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纤芮无奈的看着周梓恩,陪着周梓恩说了许久,直到周梓恩累了,席祁玥他们才离开医院。    周梓恩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顾念泠,哑着嗓子道:“顾少……孩子没有了,你可以……和区小姐重新在一起了,说到底,这一次的事情,是我不好,我以为……可以留下这个孩子,结果这个孩子,果然不能强求。”    “周梓恩,你背后的人,是谁?”顾念泠淡淡的看着周梓恩,绿眸弥漫着一股骇人而阴冷的气息。    周梓恩似乎被顾念泠的话吓到了,脸色微微惨白道:“顾少你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    “不要让我查到你背后有什么人,要不然,我不会轻易放过你。”顾念泠冷冷的看了周梓恩一眼,举步离开了周梓恩的病房。    周梓恩看着顾念泠冷酷绝情的背影,泛白的手指,用力的抓住了身上的被子。    不会……放过?    顾念泠……你永远都这么冷酷无情……可是我真的想要知道,你想要怎么不会放过我?    呵呵……    在你不会放过我之前,我会……亲手杀了区静,我会让区静痛不欲生……    周梓恩的眼底,浮现出骇人而恐怖的气息,扭曲狰狞,甚至是……可怕……    ……    “决定了吗?”宫殷看着区静微白的脸,淡淡的询问道。    “迟早,都要有这么一天的。”区静看着宫殷,将心中的那股情绪,悄然的隐藏起来。    “需要我陪着你过去吗?”宫殷满脸忧虑道。    区静拿着包包的手不由得一紧,良久之后,她才摇头,走出了院子。    宫殷靠在身后的墙壁上,修长的手指,有些轻佻的摸着下巴,目送着区静上车之后,宫殷才冷笑一声,回到了别墅。    顾念泠和区静最终还是以离婚收场,游戏已经启动,而有资格喊停的人,只有他。    事务所。    区静一早就过来这里等顾念泠过来签字了。    她之前已经给顾念泠打电话,说上午过来这边签字,将离婚手续办好。    顾念泠也说好,可是,区静在这里等了两个小时,顾念泠却始终没有出现。    区静忍不住打电话给顾念泠,顾念泠低沉嘶哑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顾念泠……我们说好,上午签字的,你现在在哪里?”区静淡淡的抿唇,朝着电话那边的顾念泠询问道。    “我现在有些事情要处理,恐怕要延后了。”顾念泠将身体靠在椅子上,握住手机的手,不由得紧了紧。    “需要多久?”区静淡淡的再次问道。    “区静,你就这么想要和我离婚?”区静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和自己离婚的口气,让顾念泠非常生气,男人的口吻,也不由得沾染了些许的暴戾。    区静的心脏猛地一颤,她垂下眼帘,纤长的睫毛,在晕黄的灯光下,透着些许难以言喻的气息。    “是。”    电话那边的顾念泠没有在说话了,或许,面对着区静这句话,顾念泠不知道要用什么心情回应。    “我会和你离婚的,所以……你不需要这么着急。”顾念泠冷淡的说完,便将电话重重的挂断了。    电话传来嘟嘟声,区静看着已经黑屏的手机,看了许久许久。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区静才起身,精神恍惚的离开了律师事务所。    另一边,顾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顾念泠在电话挂断之后,就一直看着自己的手机,男人冰冷俊美的脸上,更是蒙上晦涩难看的寒气。    他从喉咙的深处,发出一声嘶吼,最终忍不住,将手机重重的砸到了对面的玻璃上。    玻璃碎了,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顾念泠却像是没有看到一般,下巴冰冷而僵硬。    窗外的阳光,落在顾念泠那张冷的像是冰雕一般的脸上,弥漫着一层难以言喻的悲伤。    阿静……阿静……    顾念泠将自己的身体,紧紧的抱住,像个孤单无助的孩子一般,叫着区静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    “真的要离婚了。”苏纤芮靠在席祁玥的怀里,知道区静和顾念泠两人要离婚,苏纤芮的心情也变得异常不好。    她不希望区静和顾念泠离婚,可是,区静是铁心一定要和顾念泠离婚,顾念泠这么爱区静,怎么会舍得和区静离婚。    “让两人各自冷静一下,也是好的。”席祁玥摸着苏纤芮的头发,无奈道。    他也不想要看到区静和顾念泠两人离婚,可是,感情的事情,旁人就算是在怎么着急都无济于事。    “区静很爱顾念泠。”苏纤芮看着席祁玥,难过道。    “二弟何尝不是?他们会找到属于自己的路,不要这么担心。”    “嗯。”    苏纤芮看着窗外的落叶,心,却一寸寸的被冰冻起来。    区静和顾念泠两人要离婚的消息,在整个京城开始流传出来。    不仅是报纸,还有媒体新闻,都是关于区静和顾念泠两人的消息。    更有小道消息,说区静和顾念泠两人会结婚,完全是第三者插足。    那些记者,就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围在顾氏集团,似乎想要挖到独家新闻。    徐盛也知道了区静和顾念泠两人要离婚的事情,他从国外给区静打电话,问区静究竟是怎么回事。    区静只是平静道:“只是过不下去去了。”    “报纸上的是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