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辈子不分开(席慕深慕清泠全文免费阅读) > 第462章 顾念泠,我们离婚吧
    周梓恩带着尖锐的声音,划过了区静的耳朵,区静的身体猛地一颤。    她回头,看着周梓恩,拳头用力的握紧。    “我的孩子,是顾家的骨肉,是顾念泠的孩子,你没有办法抗拒这个事实。”    “不要逼我……周梓恩。”区静用力的掐住自己的手心,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但是,你也知道,那天晚上,我和顾少,真的只是一个意外,顾少很爱你,不想要伤害你,他想要打掉我肚子里的孩子。”周梓恩一脸委屈可怜的看着区静,脸色惨白一片。    “求你看在这个孩子的份上,求求顾少,不要拿掉我肚子里的孩子,我会离开这里的,真的。”周梓恩抱着肚子,重重的跪在区静的面前。    这个时间段,咖啡厅的人不算是很多,却也有人,看到周梓恩的动作,大家都齐齐的看着区静和周梓恩,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周梓恩,你跪在我的面前也没有用,这个孩子,你想要留着,就和顾念泠说,我没有办法左右顾念泠的思想。”区静冷眼看着周梓恩,语气冰冷道。    周梓恩的声音嘶哑道:“我知道,顾少不会要这个孩子的,他说,三天后我要是不肯将孩子拿掉,就会亲自帮我将孩子拿掉,我……不要拿掉孩子……区小姐,我求求你了,看在这个孩子的份上,你帮帮我,好不好?”    “那天晚上,顾少真的只是喝醉了,他将我当成你,我没有想要破坏你和顾少两人的生活,我原本就打算带着孩子离开这里的,没有想到,小小会和顾少说,我真的不想要……”    “说够了吗?”区静冷漠的看着周梓恩,冷嗤道。    周梓恩的身体瑟缩了一下,表情异常可怜和凄楚。    四周看戏的人,看着周梓恩被区静这个样子对待,似乎非常同情周梓恩的样子,当然也有人是站在区静这一边,认为周梓恩有插足人家婚姻的嫌疑,是名副其实的小三。    “周梓恩,我在重新说一遍,你和顾念泠的事情,我一点都不想要管,你们两个人,想要怎么样都可以,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区静看着四周的人好像是聚集的有些多,她深呼吸一口气,冷冷的对着周梓恩丢下这句话之后,便拿着自己的包包,离开了这里。    周梓恩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起来,落寞的带着包包离开咖啡厅,周梓恩离开之后,整个京城的论坛,都被周梓恩和区静两个人占满了,很快,便有人查到了区静和周梓恩两人的关系,也知道区静是顾念泠的妻子,区静和顾念泠两人婚姻关系破裂,疑似有第三者插足的新闻,在整个京城的报纸,开始流转。    席家。    “这些记者怎么回事?写的都是什么东西?”苏纤芮看到这份报纸的时候,气的不轻。    报纸上竟然说周梓恩可怜,还说区静抢了周梓恩的男人,还说周梓恩怀着孩子,区静为了得到顾念泠,曾经想要伤害周梓恩?    “大嫂,不要生气。”席凉茉看着那份报纸,漂亮的脸上满是担忧。    她不知道自己应该要站在哪边,毕竟一个是对自己有恩的姐姐,一个是自己的二嫂,又是顾念泠喜欢的女人。    不管帮着哪一边,最终还是有一个人,会受伤。    “阿静的电话又打不通,我真的……”苏纤芮将报纸扔到一边,脸上带着一股冰冷道。    席凉茉拿出手机,也尝试给区静打电话,却怎么都打不通,她看了看一脸怒容的苏纤芮,心下愧疚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如果我当时不……”    “傻瓜,这件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也只是不想要周梓恩受到委屈罢了,说到底,这件事情,顾念泠也的却应该负责……只是……现在这种情况,我真的很担心阿静,你也知道她的脾气,我真的不希望……”    “如果二嫂坚持要和二哥离婚,我……是不是成为了罪人?”席凉茉抓住苏纤芮的手臂,眼底隐隐带着些许的泪水道。    看着席凉茉一脸惶恐和难过的样子,苏纤芮立刻摇头道:“傻丫头,这件事情,怎么也和你没有关系,乖。”    席凉茉低下头,然后起身道:“我去找二哥。”    她想要周梓恩得到幸福,可是,现在这个幸福,是要牺牲区静的前提下,席凉茉不想要伤害区静,她谁都不想要伤害。    “小糯米。”苏纤芮看到席凉茉起身离开,有些担忧的叫着席凉茉的名字。    席凉茉走的很快,一会就消失不见了。    苏纤芮担心席凉茉会出什么事情,只好给席祁玥打了电话。    席祁玥已经派人跟着席凉茉,就怕席凉茉会出什么事情。    ……    顾念泠还不知道网上的事情,他一个人靠在酒吧的沙发上喝酒,看着窗外发呆。    席凉茉走进顾念泠的包厢的时候,看到顾念泠满脸通红,浑身酒气的样子,想到以前那个冷静沉稳的顾念泠,眼底浮起一层愧疚之色。    “二哥。”席凉茉走上前,抓住了顾念泠还想要灌酒的动作。    顾念泠虽然喝的脑袋有些晕乎乎的,却还是认出了席凉茉。    他按压了一下难受的太阳穴,哑着嗓子道:“小糯米……你怎么会过来这里?这里不是你可以进来的,听话。”    “二哥,你……很难受,对不对?”席凉茉看着顾念泠那张悲伤痛苦的脸,眼泪一直在眼眶中打转。    她觉得是自己害了顾念泠,如果她当时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