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开……我不要……你碰我……滚……我嫌脏。”    女人的话,仿佛刀子一般,割开了顾念泠的心脏,他睁着一双绿色的眼眸,五官蒙上一层骇人的寒霜。    他啪的一声,将碗扔到地上,区静得到空隙之后,便忍不住趴在了床头的位置,痛苦不堪的干呕起来。    看着不断干呕的区静,顾念泠的一双眼睛,弥漫着一层骇人而阴沉的寒气。    “滚。”区静因为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身体比较虚弱。    她抬起头,对着顾念泠怒吼道。    顾念泠的眉心微微皱了皱,一双冰冷嗜血的眼眸,不带着丝毫的感情。    他走上前,将区静压在床上,像是一头已经被愤怒点燃的野兽一般,将区静身上的衣服,尽数的撕碎。    顾念泠的动作,刺激了区静的心脏,她浑身战栗,身体不停地颤抖和嘶吼道:“滚开……不要……碰我,滚开啊。”    “区静,你是我的妻子,别忘了,你是我的妻子。”顾念泠抬起头,那双殷红的凤眸,涌动着一股猩红和暴戾的气息,看着顾念泠眼底的暴戾,区静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我们离婚吧,顾念泠。”    女人长发披散开来,那张漂亮秀丽的脸上带着一股疲倦不堪的气息。    她一动不动的看着愤怒的像个野兽一般的顾念泠,缓慢而悲伤道。    离婚,对于区静和顾念泠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了。    “休想。”顾念泠眼底的阴暗越发的浓重,他的理智,因为区静的话,彻底的崩溃。    他不会和区静离婚的,区静是他的妻子,是他的女人,休想和他离婚,休想……    “不要让我恨你,顾念泠,你听清楚没有,不要让我恨你。”顾念泠愤怒而阴冷的话,刺激了区静的心脏,她仰起头,对着顾念泠发出一声凄厉而冰冷的怒吼道。    “恨吗?”顾念泠低笑一声,笑声参杂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暴戾和低斥。    “如果你已经不想要爱我了,那么就狠狠的恨我吧?”顾念泠冷漠的笑了笑,低下头,狠狠的咬住了区静的嘴唇,区静发出一声闷哼,想要抬起脚,将顾念泠整个人踢开。    可是,顾念泠的力气很大,紧紧的掐住了区静的腰身,让区静根本就没有这个力气,将顾念泠推开。    窗外的风,一寸寸的从两人的四周吹拂过,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    男人一声低吼,便趴在了区静的肩膀上,汗水,将两人打湿,整个房间,充斥着一股旖旎暧昧的气息,那么的浓烈,区静的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是完好无缺的。    她双腿大张着,迎接男人的入侵,顾念泠这一次很用力,失控的虐待着区静的身体。    顾念泠从未用今天这种态度对待区静,可是,此时此刻,男人就像是在纯粹的发泄一般,不停地折磨区静。    区静的鬓发,不知道是被泪水打湿还是被汗水打湿,一双漂亮的眼睛,空洞而迷离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    ……    “你说什么?已经三天了?他疯了吗?”席祁玥接到顾家管家的电话,带着苏纤芮匆匆的来到了区静和顾念泠的房门口,在听到管家说,这三天顾念泠都和区静关在房间里之后,席祁玥睁大眼睛,俊脸满是阴鸷。    “大少,这可怎么办?我们不管怎么叫顾少,他都不肯出来,我也是没有办法,才打电话给大少你。”管家一脸担忧的看着紧闭着的房门,忍不住说道。    这三天来,管家也尝试着叫顾念泠出来,但是顾念泠根本就没有理会,依旧和区静关在房间里面,不管怎么叫都没有用。    “有没有备用钥匙,先打开这扇门在说。”席祁玥沉下眼眸,看着满脸忧虑的管家询问道。    “这个门是没有备用钥匙的,只能从里面打开了。”管家摇摇头,无奈道。    “你先下去,这里交给我。”席祁玥盯着眼前的门扉,让管家先下去。    苏纤芮看着已经离开的管家,抓住席祁玥的手臂,紧张道:“祁,现在怎么办?我很担心区静。”    顾念泠和区静明明就很相爱,现在却出了这种事情,以区静那种刚烈的性格,根本就没有办法接受,顾念泠现在肯定也很生气,这个样子将区静关在房间里三天,苏纤芮是真的很担心区静会被失去控制的顾念泠伤害。    “别急,我相信念泠很有分寸。”    席祁玥拍了拍自家老婆的手之后,才抬起手,敲门道:“二弟,我是大哥,你快点开门。”    房间没有任何动静,不知道里面的顾念泠,究竟是听到了席祁玥说的话,还是没有听到。    席祁玥再度沉下脸,继续说道:“我说,开门,听到没有?”    静默几分钟之后,原本紧闭的房门,最终,在这个时候,被缓缓的打开。    打开门之后,席祁玥和苏纤芮,便看到了穿着一件黑色衬衣和裤子的顾念泠。    男人五官冷峻暴戾,一双绿眸,更是冷的极度的可怕。    看着顾念泠这幅样子,苏纤芮顾不上什么,立刻推开顾念泠走进去。    房间很暗,厚重的窗帘,将所有的光线都给隐藏了起来。    那张奢华而凌乱的大床上,区静躺在床上,面色惨白,空气中的那股气息,让苏纤芮害羞和害怕。    这三天来,顾念泠竟然这个样子对区静。    “区静,区静……”苏纤芮顾不上害羞什么,上前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