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梓恩说完,挂断电话,穿上衣服,便过来酒吧找顾念泠。    他过去的时候,顾念泠正在耍酒疯,抓着酒吧的衣服,让酒保给他找老婆。    “顾少。”周梓恩看着一脸无奈的酒保,歉意的看了酒保一眼,上前扶着摇摇晃晃的顾念泠。    “区静……我……只要区静……听到没有,将区静……还给我……将区静,还给我。”顾念泠的那双渗人的绿眸,此刻弥漫着一层阴狠和迷离。    他盯着周梓恩,对着周梓恩发出一声暴怒道。    周梓恩看着顾念泠这幅样子,心中顿时浮起一层阴霾。    又是区静?顾念泠每次这个样子,都是因为区静,周梓恩甚至不知道,区静那个女人,究竟又哪里好?    “我送你回去找区静。”周梓恩敛住自己的情绪,态度异常温和的对着顾念泠说道。    顾念泠怔怔的看着周梓恩,像个开心的孩子一般,呢喃道:“真的……吗?你要带我……去找区静?”    周梓恩将顾念泠的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隐忍着想要杀了区静的冲动,轻声道:“嗯……我带你……去找区静,好不好?”    “区静……我……爱你……不要离开我……我错了……我不应该喝酒的,区静,区静……”喝醉酒的顾念泠,一点都没有平时的那股冷峻,现在的顾念泠,就像个犯错的孩童一般,不断祈求着区静的原谅。    周梓恩将顾念泠扶到车上之后,自己跟着上车,关上车门,报上自己住处的地址之后,便让司机送自己回去。    车上,顾念泠抱着周梓恩,一直叫着区静的名字。    周梓恩伸出手,轻轻的摸着顾念泠的五官,眼底带着偏执和痴迷。    “顾少,我也……很爱你,忘记区静,不好吗?那个女人,根本就配不上你。”    “区静……”顾念泠呢喃的叫着区静的名字,刺痛了周梓恩的心脏,也让周梓恩对区静的怨恨越发严重。    顾念泠越是喜欢区静,周梓恩便越是要毁掉区静,一定要……毁掉区静……    周梓恩抬起头,一双发冷的眼眸,在昏暗诡谲的光线下,更是骇人。    ……    “阿静,你醒了。”苏纤芮陪着区静一个晚上,区静的烧在半夜的时候已经开始退了。    苏纤芮松了一口气,揉了揉难受的太阳穴之后,刚好看到区静的睫毛动了动。    苏纤芮紧张的握住了区静的手,看着已经睁开眼睛的区静,开心的叫着区静的名字。    区静皱了皱眉头,迷茫的睁开了双眼,看到苏纤芮之后,区静的眼皮,再度一阵耸拉。    “还难受吗?”苏纤芮端起一边的温水,递到区静的嘴边,看着区静询问道。    区静摇摇头,再度闭上了眼睛,又昏睡了过去。    苏纤芮无奈的笑了笑,起身去浴室洗脸。    区静再次醒来,是在上午的十一点,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还在房间之后,区静出神的看着窗外。    见区静这么出神的看着窗外,苏纤芮的眼眸带着些许无奈,她伸出手,握住了区静的手,轻声道:“阿静,你不要怪念泠,他只是太在乎你了。”    “大嫂……我饿了。”区静似乎拒绝听到顾念泠的名字,声音嘶哑的对着苏纤芮说道。    苏纤芮张口,还想要帮顾念泠说好话,可是,区静这幅样子,似乎一点都不想要听顾念泠的名字,无奈之下,苏纤芮只好起身,让管家送吃的过来。    吃完了早餐之后,区静的精神,明显好了很多,看着区静精神好了不好,苏纤芮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医生说你最近要好好休息一下,我和祁先回去,后面你要是还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好不好?”    闻言,区静只是抬起头,看了苏纤芮一眼,然后慢慢的摇头道:“大嫂……我最近,可以住在席家吗?”    苏纤芮闻言,看了区静一眼,立刻说道:“你现在身体还是有些虚,等你……”    “不……我不想要待在这里,尤其是……这间房间。”区静漂亮的脸上带着一抹倔强的看着苏纤芮。    苏纤芮看着区静坚持而冷漠的眼神,只好和席祁玥说了一下区静的意思。    席祁玥上来区静的房间,看着区静眉宇间的坚持,知道区静是坚持要离开顾念泠,这毕竟是顾念泠和区静两夫妻的事情,就算是席祁玥在怎么不舍得区静和顾念泠两人离婚,却也无可奈何,只好同意区静现在搬到席家去住。    ……    “顾少,你醒了。”顾念泠醒来是在一间异常陌生的房间,因为昨晚上喝了太多酒,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他坐在床上,敲着脑袋,表情阴鸷的时候,周梓恩端着一碗小米粥,走进来,声音柔和道。    顾念泠眯起眼睛,看着一脸欣喜走进自己的周梓恩,声音冷了几分:“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昨晚你喝醉了,是酒保给我打电话,我过去酒吧接你过来这里的,头还很疼吗?”周梓恩低眉顺眼,像个温柔可人的小妻子一般,担忧的看着皱眉的顾念泠道。    “我睡了……多久?”顾念泠掀开被子,下床床上鞋子,沙哑的声音,带着一股冰冷和疏离道。、    看着顾念泠的动作,周梓恩的手用力的握紧成拳,她咬住嘴唇,似乎有些恼怒的看着顾念泠。    “你没有睡很久,顾少,你先吃点东西吧,本来你昨晚喝了很多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