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从小就在两个哥哥的呵护下长大,席祁玥虽然桀骜不驯,但是对席凉茉却非常好,顾念泠也是,外表看起来冷冷淡淡的,却很细心。    现在因为她的缘故,让顾念泠这么痛苦,席凉茉也觉得很痛苦。    “是……因为我……吗?”周梓恩的嘴唇,带着些许苦涩的弧度,声音嘶哑道。    “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我想要二哥幸福,可是……现在二哥和二嫂两人吵架了,还要闹离婚,我不知道要怎么办?我也想要姐姐你幸福……”席凉茉有些无措的看着周梓恩。    她知道,这件事,不能够责怪周梓恩,周梓恩也是无辜的。    她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知道觉得……很难过……是真的很难过很难过的那种。    “小小,如果顾少真的不想要我这个孩子,我会……打掉这个孩子,是我不好,我破坏了顾少和区小姐的幸福,我是一个罪人。”周梓恩抱着肚子,小声啜泣起来。    席凉茉看着哭泣的周梓恩,有些慌张起来。    “姐,我没有……没有怪你……”    “小小……你是不是,也觉得姐姐很下贱?明明知道顾少从未爱过我,我却……还是这么义无反顾,那天晚上,我明明知道顾少喝醉了,却还要往上凑,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一切都是我。”周梓恩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席凉茉。    席凉茉也难受,她夹在中间,不知道要怎么办。    “我会去找区小姐,让她回到顾少的身边,我……不想要破坏她和顾少。”    周梓恩擦干眼泪,起身冲出了家门。    “姐。”看到周梓恩的动作,席凉茉有些吓到了,担心周梓恩会做什么傻事,叫着周梓恩的名字。    可是,周梓恩只留给席凉茉一个背影,便消失不见了。    席凉茉无奈,只好追在周梓恩的身后。    ……    “很难受吗?要是觉得舍不得,我现在送你回去。”宫殷陪着区静在客厅坐了一晚上。    区静从酒吧回来,就坐在客厅发呆。    她抱着一个抱枕,看着前面的电视怔怔的发呆,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布偶一样。    看到区静这幅样子,宫殷有些担忧道。    “不……我不要回去,没有……必要回去。”听到宫殷要送自己回去,区静的眉心微微皱了皱,她的声音,带着些许淡漠和冰冷道。    宫殷看着区静这么坚持,眼底划过一抹异常古怪的光芒,他深深的看了区静一眼,蹲下身体道:“区静,如果真的这么痛苦,就和顾念泠离婚吧,他背叛了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这种男人,不值得你这么伤心。”    既然这么痛苦,就彻底的放手……既然这么痛苦……    区静抓住了身下的坐垫,原本就苍白的肤色,因为宫殷的话,更是冷了几分。    她的整个身体,都僵硬的厉害,仿佛一块石头一般。    区静此刻的样子,让宫殷的眸子愈发暗沉下来,他眯了眯眼睛,伸出手,婆娑着区静的下巴道:“和我在一起,我会对你好的,好不好。”    “宫殷。”宫殷突然的表白,吓到了区静,区静的身体猛地一缩,推开了宫殷的手。    区静这种抗拒的举动,让宫殷面上带着些许不快,他眯起眼眸,眼眸森冷的盯着区静,区静没有注意宫殷的举动,因为她的脑子,到现在,都还一阵眩晕。    宫殷看了区静许久,缓慢道:“我……喜欢你,区静。”    “宫殷,不要在开玩笑。”区静的脸微僵,她只是将宫殷当成了知己,朋友,从未有过别的心思,区静也没有想过,宫殷对她,竟然有这种想法。    “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宫殷蹙眉,反问道。    宫殷的话,让区静顿时语塞。    “我可以等你接受我的那一天,我会等你,如果你觉得痛苦或者难受,我希望你第一时间,可以想到我,可以吗?”    宫殷阴柔的俊脸满是温柔,那种令人缱绻和心动的气息,充斥在区静的整个身体,莫名的,让区静浑身僵硬。    她微微的撇头,似乎不想要看宫殷,宫殷也没有继续逼迫区静,只是起身,去厨房给区静做饭。    区静捧着脑袋,想到昨晚上顾念泠带着悲怆的微笑,区静的心脏都像是被人掐住了一般,这种感觉,仿佛要将区静整个人逼疯一般,很难受,是真的很难受……    顾念泠……顾念泠……    区静在心里默念着顾念泠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丁零。”突兀的铃声,打断了区静的思想,区静吓了一跳,慌张的放下手。    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缓慢的吐出一口气之后,才接听了电话。    “我是区静。”    “是我……区小姐,你在……宫殷的住处吗?”周梓恩嘶哑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    区静原本就很不喜欢周梓恩,现在听到周梓恩的声音,区静的心中没来由的带着些许的厌恶。    她冷着脸,淡漠道:“周小姐有什么事情吗?”    “我……现在马上过去找你。”周梓恩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便将电话挂断了。    听着电话的嘟嘟声,区静的眼底,透着一股烦躁。    她冷漠的笑了笑,将手机扔到一边,周梓恩又找她?难不成又在炫耀,她怀了顾念泠的孩子?    周梓恩在十分钟之后,便来到了宫殷的别墅,区静站在门口,看着穿着宽松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