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少,我问你一句话。”周梓恩将手放在自己的腹部位置,面对着席祁玥异常凶狠无情的话,周梓恩却没有一点的伤心难过,反而抬起头,定定的看着席祁玥。    席祁玥听了周梓恩的话,眼神弥漫着一股阴沉道:“你想要说什么?”    “就算是孩子拿掉了,发生的事情,还可以不承认吗?哪怕我现在将孩子拿掉了,难不成,我和顾少曾经在一起的这一切的过往,会随着孩子的消失,而消失吗?”    周梓恩的话,让席祁玥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席祁玥的脸色绷紧的厉害,原本就沉冷的五官,更是变得诡谲深沉。    “我没有想要破坏顾少和区小姐两个人,我只是……不想要自己的孩子……受伤罢了。”    周梓恩说完,便起身离开了这里,席祁玥没有阻止周梓恩的离开,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周梓恩离开,拳头,紧紧的握住。    楼上。    苏纤芮握住小糯米的手,一脸担心和复杂。    “大嫂,你是不是在想二哥和姐姐的事情。”小糯米自小就天资聪颖,又怎么会不知道苏纤芮心中所想的是什么?    苏纤芮面带惆怅的看着小糯米道:“小糯米……我很担心你二哥和区静两个人。”    区静和顾念泠两个人,好不容易重新在一起,现在又出了这种事情,老天爷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竟然这个样子折磨顾念泠和区静两个人。,    “大嫂,你会不会觉得,我今天不应该说出这些话?”小糯米神情落寞的看着苏纤芮,声音带着些许嘶哑道。    苏纤芮回神,目光复杂的看着小糯米不安的神情。    “我没有……这个样子觉得。”苏纤芮抿了抿唇,对着小糯米摇头道。    “真的吗?”小糯米认真的看着苏纤芮,像是想要看清楚,苏纤芮究竟有没有怪自己一样。    “我不是故意要破坏二嫂和二哥两个人的感情,我只是不愿意看到姐姐受伤,她很爱二哥,之前我也劝过姐姐,不要喜欢二哥了,原本姐姐都已经放下了,可是,两人去美国出差的时候,却出了这种事情,现在姐姐还怀孕了,二哥作为男人,也必须要对姐姐负责,不是吗?”    小糯米的话,让苏纤芮沉默,她甚至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小糯米的话。    “小糯米,大人的世界,其实很复杂,你现在还是学生,有些事情,你未必明白,区静是一个个性非常刚烈的女人,如果念泠真的碰了周梓恩的话,只怕,她会和你二哥离婚。”    苏纤芮目光惆怅的看着小糯米说道。    小糯米的心揪成一团,她不是故意要区静和顾念泠两人痛苦的,她只是将事实说出来,顾念泠必须要对周梓恩负责,不是吗?    妈妈,你告诉我小糯米,小糯米,是不是做错了?    苏纤芮离开小糯米的房间之后,小糯米睁着一双漂亮的眼睛,看着窗外,看了许久许久。    ……    “区静,你给我站住。”顾念泠追出席家,终于追到了区静。    区静全身上下都在颤抖,她背对着顾念泠,背影看起来异常的萧瑟和凄楚。    “那天晚上……是一个意外……”顾念泠走进区静,哑着嗓子,对着区静说道。    区静慢慢回头,红肿的眼睛异常的狼狈。    “意外?顾念泠,你现在是承认你和周梓恩上床了,是不是?”区静的声音有些尖锐,逼问顾念泠,顾念泠的嘴唇,不由得动了动。    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目光悲伤而怜悯的看着区静。    “是。”四周的空气,渐渐的变得格外的僵硬,就在这个时候,顾念泠看着区静,缓慢而嘶哑道。    顾念泠的话,仿佛一把利剑,从区静的心脏割开,很疼。    区静低笑一声,抬起手,用力的将眼底涌出的泪水擦干净。    “顾念泠……你这个混蛋……混蛋……”区静对着顾念泠发出低吼,将顾念泠的身体用力的推开。    “区静,这件事情,我们回去再说,好不好?”顾念泠知道这一次是自己做错了,那件事情,还有很多疑点,顾念泠还没有弄清楚,自然不会让区静,就这个样子将自己推开。    “滚……滚开……滚啊。”区静用力的挣脱顾念泠的身体,对着顾念泠发出嘶吼道。    看着情绪格外激动的区静,顾念泠捧着区静的脸,霸道而沉冷的吻住了区静的嘴唇。    区静睁大眼睛,那双漂亮的眼睛,带着悲伤和痛苦的看着顾念泠。    “乖,我们先回去,一切等回去之后在说,好不好?”顾念泠用手指,轻轻的婆娑着区静的眼帘,声音缱绻而温柔道。    区静咬住嘴唇,抬起脚,重重的踹到了顾念泠的大腿上,明显是抗拒顾念泠。    顾念泠无奈,只好抱着区静,强行抱着区静推进了自己的车子。    “放开我,顾念泠,你这个混蛋,我要和你离婚,听到没有,我要和你离婚。”区静被顾念泠桎梏了自由,忍不住扯着嗓子,对着顾念泠大叫起来。    听到区静的大叫,顾念泠原本就难看至极的脸上,顿时弥漫着一层冰冷:“区静,你再敢说离婚两个字,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将你办了。”    男人带着凶狠无情的话,刺激了区静的心脏,区静的脸色,再度白了几分。    她掐住手心,有些恼火的瞪着顾念泠,绷着一张脸,将目光看向了窗外。    顾念泠的脸色也好