看到顾念泠露出这种表情,有些担忧的叫着顾念泠:“顾少。”    “走吧。”顾念泠淡漠的扫了律师一眼,起身跟着离开律师楼。    “我送你。”顾念泠开车追上了区静,男人打开车门,想要送区静一程,却被区静拒绝了。    顾念泠的手指,泛着淡淡的僵硬。    他看着渐行渐远的区静,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