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纤芮很好会露出这种惊慌失措的表情,除非是出了什么大事情,否则苏纤芮是不会露出这种表情的。    “刚才小糯米打电话过来,说周梓恩流产了,让我们去一趟医院。”    “流产?她自己去流的?”席祁玥吃惊道,他原本还想着要去找周梓恩,让周梓恩将孩子流掉,没有想到,周梓恩竟然这么识趣?自己去流产了?    “不是,小糯米说,是区静推了周梓恩一下,周梓恩才会流产的。”苏纤芮紧张的抓住胸前的衣服,一脸不安的看着席祁玥说道。    席祁玥沉下脸,刚要说什么的时候,便听到了顾念泠的声音。    “阿静推了周梓恩?现在在哪里?”顾念泠穿着一身黑衣,原本就冷峻的五官,透着一股阴冷和鬼魅道。    看到顾念泠脸上嗜血阴暗的表情,苏纤芮的身体,忍不住绷紧的厉害。    她不安的看了顾念泠一眼,小声道:“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是很清楚,还是要去一趟医院才知道。”    “我和你们一起过去。”顾念泠握紧拳头,嗓音嘶哑道。    “好。”苏纤芮看了顾念泠那张冰冷的俊颜一眼,没有拒绝,只是看了席祁玥一眼,席祁玥看着苏纤芮,微微的点头,三个人才去了医院。    他们过去的时候,周梓恩还在手术室,席凉茉坐在长椅上,区静和宫殷也在,不同的是,宫殷抱着区静,区静也没有拒绝,神情恍惚的靠在宫殷的怀里。    顾念泠被眼前的一幕刺激到了,那双骇人的绿眸,涌动着些许异常嗜血阴狠的光芒。    “二弟。”席祁玥看到顾念泠此刻的表情,担心顾念泠会失去理智,做出什么事情来。    顾念泠冷漠的上前,将区静从宫殷的怀里扯出来。    “顾少,这是做什么?”区静被顾念泠扯走了,宫殷那张脸,倏然冷了几分。    他抬起头,面色阴冷的看着顾念泠,绷紧的脸色,冷的异常可怕。    “谁允许你碰我的妻子?”顾念泠讥诮不已的看着宫殷,目光冰冷阴鸷道。    “妻子?我还以为你已经忘记区静是你的妻子了?你要是记得区静是你的妻子的话,就不会背着区静,和别的女人乱搞?现在还将周梓恩的肚子搞大了,顾少真的将区静当成了你的妻子吗?”    “你找死。”这件事情,就像是顾念泠心中的逆鳞一样,他不允许任何人提起来,可是,宫殷却偏偏总是想要触犯顾念泠的逆鳞。    “二哥,不要。”席凉茉看到顾念泠想要和宫殷打架,她有些被吓到了,立刻起身,扑到顾念泠的身后,紧紧的抱住了顾念泠的后背。    顾念泠被小糯米抱住了,身体倏然僵住了。    “姐姐现在还在手术室抢救,二哥,求你了,不要打架。”    区静垂下头,轻轻的推开了顾念泠的怀抱,一个人坐在了长椅上。    “区静。”苏纤芮看着区静面色惨淡的样子,担忧的走进区静,握住区静冰冷的手指。    “大嫂……是我推了周梓恩。”区静慢慢的抬起头,看了苏纤芮一眼,声音嘶哑道。    苏纤芮的眼底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复杂。    她伸出手,轻轻的摸着区静的头发道:“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区静心地善良,就算是在怎么怨恨周梓恩,都不会真的下手推周梓恩的。    区静扯着唇角,看了苏纤芮一眼之后,便将目光看向了顾念泠。    “我是故意的。”    “区静……你在胡说什么?”区静的话,让苏纤芮不由得沉下脸,也让顾念泠和席祁玥的脸色不好看。    区静定定的看着顾念泠,淡漠道:“我恨周梓恩,恨周梓恩肚子里的孩子,看到她的肚子,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够了,区静。”区静将自己说成杀人犯,这是顾念泠绝对不允许的。    他粗暴的打断了区静的话,冰冷桀骜的脸上蒙上一层骇人的寒霜。    区静看着顾念泠,痴痴的笑了笑,继续说道:“够?怎么够?我说错了吗?”    “给我闭嘴,这个孩子,原本就不应该要,不是你的错,听清楚没有。”顾念泠抓住区静的肩膀,用力的摇晃着区静的身体,对着区静低吼道。    区静看着顾念泠那双骇人阴邪的眼眸,眼眸慢慢的低垂了下来。    “顾念泠……我们离婚吧。”    就算是没有孩子,区静还是受不了,她快要疯了……    一想到顾念泠和周梓恩两个人上床,还有了孩子,区静受不了。    不管是什么原因,区静都没有办法接受。    “区静,不要。”苏纤芮看到顾念泠的脸色变得越发的恐怖,神色担忧的抓住了区静的手。    她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到这一步,区静这么刚烈,她容不得一颗沙子。    “大嫂,如果今天发生这种事情的人,是大哥?你会怎么做?是会继续隐忍,还是选择原谅?”区静侧头,平静的看着苏纤芮道。    苏纤芮闻言,心肝猛地一颤,如果席祁玥和别的女人上床还有了孩子,她可能也会做出和区静一样的决定。    她和区静是同样的,接受不了一点点的背叛。    苏纤芮原本想要劝说的心,在区静问出那个问题之后,苏纤芮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席祁玥看着区静固执偏执的样子,眼底弥漫着一层淡淡的忧虑。    空气在此刻,变得异常古怪,气温一下子下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