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静渐渐的从抗拒,变成了顺从,她甚至还伸出手,搂住了顾念泠的腰肢,两个人便在酒吧的门口,旁若无人的开始接吻。    顾念泠咬着区静的嘴巴,叫着区静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区静的眼眶,泛着淡淡的红色。    她想要放纵一回,也想要自私一回,只需要……这一回就好了……    “阿静……我想要你,好吗?”顾念泠吻够之后,将额头抵在区静的额头上,声音嘶哑的叫着区静的名字。    区静目光柔和的看着顾念泠,轻轻的点头道:“好。”    顾念泠的眼睛一亮,那双漂亮的绿眸,在那些灯光下,更是显得漂亮非常。    一阵风,吹过了路边的豪车上,车子不停地震动着,而在车内的两个人,如同野兽一般,抵死缠绵的纠缠在一起。    “顾念泠……轻一点。”    区静承受着顾念泠的每一下的撞击,顾念泠的力气很大,仿佛要贯穿区静的整个身体和灵魂一般。    区静难以自已的抓住顾念泠的手臂,声音嘶哑的叫着顾念泠的名字。    “阿静,叫我的名字,阿静……”顾念泠发疯一般,不停地叫着区静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区静的眼泪,慢慢的流出来。    她只是攀着顾念泠的肩膀,疯狂的尖叫着顾念泠的名字。    他们从未像是今天这样疯狂,仿佛世界末日一般的疯狂。    那种蚀骨的疼痛,从身体贯穿到灵魂,很疼……    可是,区静却喜欢这种疼痛。    “疼吗?”    顾念泠看着区静泛着扭曲狰狞的脸,低头吻着区静的嘴唇问道。    区静那双湿漉漉的眸子,微微的抬起来,看着头顶那张俊美好看的脸,目光带着淡淡的迷离道:“不……疼。”    “啊。”    又是一阵急促的喘息声,原本狭小的车厢内,此刻更是充斥着一股欢愉的气息。    窗外的风,一寸寸,拂过车顶,夜色愈发深沉。    天色渐渐的明亮起来,两人只是紧紧相拥在一起,肌肤紧紧的贴在一起,可以感受到心跳的气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机铃声骤然响起,区静拿起一边的手机,看了一眼之后,眸子略微沉了沉,便划开了接听键。    “阿静,你现在在哪里?”宫殷沉沉好听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听到宫殷的声音,顾念泠那张冰冷的俊颜,倏然冷了几分。    他用力的扣住区静的腰肢,似乎在吃醋的样子。    区静抬起眼眸,看了面色冷峻可怕的顾念泠一眼,哑着嗓子道:“我……在外面,很快就会回去了。”    “需要我过来接你吗??”宫殷体贴的继续问道。    区静闻言,慌张的摇头道:“不……不需要,我很快……就会回去的。”    说着,区静便将电话挂断了。    看到区静将手机挂断之后,顾念泠将手指移到了区静的下巴位置,一双眸子,紧紧的盯着区静,看着区静。    区静被顾念泠这个样子看着,心下莫名的有些发虚,她舔了舔唇瓣,讷讷道:“怎么了?”    “你……看上了宫殷?”顾念泠沉下眼眸,隐忍着胸口那股骇人的怒火道。    区静的嘴唇,嗫嚅了一下,似乎很生气,可是,她却强忍着这股怒火,冷淡的推开了压在自己身上的顾念泠道:“是又如何?我们离婚后,还不允许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吗?”    区静的话,让顾念泠的眸色越发深沉起来,他的手指微动,似乎想要抓住区静的手,最终却还是没有动。    “明天去将离婚的事情全部办好。”区静忍着双腿的疼痛,对着顾念泠冷淡的说完,打开车门,径自离开了这里。    顾念泠没有阻拦区静,他只是睁着一双痛苦不堪的眸子,看着区静离开,苦涩的笑了笑之后,才慢条斯理的将衣服穿上。    区静……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我成全你,好吗?    ……    “去哪里了?”宫殷等了区静一整个晚上,他不知道区静去哪里了,他的心,也乱了。    明明一直将区静当成一枚棋子,却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区静,宫殷厌恶这种没有办法控制的感觉。    “只是……喝酒喝到了天亮。”区静看着脸色难看的宫殷,忍不住开口道。    或许是现在的宫殷给区静一种惶恐甚至是害怕的感觉,区静才忍不住开口。    她认识的宫殷,一直都是笑吟吟的,绅士而优雅,但是现在的宫殷,俊脸铁青,很恐怖的样子。    宫殷从沙发上起身,朝着区静走过去,男人那双犀利的寒眸,泛着丝丝骇人的寒气,盯着区静。    “是吗?喝酒?”宫殷黑沉沉的桃花眼,扫了区静一眼之后,伸出手,抓住了区静的手臂,用力一扯,区静身上的裙子,便已经被扯掉了,露出了斑斑点点的脖子。    “宫殷,你干什么?”宫殷突然的动作,让区静非常生气,她黑着脸,朝着宫殷怒吼道。    “喝酒?和什么人喝酒?是不是顾念泠?你不是要和顾念泠离婚吗?为什么还要和顾念泠上床?”宫殷像是没有听到区静发怒的声音一般,他的双手,紧紧的掐住区静的肩膀,眼神猩红恐怖的对着区静怒吼道。    听到宫殷的话,区静的脸色带着些许寒冰,她用力的甩开宫殷桎梏自己肩膀的手,深呼吸一口气,极力的压制住内心的怒火道:“这是我和顾念泠的事情,似乎和你没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